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九十章 做个安静的龙太太

最终,她还是鼓起勇气说道,“BOSS,你该吃饭了。”

众人都是一愣。

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纷纷把视线投向了她。

唐绵绵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但还是坚定的站在那里,又重复了一边,“BOSS,你该吃饭了。”

几个部门主管,都是以一种同情而又惊愕的目光看她。

同情的是,她打断了老板的会议,肯定会被扫地出门。

惊愕的是,这女人难道不知道BOSS是个零容忍的人吗?

特别是在工作上,从不给任何人一点犯错误的机会。

这小秘书,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

几人纷纷想着如何回避BOSS的怒火,甚至已经想好了告辞的理由。

却不想他们预期之中的情况更没有发生。

龙夜爵反而点头,“好,会议暂停,你们也去吃饭吧。”

众人几乎是惊悚了。

这个世界玄幻了吧?

BOSS居然没有发怒!

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但事实就是这样,他们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一个个茫然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出门的时候,大家相互看了一眼,一致问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但没人能给出答案。

唐绵绵将食盒摆放好,这才催促道,“你赶紧吃。”

龙夜爵一边吃着一边问道,“我今天要是不问你吃饭,你是不是就要忘记我了?”

“对不起。”她没有否认。

今天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好。

哪知道龙夜爵只是笑笑,将她拉了过来把碗筷往她手里一塞,“那位了弥补你的失职,罚你现在喂我吃饭。”

“……”

这男人……

算了,她拿着筷子喂他好了。

龙夜爵道是十分享受这样的亲密,一边抱着她,一边用着餐,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心情愉悦的呢?

一上午的烦闷,都在这一刻得到了缓解。

唐绵绵收拾好食盒,龙夜爵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估计也是太累了。

她没有打扰,也真心希望他能好好的休息一下。

去休息室拿了毯子轻轻的盖在他身上。

只是才准备转身,就被他一把拉住往怀里带。

她挣扎了一下。

男人沉沉的声音传来,“陪我睡一下。”

唐绵绵怔了一下,便任由他抱着了。

午后的阳光,泛着阵阵暖意。

Cindy推门进来,见到的便是这么和谐的一副画面。

平日里冷酷且面无表情的BOSS,此时正搂着唐绵绵,睡得安稳。

柔和了的轮廓,是Cindy多年为见到的。

而唐绵绵也睡着,依偎在BOSS的怀里。

美丽得让人屏息的画面。

鬼使神差的,Cindy拿出手机,轻轻的拍下了这幅画面,才带着温婉的笑意轻轻带上门离开。

BOSS最近有多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希望他能好好的休息一下。

***

唐绵绵努力让自己适应现在的工作,也将龙夜爵的忙碌都看在眼里,诚心希望能帮他做点什么。

海边那块地的重要性,也十分明显,不然他不会这么夜以继日的忙着这件事情。

帮不了工作上的事情,她只能在生活上尽量出力,把他的一切都打点得妥妥帖帖。

而且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傍晚的时候,祁云墨出现在了爵式。

唐绵绵见到他,便想起之前他跟付染染之间的争执。

从他的表情来看,估计二人还没处理好。

今天付染染虽然没提,但心情不佳,估计也是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

祁云墨的目的很明确,他想要让龙夜爵提出让付染染辞职。

龙夜爵淡淡的看了一眼祁云墨,随即垂眸说道,“你想过你这样给她带来的是什么样的困扰吗?”

祁云墨一愣,沉下眸子,握紧了拳头。

“你以为你这样大张旗鼓的,你们家的人不知道她的存在吗?想没想过你嫁人给了她什么样的压力?”龙夜爵眼皮都没抬一下,将事情的精髓指了出来。

唐绵绵惊愕的看着他。

龙夜爵为什么能猜得这么准确?

她可是一个字都没提过!她保证!

祁云墨本来还理直气壮,在听到他这番话之后,忽然之间没了底气。

“家里不能接受她是事实,但我不是在努力吗?”祁云墨声音无比落寞。

跟之前唐绵绵见过的祁云墨完全不一样。

之前的他,神采飞扬,嘴角总是带着笑意,好像任何事情都难不倒他一样。

反观现在……

她暗暗叹了口气,只能说,爱情不是两个人的事情。

“你的努力,有用吗?”龙夜爵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她现在有自己的规划,你这样反而会打扰到她,如果我是你,绝对会在有能力保护她的时候,再站出来。”

祁云墨狭长的瞳孔里,闪过一抹疲惫,“我怕……怕等我有能力的时候,她已经走远。”

“你祁云墨也有怕的时候?”龙夜爵勾着唇讥诮,“如果怕的话,就趁早收手。”

“我不会收手的!”祁云墨笃定的说道。

“那就拿出点成绩来,给大家看看再说。”

祁云墨看着龙夜爵良久,忽然间茅塞顿开,被他一番话给浇清醒过来,“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不要当我爵式是你家一样,想来就来。”他说话,还是那种淡淡的口吻。

乍一听,像是在讽刺,但只有懂他的人才明白,这番话的含义。

祁云墨却有些凝重的看着他,“如果我说我也要参与海边那块地的竞标呢?”

