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门第一闪婚
字体:16+-

1673、你再这样,我就要疼死了

 

停车场内。笔言阁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唐笑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往前走,越走越觉得不对劲。

刚刚在上面她正询问晓宇姐糯米糍去哪儿了,晓宇姐说她肚子疼去洗手间的时候是辛泉帮着带的,难道辛泉带着孩子到楼下去找醉姐儿了?

唐笑给辛泉打电话,却一直打不通,给裴远晟打电话,也是一样的打不通。

这时,一个一身商务西装的年轻人来到门外,神色焦急的说裴总在车上晕倒了。

唐笑吓得不轻,一时心急便跟着进了电梯。

可下到车库以后,这人却一直把她往监控死角带,这不免令她生疑。

“你到底是谁?”

唐笑停下脚步。

“唐小姐,我是裴总的助理啊。”

那人回头,一脸无辜地朝她靠近。

“不可能,你——”

对方猛然捂住唐笑的口鼻!

唐笑伸脚去踹,这时,那人一手捂着她的口鼻,一手扯着她的头发将她狠狠往墙上撞去——

“……呃啊!”

后脑勺猛然一痛,唐笑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

那人继续紧紧捂着她口鼻使她无法呼吸,最终,在强烈的窒息感与头痛双重夹击下,唐笑双眼渐渐上翻,身体缓缓软倒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意识终于逐渐复苏。

好疼……后脑勺好疼。

空气似乎有些阴冷。

四周安静得出奇。

耳边隐隐有婴孩专心吸吮奶嘴时,间歇性发出的满足的声音。

……是糯米糍吗?

她在哪儿?

难道已经回家了吗?

裴远晟呢?

唐笑豁然张开双眼!

“你醒了……”

一道沙哑而低弱的声音传来。

唐笑侧头循声望去,看见空旷而陈旧的房间内,裴远晟抱着糯米糍靠墙坐着,脸色与唇色皆是一片雪白。

应该是晚上七八点的样子,天色还未完全暗下去,一抹如血的残阳从结满蛛网的窗户照进来,落在满是灰尘的水泥地上。

唐笑双手双脚皆被捆绑着,她在地上拼命蠕动着将自己挪到裴远晟身边:“裴远晟你怎么样了?糯米糍呢?”

“没事。”

裴远晟轻声道。

可是离得近了,唐笑却发现他一条腿微屈着,支撑着怀里的糯米糍,另一只腿横在地上,膝盖往下满是鲜红的血迹。

再凑近一点,发现他隐在黑暗中的一边肩膀上也一样,从肩胛骨处鲜血蔓延,半边身体都已经被鲜血染红。

而糯米糍一直吸吮的也并不是什么奶嘴,而是他的手指——

除了被糯米糍两只小手抱着吸吮的那根手指外,其他几根手指指尖也一样被咬破了,鲜血渗进指缝里,有的已经凝固。

“裴远晟,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是谁干的——是辛泉?!”

电光火石之间,唐笑已经想明白一切的始作俑者——

是辛泉。

是他!

可他到底为什么要把裴远晟害成这样?

唐笑心中缓缓升腾起一个可怕的猜测,可是,她不愿意相信。

“别怕……笑笑,我没事。”

“这个... ;“这个地方偏僻又隐蔽,即便派人搜救,也不一定能迅速找到……但是,别怕……应该快了,相信我,你和

糯米糍一定会没事的。”

“那你呢?”

