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八十三章 为了你幸福着想

“去老宅。”龙夜爵想也不想的回答。

唐绵绵囧了,眼看着就要上班了,他还在这闹,果然是个幼稚的男人。

“要上班了!你这样会迟到的!”

“我是老板。”一句简洁的话,足以证明一切。

好吧,唐绵绵放弃劝说。

反正这男人向来都是我行我素,她也劝不动,只能任由他去了。

但也不忘记小抱怨一下,“我去拿不就好了吗?非要这么火急火燎的去拿。”

“那不一样。”龙夜爵撇了她一眼,笃定的道。

她理解不了,这有什么不一样的?

难道是因为自己选的礼物,他觉得不一样?

当然,这种话她不好意思问出口,只能憋着了。

车子驶入老宅的停车场,龙夜爵让她在这人等,自己去拿了就回来。

唐绵绵想着赶时间,也就答应了。

男人开车电瓶车进了内宅,她在停车场等着。

没等到龙夜爵,反而先碰到了龙夜辰。

“大嫂?”龙夜辰十分意外在这里见到她,“你在这儿做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靠着的车子是龙夜爵的,龙夜辰便明白她是跟谁一起回来的,笑了笑说道,“在等大哥啊?”

“是啊,他回来拿点东西。”唐绵绵笑着打招呼。

龙夜辰点了点头,有些话想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关心了一句,“你身子好点了吗?上次在卫生间发现你晕倒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唐绵绵蹙起眉头,疑惑的看着他,“上一次,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龙夜辰还没回答,龙夜爵便来了。

远远的见到二人,心情一急,车子冲了过来,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让唐绵绵没听清楚龙夜辰的话。

正想问,龙夜爵语气不太好的叫道,“唐绵绵,你还有心情聊天?知不知道现在已经迟到了?”

“哦,是哦。”唐绵绵看了看时间,歉意的说道,“我赶着去上班,回见。”

龙夜辰温和的笑着,挥了挥手,目送她上了车。

车门被龙夜爵甩得震天响,唐绵绵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男人怎么心情一会好一会坏的?

跟无常的天气一样,完全摸不着头脑。

阿斯顿马丁毫不客气的飙了出去,只留下一阵阵尾烟,往龙夜辰扑面而来。

扬着的笑容,缓缓沉了下来。

黑眸紧锁着跑车消失的地方,冷厉之色闪过。

***

龙夜爵拿着那皮带看了看,有些赞许,“行啊,品味不错。”

唐绵绵嘿嘿的笑着,心想,她才不会告诉他,当时买的时候,完全是看在限量版三个字上菜买的。

龙夜爵将皮带装回盒子里,对她说道,“一会儿到办公室,你得给我亲自系上。”

“……”唐绵绵果断装死中。

本以为能躲过一劫,谁知道进了办公室,这丫的真要她给系上。

唐绵绵这下是真恨死自己,为什么要选这么个东西。

龙夜爵一幅等着伺候的样子,“老婆的生日礼物,当然是要亲自系上,才有意义。”

“你又不是今天生日。”她还在找着借口。

龙夜爵邪气挑眉,“那就不算生日礼物了,你再准备一个生日礼物,这个就当做是你之前欠我的见面礼了。”

“!!!”

这样无耻的话,他也说得出口?

“不是应该你送我见面礼的吗、怎么还要我送你见面礼?”她不满的抱怨,鉴于此刻男人已经解下了原来的皮带,如果就这么着,Cindy进来看到会有不良影响,只能屈服的去给他系皮带。

男人一边享受,一边说道,“我不是送你了吗?这么大个人,你都看不见?”

“你也叫礼物?”唐绵绵有点无力吐槽了,但又碍于眼前的姿势暧昧,而红了脸颊。

龙夜爵勾着笑,低眸看着眼前的美好风景,“当然是礼物,我也不介意你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我。”

“……”去死!

“不过,看到你送我的皮带,我明白了你的心意。”他低沉的嗓音性感的要命,在唐绵绵僵硬之际,又加了一句,“女人送男人腰带,那是为了绑住男人,我没想到你对我这么用心。”

“……”用心他个大头鬼啊!

唐绵绵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对他这自以为是的性子实在无语。

可男人却十分享受,并且说道,“当然,也不排除你希望让我把你绑在我腰上这个可能。”

“……”去死去死!唐绵绵恨得牙痒痒。

她使劲一勒皮带,恨不得就这么勒死他算了。

男人眉头一蹙,喘气说道,“老婆,男人的腰,可是很脆弱的,为了你以后的幸福着想,你还是温柔点。”

“……”

啊啊啊啊!

唐绵绵这下是真的暴躁了,这男人的节操到底被谁吃了?

