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八十六章 心里的芥蒂

祁云墨俊脸微沉,对刺猬一般的付染染有些无奈,“你心情不好,我不跟你争执,你现在不适合情绪激动,先坐下,我来收拾。”

付染染完全听不进去,竭斯底里的吼道,“祁云墨,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听懂我的话?我跟你不可能!而且我也绝对不可能会为了孩子跟你没名没分的在一起,你就放过我,不行吗?”

祁云墨蹲在那里,表情僵硬,眼底全是痛苦之色。

唐绵绵拉了拉付染染,希望她能平心静气。

可付染染此时哪里还能听得进其他人的话?

将手里的杯子一摔,咬着牙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是为了孩子才这么跟我在一起的,如果这让你的责任心泛滥的话,我可以打掉孩子。”

“你疯了?”祁云墨气氛的骂道。

唐绵绵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染染,你别说气话。”

付染染甩开了唐绵绵的手,倨傲的看着祁云墨,“我没疯,不过如果你继续纠缠下去的话,我真的会疯掉。”

“这就是你所想的吗?”祁云墨冷笑起来,“我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冷血的女人。”

“对,我就是冷血的女人,而且我还很自私,我只爱我自己。”付染染供认不韪。

唐绵绵只觉得头痛不已,“染染,做刺猬伤害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会很疼。”

“我管你们怎么说,我现在,以后,将来,都不想看到你,祁云墨,滚粗我的世界吧,就当做我们之间没有交集,给我一个清静,行不行?”付染染这一次是彻底豁出去了。

唐绵绵想要说什么,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毕竟,染染伪装的坚强,她不能拆穿。

或许,分开对她,才是最好的。

祁云墨沉着脸不说话,但手却紧紧的握了起来,仿佛隐忍到了一个极限,站起身来猛然一扫……

他刚才拧进来的外卖被扫落在地,滚烫的混沌溅了一地,掉落在原本就凌乱的衣服上,如同两人的心情一样糟糕。

两个女人都被这样的祁云墨给吓到,瑟缩着不敢说话了。

他沉着眸子看着她,冷厉的一字一句开口,“付染染,我给你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话。”

“我……我凭什么要收回!”付染染又扬起下巴,继续跟他对峙。

唐绵绵真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了。

都说旁观者清,其实她也能看出来,祁云墨对付染染的感情。

但爱情往往是经不起现实的考验,就好像她跟苏世杰一样。

几年的感情又怎样?

他还不是说劈腿就劈腿,更何况祁云墨跟付染染这种没有根基的爱呢?

两人这么无声的对峙,她也无能为力,再加上本来心情就低落,知道自己在这儿,或许两人更会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最终说道,“你们好好聊聊,不要再吵了,我先回去,你们都冷静一下。”

两人没有说话,她只能叹气离开。

说再多,又怎样?

有时候还是需要他们自己去冷静处理,旁人的话,没有任何作用。

一个人茫然的走在街上,那种孤立感又来了。

更是有些想家了。

可拿着手机,却始终没有拨出去的勇气。

对父母而言,她是个不孝的女儿,没有勇气也没有脸面去求安慰。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心情不好,但心里那种隐隐的失落却很清晰的提醒着她,她介意。

介意是因为在乎,在乎是因为对他有了感情,有了感情,任何一个行为都介意了。

两个世界的落差感就这么强烈的提醒着她,让她看清楚严擎的情形。

龙夜爵虽然是在自己的劝阻下,接受了王先生的方案,但那种牺牲,对她来说是耻辱。

而龙夜爵拍下那一切,对王先生是一个证据,但对她而言,却是耻辱的存在。

她不好开口质问,所以才会心情低落。

仿佛又回到了一个多月以前的自己,心情低落的进了酒吧喝酒解愁。

她不爱喝酒,二十几年来,喝醉也就那么两次。

但在经过酒吧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进来了。

买醉是失意的人经常做的事情。

她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沦落到这一天,一杯接这一杯的酒下去,心里也一点点的沉静下来。

手机响了很多次,她根本不想接,最后没电而自动关机。

“绵绵?”苏世杰惊讶的看着吧台拿熟悉的声音,走过去确认的叫了一声。

唐绵绵回过头,看到苏世杰那张脸,有点陌生的熟悉感。

或许是今夜心情低沉,在看到他的时候,已经忘记之前两人之间的那些情感纠葛,反而还能笑笑的打招呼,“苏世杰,好久不见。”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酒啊?”苏世杰担忧的看着她。

跟自己记忆中的她是有出入的,但还是那么让他心动。

每一次只要看到她,他就能想起两人之间的美好时光,总是后悔无比。

“心情不好吧。”她苦笑了一下,“你呢?在这做什么?”