唐笑下意识地问。

“我没事。”

裴远晟淡淡地微笑。

“裴远晟,你……”

“笑笑,听我说。”

他冰冷的手指握住她的小手,轻道:“我猜……辛泉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这个地方开车走不了,工厂顶楼倒是适合直升机降落,他在等有人接他逃离这里。也许……他想带你一起走。”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他一起走——”

“嘘……”

裴远晟示意她噤声。

唐笑紧紧握住他的手,目光坚定:“裴远晟,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裴远晟又笑了。

他墨玉般的眼眸中流淌着温柔的波光。

“你这么说……我真开心。”

“我不止这么说,我还要这么做。”

唐笑认认真真地说:“你、我,还要糯米糍,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裴远晟唇角微弯,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头顶上方嗡嗡直响,天花板似乎在小幅度地震动着。

裴远晟眼睛向上瞥了一眼,握着唐笑的手,压低了声音认真叮嘱道:“笑笑,如果辛泉要带你走……不要反抗,我的人会有办法找到你的。”

唐笑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可还来不及说话,就见辛泉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黑色运动服、戴着黑色防风镜的金发男人。

那金发男人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走进来,摘下墨镜扫了唐笑等人一眼,偏头一脸不快地质问辛泉:“怎么这女人还活着?”

“不关你的事。”

辛泉皱眉冷淡地答道。

“小姐说了,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金发男人拿出枪指向辛泉:“杀了她。”

“如果我不呢?”

辛泉看着金发男人冷笑。

“很遗憾,那我不能带你离开。”

金发男人耸了耸肩说。

“你拿到飞行执照多久了?”

辛泉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嗯?十年,怎么了?”

金发男人一脸莫名其妙。

“哦,那真是了不起。”

辛泉微笑。

“什么?”

金发男人无语道:“我不明白你到底搞什么鬼,但是我警告你,最好快点动手。小姐交待过,在确认这女人死亡后尽快带你离开——华国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抱歉,我也有飞行执照。”

辛泉朝那金发男人眨眨眼,“五年了。”

“……什么?”

金发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辛泉双眉压低,棕绿色眼眸中透出森冷而诡异的光芒。

当金发男人察觉到不妙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甚至来不及开枪——

“砰!”

辛泉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

金发男人大睁着双目,额重心弹孔中鲜血滑落,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沉重地砸落在地。;“这个地方偏僻又隐蔽,即便派人搜救,也不一定能迅速找到……但是,别怕……应该快了,相信我,你和糯米糍一定会没事的。”

“那你呢?”

唐笑下意识地问。

“我没事。”

裴远晟淡淡地微笑。

“裴远晟,你……”

“笑笑,听我说。”

他冰冷的手指握住她的小手,轻道:“我猜……辛泉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这个地方开车走不了,工厂顶楼倒是适合直升机降落,他在等有人接他逃离这里。也许……他想带你一起走。”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他一起走——”

“嘘……”

裴远晟示意她噤声。

唐笑紧紧握住他的手,目光坚定:“裴远晟,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裴远晟又笑了。

他墨玉般的眼眸中流淌着温柔的波光。

“你这么说……我真开心。”

“我不止这么说,我还要这么做。”

唐笑认认真真地说:“你、我,还要糯米糍,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裴远晟唇角微弯,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头顶上方嗡嗡直响,天花板似乎在小幅度地震动着。

裴远晟眼睛向上瞥了一眼,握着唐笑的手,压低了声音认真叮嘱道:“笑笑,如果辛泉要带你走……不要反抗,我的人会有办法找到你的。”

唐笑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可还来不及说话,就见辛泉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黑色运动服、戴着黑色防风镜的金发男人。

那金发男人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走进来,摘下墨镜扫了唐笑等人一眼,偏头一脸不快地质问辛泉:“怎么这女人还活着?”

“不关你的事。”

辛泉皱眉冷淡地答道。

“小姐说了,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金发男人拿出枪指向辛泉:“杀了她。”

“如果我不呢?”

辛泉看着金发男人冷笑。

“很遗憾,那我不能带你离开。”

金发男人耸了耸肩说。

“你拿到飞行执照多久了?”

辛泉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嗯?十年,怎么了?”

金发男人一脸莫名其妙。

“哦,那真是了不起。”

辛泉微笑。

“什么?”

