大明春色

第二十七章 可悲

  “笃笃笃……”庆寿寺的木鱼声不快不慢,却毫无消停的征兆。  姚广孝闭目手握佛珠,一颗颗地捏着,过了一会儿忽然睁开眼睛道:“燕王府上死掉的那孩童,与世子在京重病时,症状果真一样?”  正坐在旁边蒲团上,面目方正、头发花白的相士袁珙道:“症状别无二致……王府上那个孩儿乃误食君影草中毒,百药莫解,前几天王府上的人已把君影草全拔掉了,以防再有人误食。”  袁珙沉吟片刻,又问:“此事要不禀奏燕王?”  “慢!”姚广孝眼睛依旧闭着,说出一个字又不吭声了,拿着佛珠数了良久,嘴唇还微微动弹,只是没念出声来。  这时姚广孝终于又开口道:“大虚,你进来。”  一个稍年轻的和尚掀开草帘,走进来低头作单手礼。  ...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10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