“谈一个生意。”苏世杰没有隐瞒。

唐绵绵了然的点点头,“我都忘记了,你是苏氏的总经理。”

“绵绵……”他有些愧疚,“之前我没告诉你身份,是因为怕你爱的是我的钱。”

“我知道,你们有钱人嘛,总是把钱看得很重要,所以我不怪你。”唐绵绵淡然的笑了笑,好像这件事情对她来说真的没什么影响。

可苏世杰却觉得心塞,“你真的……跟他结婚了吗?为什么外面都没消息?”

毕竟是龙家,如果结婚,不可能没一点动静。

再说了,龙家那样的家世,怎么可能会看上唐绵绵这样的小家碧玉?

哪一个家族不是希望能娶到蹦帮助家里事业的千金小姐?

就好比他,当初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没给过他任何的承诺,只想着自己如果遇到了家世更好的,便可能跟她分手。

可当真走到这一步,他又觉得自己为了钱,而放弃她,才是最错误的行为。

唐绵绵苦笑了一下,摇晃着手里的酒杯,“你也觉得我跟他根本不配对不对?”

“是……”他实话实说,毕竟这是事实。

唐绵绵一仰头,将手中的酒喝得一干二净,最后才说道,“所以我跟他根本没结婚,也没可能结婚。”

“那你们……”苏世杰的眼光自然有了一点怀疑。

唐绵绵将酒杯重重一搁置,自嘲的笑着,“没错,我们之间,是包养关系。”

“绵绵,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苏世杰有些痛心,更是自责,将她这样的堕落怪罪在自己身上。

毕竟,毕竟是自己伤害了她,她才会这么堕落的。

“绵绵,跟他分开,跟着我吧,我会给你一个家的。”苏世杰痛下决心的说道。

唐绵绵无奈的笑了笑,“怎么可能?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唐绵绵,而你也不是以前的苏世杰了,我们怎么可能回到从前?”

“可以的!相信我!”他急忙保证。

可唐绵绵只是淡淡的笑笑,略微自嘲的问他,“如果我没遇上龙夜爵,或许还有可能,现在,不可能了。”

苏世杰以为她是自卑,毕竟跟了龙夜爵,跟以前是不能相比了,依旧坚定的说道,“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跟他在一起过。”

唐绵绵对他简直无语。

男人有时候就是贱,你爱着他宠着他的时候,他不当回事。

现在分开了,不爱他了,当他是陌生人了,他又觉得你是最好的。

叹了口气,她幽幽的问他,“如果跟我在一起的前提是放弃你现在优越的生活,你愿意吗?”

“我……。”苏世杰还真不能爽快的回答,“绵绵,我有优越的生活,才能给你优越的生活啊。”

“可我不想过这样的,你能为了我,放弃继承你家里的一切,白手起家吗?”

“对不起,我们家就我一个儿子,我不可能让家里人失望的。”苏世杰诚实的回答。

这一下,唐绵绵心中了然,“你父母都不接受我,跟我在一起,他们肯定不会让你继承家里的事业,这样你还要跟我在一起吗?”

“他们不会的,毕竟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如果现在不接受,以后也会接受的。”苏世杰很笃定的回答。

唐绵绵只当是听笑话了。

她只不过是试探一下,自己跟龙夜爵之间在她看来,是事业重要,而祁云墨跟付染染之间,也有着这样的事情。

果然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都不会走到一起的。

叹了口气,她结了账,站起身来微微打晃了一下。

苏世杰迅速的接住了她,担忧的问道,“小心点,别摔跤了。”

“没事儿,你放开我。”她现在要回家了。

不知道龙夜爵回去了没有,这个点了,他应该已经回去了,或许还在生气自己没回去吧。

可苏世杰并没有放开她,依旧紧紧的拥着,“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跟你不熟。”

“绵绵……”

两人在那儿牵扯起来。

沈小爱妞则要从包间里出来,正接着电话,“你说龙夜爵在找人?找谁?这么大动静,都惊扰到你了。”

沈小爱接的是他哥哥沈少恭的电话。

意思大概是龙夜爵满城找人找疯了,他们都全部出动了,让她回去照顾临湘。

“他老婆,唐绵绵。”

“唐绵绵?”沈小爱冷讽一句,“还真是走到哪儿都有她,龙夜爵对她当真是不一样的。”

眼尾撇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她顿了一下,随即对沈少恭说道,“哥,先挂了啊,我还有事儿。”

不等沈少恭回答,她便直接挂了电话,拿着手机将唐绵绵与苏世杰纠缠的画面拍摄下来。

心里更是有了小小的兴奋感。

龙夜爵找这个女人找疯了,她却在这让跟其他男人亲亲我我的,这如果是让爵哥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