金发男人无语道:“我不明白你到底搞什么鬼,但是我警告你,最好快点动手。小姐交待过,在确认这女人死亡后尽快带你离开——华国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抱歉,我也有飞行执照。”

辛泉朝那金发男人眨眨眼,“五年了。”

“……什么?”

金发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辛泉双眉压低,棕绿色眼眸中透出森冷而诡异的光芒。

当金发男人察觉到不妙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甚至来不及开枪——

“砰!”

辛泉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

金发男人大睁着双目,额重心弹孔中鲜血滑落,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沉重地砸落在地。;“这个地方偏僻又隐蔽,即便派人搜救,也不一定能迅速找到……但是,别怕……应该快了,相信我,你和糯米糍一定会没事的。”

“那你呢?”

唐笑下意识地问。

“我没事。”

裴远晟淡淡地微笑。

“裴远晟,你……”

“笑笑,听我说。”

他冰冷的手指握住她的小手,轻道:“我猜……辛泉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这个地方开车走不了,工厂顶楼倒是适合直升机降落,他在等有人接他逃离这里。也许……他想带你一起走。”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他一起走

——”

“嘘……”

裴远晟示意她噤声。

唐笑紧紧握住他的手,目光坚定:“裴远晟,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裴远晟又笑了。

他墨玉般的眼眸中流淌着温柔的波光。

“你这么说……我真开心。”

“我不止这么说,我还要这么做。”

唐笑认认真真地说:“你、我,还要糯米糍,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裴远晟唇角微弯,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头顶上方嗡嗡直响,天花板似乎在小幅度地震动着。

裴远晟眼睛向上瞥了一眼,握着唐笑的手,压低了声音认真叮嘱道:“笑笑,如果辛泉要带你走……不要反抗,我的人会有办法找到你的。”

唐笑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可还来不及说话,就见辛泉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黑色运动服、戴着黑色防风镜的金发男人。

那金发男人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走进来,摘下墨镜扫了唐笑等人一眼,偏头一脸不快地质问辛泉:“怎么这女人还活着?”

“不关你的事。”

辛泉皱眉冷淡地答道。

“小姐说了,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金发男人拿出枪指向辛泉:“杀了她。”

“如果我不呢?”

辛泉看着金发男人冷笑。

“很遗憾,那我不能带你离开。”

金发男人耸了耸肩说。

“你拿到飞行执照多久了?”

辛泉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嗯?十年,怎么了?”

金发男人一脸莫名其妙。

“哦,那真是了不起。”

辛泉微笑。

“什么?”

金发男人无语道:“我不明白你到底搞什么鬼,但是我警告你,最好快点动手。小姐交待过,在确认这女人死亡后尽快带你离开——华国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抱歉,我也有飞行执照。”

辛泉朝那金发男人眨眨眼,“五年了。”

“……什么?”

金发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辛泉双眉压低,棕绿色眼眸中透出森冷而诡异的光芒。

当金发男人察觉到不妙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甚至来不及开枪——

“砰!”

辛泉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

金发男人大睁着双目,额重心弹孔中鲜血滑落,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沉重地砸落在地。;“这个地方偏僻又隐蔽,即便派人搜救,也不一定能迅速找到……但是,别怕……应该快了,相信我,你和糯米糍一定会没事的。”

“那你呢?”

唐笑下意识地问。

“我没事。”

裴远晟淡淡地微笑。

“裴远晟,你……”

“笑笑,听我说。”

他冰冷的手指握住她的小手,轻道:“我猜……辛泉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这个地方开车走不了,工厂顶楼倒是适合直升机降落,他在等有人接他逃离这里。也许……他想带你一起走。”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他一起走——”

“嘘……”

裴远晟示意她噤声。

唐笑紧紧握住他的手,目光坚定:“裴远晟,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裴远晟又笑了。

他墨玉般的眼

眸中流淌着温柔的波光。

“你这么说……我真开心。”

“我不止这么说,我还要这么做。”

唐笑认认真真地说:“你、我,还要糯米糍,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裴远晟唇角微弯,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头顶上方嗡嗡直响,天花板似乎在小幅度地震动着。

裴远晟眼睛向上瞥了一眼,握着唐笑的手,压低了声音认真叮嘱道:“笑笑,如果辛泉要带你走……不要反抗,我的人会有办法找到你的。”

唐笑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可还来不及说话,就见辛泉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黑色运动服、戴着黑色防风镜的金发男人。

那金发男人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走进来,摘下墨镜扫了唐笑等人一眼,偏头一脸不快地质问辛泉:“怎么这女人还活着?”

