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门第一闪婚

483、我就要死了

成烈没有多做犹豫,便接起了电话。“你好,请问是唐笑唐小姐吗?”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略显蹩脚的中年外国女人的声音。成烈诧异道:“我是她丈夫,请问你是?”“你是……唐小姐的丈夫?”电话那头的外国女人似乎比他还要诧异,她似乎是用英文和旁边的人飞快地小声说了几句,然后对成烈说道,“不好意思,请稍等一下,可以吗?”“好的。”瑞典的一间病房内,外国女人走到床边,凑到那位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人耳边,低声诉说着眼前的情况。那老人戴着氧气罩艰难地喘息着,他浑身枯瘦,白发凌乱,如同被榨干了所有血肉一样,脸颊深深地凹陷下去,只剩下一双眼睛依然透着几分往日的神采。“是……是烈子啊……”那老人听完女人的话,像是想起了什么...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074/1151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