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兔死狗烹

  高贤宁送走恩师和朱高煦,回到青楼客房收拾好东西,又在房里犹自坐了许久。  外面传来的丝竹之声、女子拿捏强调的唱曲,此时已味同嚼蜡,他完全没了兴趣。那些东西虽美,确实只能在心中无事、身上无劳之时,方能有心境品味。  而现在高贤宁却一肚子的忧心。岂不言恩师齐泰的安危,光是有一条已够他担心了:私通包庇钦犯,被燕王的亲儿子朱高煦看到。朱高煦只要说出去,一切就完了!  但朱高煦说得也有道理,他若是来害人的,何必如此麻烦?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一阵喧哗之声,有女子的声音道:“那山东口音的人就在里边。他的好友出手阔绰,说那山东文士乃太学生哩!”  高贤宁心里顿时“咯噔”一声,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感觉有...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101/1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