看她那又羞又急的样子,龙夜爵满心愉悦,松了松皮带,眸色璀璨,“好了,谢谢老婆的见面礼,我得表示感谢一下。”

说完,他捧起她的脸,打算送个感谢之吻。

小绵羊一挥手,摆脱了他的手,逃也似的逃出了办公室。

龙夜爵只是宠溺的笑了笑,回到办公桌前,心情极好的开始一天的工作。

唐绵绵真心觉得,自己好好职员的形象,都被龙夜爵给破坏了。

刚上班就请假,迟到……

这种不良记录若是参考到以后的职业生涯,那可是抹都抹不去的黑点啊。

她抑郁的样子,反而让龙夜爵好笑。

用一句他的话来说就是,在你老公的公司上班,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人敢炒你鱿鱼。

唐绵绵冷声反驳,“为什么我不能在你上面?非要在你下面?”

龙夜爵当时表情僵了一下,随即凑过去在她耳边低语,“我是不介意你在上面的,而且那样感觉肯定更好。”

唐绵绵起初还没明白,直到男人出了电梯,进了办公室,她才想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脸颊顿时如火烧,恨不得冲过去咬死他。

这男人时刻都不忘调戏她!

同样迟到的,还有付染染。

这可真是一对好基友啊。

两人见到对方的时候,都是有千言万语要倾诉。

付染染牙齿都快磨碎了,“我想要找房子了。”

“你现在不是住得挺好的吗?为什么要搬家?”唐绵绵疑惑的问道。

付染染心中郁结,“我们家被一流氓给霸占了。”

流氓?

唐绵绵一闹问号。

心想以付染染这彪悍的性子,普通流氓是奈何不了她的。

看她这么为难的样子,她想了一下便明白了,感情这流氓是祁云墨啊。

她一下子笑了起来,“哈哈哈,看来祁云墨对你是不死心啊。”

“得了吧,跟臭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付染染一听到这名字,就恨不得杀人。

自己的窝都被他霸占了,这丫的还很嚣张,说是要照顾他未来儿子。

呸!

孩子是她的!跟他没关系!

唐绵绵无奈的笑了笑,“可以看出你的悲惨程度了。”

“我这个月的奖金又泡汤了,都是那流氓害的。”付染染想起就捶胸顿足啊。

唐绵绵苦逼的跟着捶胸顿足,“我的奖金也泡汤了。”

“少来,你是老板娘,要奖金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付染染瞪着她,一脸不爽,“还有,少在我面前拉仇恨,阔太太!”

唐绵绵翻个白眼,不打算跟她愉快的聊天了,折身回了办公室,正好龙夜爵要出去谈生意。

她那原本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就飞扬起来。

这说明自己能摆脱这男人一下午?

啊,这感觉,萌萌哒。

她高兴的挥手,还很洪亮的说道,“BOSS走好,BOSS再见。”

龙夜爵本来走到了前面,听到她这声音,又突然折了回来,精致的凤眸微微眯起。

唐绵绵一看到那表情,立马警觉起来。

“唐秘书,这个饭局你跟我一起去吧。”龙夜爵吩咐道。

唐绵绵想要溜走,都没来得及,僵在原地一会儿,才苦着脸说道,“BOSS,我都没接触过这个案子,我就不去了吧,你可以叫cindy去,或者是COCO也行。”

“怎么?我的吩咐,你也不听?让谁去还要听你的安排?”龙夜爵扬着似笑非笑的嘴角,淡淡的问道。

唐绵绵立马感觉到了来自其他几个高管的疑惑视线,小心翼翼的吞了好几口口水,最后才点点头,“好的,BOSS,我这就跟你去。”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口的。

“那我们在停车场等你,请唐秘书快一点,记住,不要让我们等太久。”龙夜爵心情极好的吩咐,这才带着众人离开。

唐绵绵站在原地悔恨啊。

自己刚才为毛要嘴贱说那么一句?

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欲哭无泪的回到办公室拿起外套和包,走出门的时候,又觉得不妥,转身去了总裁办。

“染染,我们换一件外套吧。”唐绵绵小声的对付染染说道。

“为什么?我的外套都是地摊货,你那外套可都是大牌,这交易不划算,你不会是觉得钱没处花,所以这样浪费吧?”付染染戒备的看着她,对她的行为十分不理解。

唐绵绵囧了又囧。

付染染的想象力还能再丰富点吗?

“叫你给你就给,那么啰嗦做什么?快点!”

付染染看了看她手里的紫色风衣,最后同意这个交易,将自己的浅咖的毛呢外套递了过去。

唐绵绵马上套上,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谢谢了啊,我的好基友。”

付染染直接给了一个字,“滚!”

于是,她滚下了停车场。

当龙夜爵见到她身上的衣服之时,整个表情又不好了,沉着脸问道,“唐秘书,我记得你早上穿的不是这件衣服。”

唐绵绵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问出口,呆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特别是其他几个高管那惊掉大牙的模样。

他们的BOSS,居然在关心一个秘书的外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