“良性竞争,有何不可?”他说得十分轻松,“跟你们竞争,才不掉我的身价。”

祁云墨听到他这么一说,轻松多了,“那就好,希望这一次,你还能打败我们。”

“结果肯定如此。”龙夜爵自有自己的自信在。

祁云墨没有去惊扰付染染,独自离开,就好像他根本来来过一样。

唐绵绵有些小心思了,询问他,“海边那块地是你一直在努力的,为什么还劝他也加入进来?这不是给自己找对手吗?”

哪有人像他这样的?

唐绵绵想不通。

龙夜爵轻笑的看着她,“怎么?你是在怀疑你老公的能力?”

“不是……这跟怀疑没关系,只是觉得正常人不都是希望自己的对手越少越好吗?”唐绵绵理解不过来,只能如此解释了。

龙夜爵见她抱在自己的腿上,偷吻了一口菜说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拉他进来,他就会成为我的对手?”

唐绵绵一双眼睛眨了眨,然后瞪大眼睛,“你是在拉盟友?”

“也不算,不过有利益共享的意思。”他漆黑的眸子涌过精芒。

好吧,她大概明白他的意思,对他的佩服有多了一些,“你这么万能,会让没有一点本事的我无地自容的。”

“你只要安静的做我龙夜爵的老婆就成。”他半开玩笑的说道。

唐绵绵被他逗乐了,“话虽如此,可哪一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能帮到老公呢?无奈我的专业不对口啊,我是学珠宝设计的,对你们这一行,真的是不了解。”

“了解我就成。”他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

唐绵绵已经习惯了他这样亲昵的动作,也没反抗,心悸着,“我也还不太了解你。”

“现在就给你机会了解……”他低沉诱惑的说道。

唐绵绵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随即,她便感觉到一股战栗,男人的手正在往她衣服里摸索……

唐绵绵猛的按住他的手,气息不稳,“这就是了解?”

“了解身体啊。”他说的理所当然,眯着的眸子里涌动着火焰。

唐绵绵囧了一下,嗫嚅着问道,“不是应该我了解你的吗?”

男人扬唇笑了起来,“那我给你摸好了。”

“……”

啊啊啊!

她有上当了!

这男人又给她挖坑了!

“你不腹黑会怎样啊。”她泪流满面啊。

***

周六刚好是龙夜爵的生日,周五的时候龙振飞便打了电话过来。

但却不是打给龙夜爵的,而是打给唐绵绵的。

龙振飞精神听上去不错,说话也是铿锵有力的,一开口就询问道,“今年他的生日打算怎么过?在家里办还是他自己在外面简单的过?”

“他好像说在外面过吧。”唐绵绵看了一眼浴室里的男人,回答道。

龙振飞冷哼了一声,显然不满意,“真不把家当家,我还说通过生日宴会,将你的身份公布呢。”

“爷爷,其实我不想公布的。”因为她怕自己应付不了那么多的流言蜚语。

现在跟龙夜爵在一起,这样平淡的相处模式,她很喜欢,也很享受。

无法想象当这个身份公布之后,会掀起怎样的风波。

她只想要自己的世界安静就好。

一如她之前说的那样。

做个安静的龙太太。

龙振飞却不这么认为,“虽然我明白你的顾虑,但你想过他毕竟是龙家的继承人,我怕这样隐瞒下去,只会给你们带来麻烦,不如早点公布。”

“可是……”

可是她还是觉得不太好。

毕竟……自己没什么身份和地位,说出去,肯定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龙振飞知道她的担心,便指点的道,“你怕外面的人说你是非,那你就拿出点行动来,早点让我抱上了重孙,什么都不说问题了。”

“爷爷……”

她脸色一红,差点没羞愧死。

怎么又是这茬啊。

“这有什么害羞的?你们结婚都一个多月了,有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

“……”

她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如果让爷爷知道他们之间还是那种盖棉被纯聊天的关系,会不会将她赶出门啊……

“好了,你好好问问他,到底打算怎么过,家里是希望能给他办个派对,哪怕不公布你们的关系也好,让清冷的老宅热闹热闹也好。”

唐绵绵莫名被戳中泪点,便点头,“爷爷,我帮你劝他。”

“好,你可记得你答应我的!”老爷子立马下了结论。

唐绵绵怎么觉得不对劲呢……

好像是爷爷给自己下了个套一样。

收了电话,男人也从浴室里出来了,“早点洗澡吧,明天要过老宅去。”

“嗯。”唐绵绵打算等洗完澡在跟他好好讨论一下这个事情。

依旧拿起家居服打算进浴室,却被男人一把拉上了浴室门,将她拦在了外面。

“你干什么?”她愣愣的看着他,对他的行为有些不理解。

男人微微眯起瞳眸,步伐轻逸的将她带回了更衣室,低沉的嗓音分外性感,“那些睡衣,你打算什么时候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