“不关你的事。”

辛泉皱眉冷淡地答道。

“小姐说了,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金发男人拿出枪指向辛泉:“杀了她。”

“如果我不呢?”

辛泉看着金发男人冷笑。

“很遗憾,那我不能带你离开。”

金发男人耸了耸肩说。

“你拿到飞行执照多久了?”

辛泉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嗯?十年,怎么了?”

金发男人一脸莫名其妙。

“哦,那真是了不起。”

辛泉微笑。

“什么?”

金发男人无语道:“我不明白你到底搞什么鬼,但是我警告你,最好快点动手。小姐交待过,在确认这女人死亡后尽快带你离开——华国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抱歉,我也有飞行执照。”

辛泉朝那金发男人眨眨眼,“五年了。”

“……什么?”

金发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辛泉双眉压低,棕绿色眼眸中透出森冷而诡异的光芒。

当金发男人察觉到不妙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甚至来不及开枪——

“砰!”

辛泉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

金发男人大睁着双目,额重心弹孔中鲜血滑落,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沉重地砸落在地。;“这个地方偏僻又隐蔽,即便派人搜救,也不一定能迅速找到……但是,别怕……应该快了,相信我,你和糯米糍一定会没事的。”

“那你呢?”

唐笑下意识地问。

“我没事。”

裴远晟淡淡地微笑。

“裴远晟,你……”

“笑笑,听我说。”

他冰冷的手指握住她的小手,轻道:“我猜……辛泉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这个地方开车走不了,工厂顶楼倒是适合直升机降落,他在等有人接他逃离这里。也许……他想带你一起走。”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他一起走——”

“嘘……”

裴远晟示意她噤声。

唐笑紧紧握住他的手,目光坚定:“裴远晟,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裴远晟又笑了。

他墨玉般的眼眸中流淌着温柔的波光。

“你这么说……我真开心。”

“我不止这么说,我还要这么做。”

唐笑认认真真地说:“你、我,还要糯米糍,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裴远晟唇角微

弯,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头顶上方嗡嗡直响,天花板似乎在小幅度地震动着。

裴远晟眼睛向上瞥了一眼,握着唐笑的手,压低了声音认真叮嘱道:“笑笑,如果辛泉要带你走……不要反抗,我的人会有办法找到你的。”

唐笑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可还来不及说话,就见辛泉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黑色运动服、戴着黑色防风镜的金发男人。

那金发男人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走进来,摘下墨镜扫了唐笑等人一眼,偏头一脸不快地质问辛泉:“怎么这女人还活着?”

“不关你的事。”

辛泉皱眉冷淡地答道。

“小姐说了,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金发男人拿出枪指向辛泉:“杀了她。”

“如果我不呢?”

辛泉看着金发男人冷笑。

“很遗憾,那我不能带你离开。”

金发男人耸了耸肩说。

“你拿到飞行执照多久了?”

辛泉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嗯?十年,怎么了?”

金发男人一脸莫名其妙。

“哦,那真是了不起。”

辛泉微笑。

“什么?”

金发男人无语道:“我不明白你到底搞什么鬼,但是我警告你,最好快点动手。小姐交待过,在确认这女人死亡后尽快带你离开——华国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抱歉,我也有飞行执照。”

辛泉朝那金发男人眨眨眼,“五年了。”

“……什么?”

