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八十四章 哪一个是清白的

这……这还是他们那个雷厉风行的老板吗?

一定是眼花了,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一定是哪里出错……

他们一个劲的给自己心理暗示。

可龙夜爵却不给他们自我安慰的机会,沉着脸走了过去,“你的外套去哪里了?为什么又换成了这一件?”

唐绵绵支支吾吾,“那个,那个被我弄脏了,所以就找同事借了一件。”

男人眯着眼看着她,似乎在揣度这句话的可信度到底有多高。

唐绵绵很认真的点头,“对,就是这样的,被我弄上了咖啡渍,所以我只好跟同事换了。”

她真是太机智了!

龙夜爵眯着凤眸看了她一会儿,这才放过了她,“上车。”

唐绵绵赶紧马不停蹄的上车了。

一个高管见她往龙夜爵的车子走去,好心的帮她,“唐秘书,你应该跟我们一起坐公司的车去。”

正欲打开跑车门的唐绵绵一愣,随即脸红起来。

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坐他的车,差点就露馅了,十分感激的道谢,“抱歉,失态,失态了。”

那高管对她这种迷糊性子完全不看好,暗想,这样的人,怎么会被招到公司来。

可唐绵绵心里却在想,不用跟龙夜爵坐一个车子,这感觉真是太好了。

马不停蹄的转身,打算去坐公司的车。

可龙夜爵却下了车,对她说道,“她是我的秘书,自然跟我坐一个车,你们一天自己的事情都没做好,就来管这类事情了?“

冷厉的眼神一一扫过,让一众高管都只能低头,接受老板的训斥。

特别是那个好心的高管,愣是没想明白自己到底错在那儿了。

训斥完了其他人,龙夜爵再看向唐绵绵,厉色开口,“唐秘书,回来,上车。”

“……”没能逃脱的唐绵绵,欲哭无泪的转身,再度往车子走去。

方才那个好心的高管,整个人呆在那儿。

自己……刚才是做错什么了吗?

可是总裁从不让人旁人坐他的车啊……

为什么这个唐秘书却可以?

在众人疑惑的视线中,唐绵绵苦逼的上了车,歉意的看了一眼被骂的高管,对他森表同情。

可也仅仅是同情而已。

再多的,就帮不了。

反正跟着龙夜爵这么个喜怒无常的主子,他们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毕竟,她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

阿斯顿马丁开了出去,停车场的气压才有所减缓。

几个高管安慰的拍拍被训斥的人,“你啊,眼力见儿不够啊。”

“为什么啊?”她没明白啊。

“你什么时候见老板带一秘书去饭局过?”

“……”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唐绵绵在车上不住的回头,看看公司的车有没有跟着,确定他们看不到,这才回头怒道,“龙夜爵,你也太过分了,明明是你自己的饭局,非要拉上我!”

“我们去的,可是御食园。”他淡淡开口。

唐绵绵梗了一下……吞了口口水,这才说道,“好吧,秘书陪老板去应酬也是应该的。”

龙夜爵这才满意的挑眉,“老婆陪老公去应酬,也是理所应当的。”

“你说过不着急把我的身份公布出去的。”她立马说道。

龙夜爵原本飞扬的眸子,渐渐沉了下来,不回答,但下颚却隐隐紧绷,脚上油门一踩,瞬间飙了出去……

唐绵绵吓得脸色一白,在疾驰的速度中叫道,“龙夜爵,你这个小气的男人!”

***

饭局确实是在御食园,但唐绵绵没想到跟龙夜爵谈生意的人,是这么高大上的。

她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了。

这几个人都是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从没想过能跟这些人一起吃饭的她,大气都不敢喘。

只是僵硬的坐在那儿,连目光,都不敢动一下。

为首的厉慕颢(hao)看了一眼唐绵绵,扬唇笑道,“还从未见过爵少带秘书出门应酬呢,本以为爵少是个不近女色之人,看来也是谣传了。”

“我也是男人嘛。”龙夜爵只是一笔带过,并不希望众人将视线落在她身上。

唐绵绵本来就紧张,被厉慕颢点名,更是紧张得手心出汗。

这些人,可得罪不起。

厉慕颢笑了起来,成熟稳重的性子加上出色的外表,让他整个人更是透着一股让女人心动的男性魅力。

他跟龙夜爵是完全相反的男人,但都同样出色。

一个是妖孽得让女人尖叫。

另一个稳重得让女人脸红。

都是属于魅力无边之人。

但一个是官,一个是商。

常言道,官商官商,见到今日的饭局,她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

跟厉慕颢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其他重要部门的人,但大多是跟龙夜爵今日要谈的生意有关。