金发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辛泉双眉压低,棕绿色眼眸中透出森冷而诡异的光芒。

当金发男人察觉到不妙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甚至来不及开枪——

“砰!”

辛泉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

金发男人大睁着双目,额重心弹孔中鲜血滑落,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沉重地砸落在地。;“这个地方偏僻又隐蔽,即便派人搜救,也不一定能迅速找到……但是,别怕……应该快了,相信我,你和糯米糍一定会没事的。”

“那你呢?”

唐笑下意识地问。

“我没事。”

裴远晟淡淡地微笑。

“裴远晟,你……”

“笑笑,听我说。”

他冰冷的手指握住她的小手,轻道:“我猜……辛泉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这个地方开车走不了,工厂顶楼倒是适合直升机降落,他在等有人接他逃离这里。也许……他想带你一起走。”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他一起走——”

“嘘……”

裴远晟示意她噤声。

唐笑紧紧握住他的手,目光坚定:“裴远晟,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裴远晟又笑了。

他墨玉般的眼眸中流淌着温柔的波光。

“你这么说……我真开心。”

“我不止这么说,我还要这么做。”

唐笑认认真真地说:“你、我,还要糯米糍,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裴远晟唇角微弯,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头顶上方嗡嗡直响,天花板似乎在小幅度地震动着。

裴远晟眼睛向上瞥了一眼,握着唐笑的手,压低了声音认真叮嘱道:“笑笑,如果辛泉要带你走……不要反抗,我的人会有办法

找到你的。”

唐笑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可还来不及说话,就见辛泉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黑色运动服、戴着黑色防风镜的金发男人。

那金发男人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走进来,摘下墨镜扫了唐笑等人一眼,偏头一脸不快地质问辛泉:“怎么这女人还活着?”

“不关你的事。”

辛泉皱眉冷淡地答道。

“小姐说了,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金发男人拿出枪指向辛泉:“杀了她。”

“如果我不呢?”

辛泉看着金发男人冷笑。

“很遗憾,那我不能带你离开。”

金发男人耸了耸肩说。

“你拿到飞行执照多久了?”

辛泉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嗯?十年,怎么了?”

金发男人一脸莫名其妙。

“哦,那真是了不起。”

辛泉微笑。

“什么?”

金发男人无语道:“我不明白你到底搞什么鬼,但是我警告你,最好快点动手。小姐交待过,在确认这女人死亡后尽快带你离开——华国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抱歉,我也有飞行执照。”

辛泉朝那金发男人眨眨眼,“五年了。”

“……什么?”

金发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辛泉双眉压低,棕绿色眼眸中透出森冷而诡异的光芒。

当金发男人察觉到不妙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甚至来不及开枪——

“砰!”

辛泉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

金发男人大睁着双目,额重心弹孔中鲜血滑落,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沉重地砸落在地。;“这个地方偏僻又隐蔽,即便派人搜救,也不一定能迅速找到……但是,别怕……应该快了,相信我,你和糯米糍一定会没事的。”

“那你呢?”

唐笑下意识地问。

“我没事。”

裴远晟淡淡地微笑。

“裴远晟,你……”

“笑笑,听我说。”

他冰冷的手指握住她的小手,轻道:“我猜……辛泉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这个地方开车走不了,工厂顶楼倒是适合直升机降落,他在等有人接他逃离这里。也许……他想带你一起走。”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他一起走——”

“嘘……”

裴远晟示意她噤声。

唐笑紧紧握住他的手,目光坚定:“裴远晟,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裴远晟又笑了。

他墨玉般的眼眸中流淌着温柔的波光。

“你这么说……我真开心。”

“我不止这么说,我还要这么做。”

唐笑认认真真地说:“你、我,还要糯米糍,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裴远晟唇角微弯,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头顶上方嗡嗡直响,天花板似乎在小幅度地震动着。

裴远晟眼睛向上瞥了一眼,握着唐笑的手,压低了声音认真叮嘱道:“笑笑,如果辛泉要带你走……不要反抗,我的人会有办法找到你的。”

唐笑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可还来不及说话,就见辛泉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黑色运动服、戴着黑色防风镜的金发男人。

那金发男人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走进来,摘下墨镜扫了

唐笑等人一眼,偏头一脸不快地质问辛泉:“怎么这女人还活着?”

“不关你的事。”

辛泉皱眉冷淡地答道。

“小姐说了,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金发男人拿出枪指向辛泉:“杀了她。”

“如果我不呢?”

辛泉看着金发男人冷笑。

“很遗憾,那我不能带你离开。”

金发男人耸了耸肩说。

“你拿到飞行执照多久了?”

辛泉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嗯?十年,怎么了?”

金发男人一脸莫名其妙。

“哦,那真是了不起。”

辛泉微笑。

“什么?”

金发男人无语道:“我不明白你到底搞什么鬼,但是我警告你,最好快点动手。小姐交待过,在确认这女人死亡后尽快带你离开——华国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抱歉,我也有飞行执照。”

辛泉朝那金发男人眨眨眼,“五年了。”

“……什么?”

金发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辛泉双眉压低,棕绿色眼眸中透出森冷而诡异的光芒。

当金发男人察觉到不妙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甚至来不及开枪——

“砰!”

辛泉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

金发男人大睁着双目,额重心弹孔中鲜血滑落,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沉重地砸落在地。;“这个地方偏僻又隐蔽,即便派人搜救,也不一定能迅速找到……但是,别怕……应该快了,相信我,你和糯米糍一定会没事的。”

“那你呢?”

唐笑下意识地问。

“我没事。”

裴远晟淡淡地微笑。

“裴远晟,你……”

“笑笑,听我说。”

他冰冷的手指握住她的小手,轻道:“我猜……辛泉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这个地方开车走不了,工厂顶楼倒是适合直升机降落,他在等有人接他逃离这里。也许……他想带你一起走。”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他一起走——”

“嘘……”

裴远晟示意她噤声。

唐笑紧紧握住他的手,目光坚定:“裴远晟,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裴远晟又笑了。

他墨玉般的眼眸中流淌着温柔的波光。

“你这么说……我真开心。”

“我不止这么说,我还要这么做。”

唐笑认认真真地说:“你、我,还要糯米糍,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裴远晟唇角微弯,吃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头顶上方嗡嗡直响,天花板似乎在小幅度地震动着。

裴远晟眼睛向上瞥了一眼,握着唐笑的手,压低了声音认真叮嘱道:“笑笑,如果辛泉要带你走……不要反抗,我的人会有办法找到你的。”

唐笑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可还来不及说话,就见辛泉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黑色运动服、戴着黑色防风镜的金发男人。

那金发男人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走进来,摘下墨镜扫了唐笑等人一眼,偏头一脸不快地质问辛泉:“怎么这女人还活着?”

“不关你的事。”

辛泉皱眉冷淡地答道。

“小姐说了,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金发男人拿出枪指向辛泉:“杀

了她。”

“如果我不呢?”

辛泉看着金发男人冷笑。

“很遗憾,那我不能带你离开。”

金发男人耸了耸肩说。

“你拿到飞行执照多久了?”

辛泉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嗯?十年,怎么了?”

金发男人一脸莫名其妙。

“哦,那真是了不起。”

辛泉微笑。

“什么?”

金发男人无语道:“我不明白你到底搞什么鬼,但是我警告你,最好快点动手。小姐交待过,在确认这女人死亡后尽快带你离开——华国可不是我们的地盘。”

“抱歉,我也有飞行执照。”

辛泉朝那金发男人眨眨眼,“五年了。”

“……什么?”

金发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辛泉双眉压低,棕绿色眼眸中透出森冷而诡异的光芒。

当金发男人察觉到不妙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甚至来不及开枪——

“砰!”

辛泉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

金发男人大睁着双目,额重心弹孔中鲜血滑落,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沉重地砸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