唐绵绵本来就是半路被拉来的,根本插不上话,而且对这个案子完全不熟悉,只能尴尬的赔笑。

跟着厉慕颢一起来的其中有一人,正好是管这方面的相关人员。

但特好色,一双猥琐的眼睛总是在她身上转啊转……

唐绵绵被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又不好说话,怕自己得罪了人家,耽搁了龙夜爵的生意。

龙夜爵也感觉到了这人,便对唐绵绵说换一个位置。

不料那人说道,“爵少这么护着秘书啊,看来你们关系匪浅啊。”

龙夜爵自然不会否认,点着头默认,“厉先生不都说了吗?我从来不带秘书出席饭局的。”

言外之意,聪明的人都懂。

可那王先生却没听懂他的重点,只当是有钱人家包养的人一样,拉这唐绵绵说道,“唐小姐跟我以前认识的那些秘书不太一样啊,水灵水灵的,出淤泥而不染啊。”

唐绵绵被拉得手臂都起了鸡皮疙瘩,抽回了自己的手不安说道,“我出去一下。”

龙夜爵脸色微微沉了下来,寒眸里有着隐隐冷光。

厉慕颢浅眯着眼眸,没有制止王先生的行为,却将龙夜爵的表现都看在眼里。

心里了然几分,便举起酒杯说道,“爵少,干一杯吧,不管合作成不成,至少交情在。”

龙夜爵听到他这么说,知道这事儿他还没下结论。

但素来冷静的头脑让他并没有慌张,反而淡然的说道,“交情比任何都值钱,有厉先生这句话就好说了,生意才是其次。”

厉慕颢是个厉害的角色,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便爬到了这个位置。

整个江城市,他一人独大了吧。

龙家从他二爷爷过世之后,在这方面的势力弱了很多,哪怕最赚钱的房地产,都不敢轻易去动。

这也是为何龙夜爵将爵式的重心慢慢转移的原因。

但房地产这块肥肉,谁不想吃?

这一次江城市换了一批领导班子,他第一个瞄上的,便是厉慕颢。

尽管知道十分难以对付。

唐绵绵一走,龙夜爵怒气稍稍隐忍下来,依旧跟厉慕颢谈笑风生。

可那王先生惦记着唐绵绵,也找了个借口出去,去卫生间门口堵了唐绵绵。

见到王先生,唐绵绵吓得想要躲回洗手间,却不想被他给拉住,借着酒劲开口,“唐小姐,今晚陪我,怎么样?”

“你,你喝醉了,放开我。”唐绵绵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局面,十分慌张。

心里更是祈祷着龙夜爵能出现……

王先生本来就是奔着她而来的,又怎么可能放开到嘴的肥肉?

肥厚的双手都开始往她探去,一边还说道,“你放心,我给的钱也不会少。”

“你误会了,我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你放开我啊!”唐绵绵急得眼眶都红了,左躲右闪的避开他的狼爪。

王先生也急了,肥厚的身子往她身上一挤,这样的力道冲撞,推开了她身后的门。

那是一个包间,里面空无一人,让王先生异常兴奋,“原来你觉得外面太敞亮了啊,你喜欢在这是吗?刚好,我也喜欢,刺激!”

“你……你放开我!不让我叫了。”唐绵绵不断的回避,想要大喊,又怕扰乱了龙夜爵的生意。

王先生一听,沉下脸来威胁,“知道这一次的合作对龙夜爵有多重要吗?爵式这几年没做房地产,好不容易搭上了这条线,如果被你搅乱的话,对爵式的影响,绝对是你料想不到的!而且这么长期合作下去,对爵式和龙氏基金都好,第一豪门的位置也能保住,但假如你闹翻了,哼哼,第一豪门的这个位置,恐怕是要易主了。”

唐绵绵惊愕的看着他,没想到事态会这么严重。

这几天她也看到龙夜爵为这个案子忙得昏天暗地,如果……

如果真的如这个男人说的那样,那自己这样闹翻,还真是不理智的行为。

想了想,她只能变了语气,讨好的说道,“王先生,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也不想闹翻这个局,如果你有那方面的需求,我可以帮你找伴有小姐,你看这样可以吗?”

“伴有小姐?”王先生冷笑起来,“我要那种肮脏的女人做什么?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贱人,流氓呗!

唐绵绵在心中暗道。

但不敢说出口,只是说道,“可我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只是爵式的一个秘书而已。”

“现在的秘书,哪一个是清白的?说不定你都被龙夜爵玩得不想再玩了吧!”王先生的话十分低俗难听。

唐绵绵气得脸色大红,“王先生,请你说话放尊重点,我现在没叫人,不过是因为还敬重你是个有地位的人,如果你真想闹翻的话,对你也不是什么好现象。”

王先生没料到她会这么说,有点恼羞成怒的扑上去,“没想到你还是个烈性子,很好,我喜欢!但是你太嫩了,我们那么好扳倒,还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做这种事吗?搞不好你老板是故意带你来出席让我们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