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七十五章 你要不要也喜欢

“……”

依旧是静默无声,好像根本就没听到她的话一样。

可唐绵绵知道,这男人是在生气,在矫情。

还在为自己刚才拒绝他而生气,真行!

果然,在这方面,男人都是小气的。

可唐绵绵对付生气的人,自然是有妙招,她打开手机,在上面吧嗒吧嗒的打着字。

男人没听到她声音,从电脑屏幕折射上看了一眼,发现她竟然在玩儿手机。

原本刚要飞扬起来的唇角,又沉了下去,心情自然也不太美丽。

哗啦哗啦的翻看着文件,故意弄出一些声响。

可玩着手机的女人,依旧玩得不亦乐乎。

好像根本就没看到注意到他!

这怎么可以!!

龙夜爵心情差到爆,文件也没办法看进去了,正打算跟小女人好好的争论一番,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是简讯的声音……

他的手机简讯向来都少,除了移动公司,就没任何简讯了。

这个点儿,应该不是移动公司吧。

他回眸看了一眼唐绵绵,发现她再度往被子里钻了进去。

黑眸沉了沉,明白了几分,便拿起手机打开简讯看了起来。

备注名字是老婆。

果然是她发的。

龙夜爵手指一划,打开了简讯。

【老婆:蜘蛛爱上了蝴蝶,可蝴蝶却拒绝了它,蜘蛛问,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蝴蝶说:我妈说了,整天在网上混的,都不是好人。】

龙夜爵不动声色的将手机锁屏,再次拿起文件翻看起来,但嘴角已经有些维扬,只是背着唐绵绵,她没发现而已。

没得到回应,唐绵绵探出被子看了一下男人的背影,发现他根本就若无其事。

作为笑话大王的小绵羊,怎么能接受这样的冷场。

她较起劲来,拿着手机继续逗弄某人。

【老婆:朋友圈劝我今年别买路虎了,二百万也是开十几年报废,不如买个Q5,开三年卖还能值二十多万,添几万还能买个新车。

朋友还劝我去三亚买个商铺,一脸租几十万就够我零花钱,以后夏天在江城,冬天去三亚,活得健康些……

再弄个游艇,私人码头海钓……

我感觉他说得很有道理,决定就这么办!

现在万事俱备,就看双色球了!】

龙夜爵看完,嘴角不自在的抽搐了几下。

但还是没有马上给反应。

唐绵绵一咬牙,打算放狠料了。

啪嗒啪嗒的打字声再度响起。

没一会儿,龙夜爵的手机就响起,他照例是淡定的打开手机。

原本沉冷的脸,在看到这则笑话之后,再也淡定不了,猛然转身,扑向床上的女人。

伴随着的是他的咆哮,“唐绵绵,你胆子肥了是不是?”

唐绵绵在他怀里撑起头来,红扑扑的小脸十分可爱,表情也十分无辜,“是你自己想歪了,我那个是很纯洁的笑话。”

“那你说说,怎么纯洁了?”

男人的眸子一片火热,要不是自己自制力强悍,真想将这女人就地正法。

唐绵绵拿着手机念了起来,“你看,女人问男人,你猜我们喜欢男人什么东西大?什么东西粗?什么东西硬?这有什么嘛……”

“……”

龙夜爵将脸埋在她的颈窝处,嗓音低沉暗哑,魅惑无比的反问她,“你说呢?”

本来还理直气壮的唐绵绵,在听到他这样的文化之后,一下子红了脸。

再加上他滚热的气息正喷洒在她的敏感处,这种撩拨,完全让人把持不住。

她暗自掐了自己一把,才急忙回神,清了一下嗓子才回答道,“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是很纯洁的人!告诉你把,女人喜欢男人财大,气粗,腰杆硬!'

龙夜爵,“……”

这女人不只是让他咬牙切齿了!

她这冷水浇得……

唐绵绵很无辜的面对着他的愤怒,“真的是你自己想歪了。”

“那你呢?喜欢我的财大气粗腰杆硬吗?”

“额……”

这算不算给自己挖了个坑?

面对他炙热的眼神,唐绵绵只能左右回避,“都,都喜欢啊。”

只要是他,都喜欢。

龙夜爵翘起唇角,“其实,我有更大,更粗,更硬的,你要不要也喜欢。”

“流氓!”

下次她再也不要说这种笑话了,最后被坑的一定是自己!

***

爵式两位空降职员在各自请假了好几天之后,终于回归。

这让原本就八卦的总裁办乃至整个爵式,都是心酸酸,眼红红。

有特权就是好,没事儿请个假,还不用经过大老板的同意。

休息室里,coco跟Cindy抱怨,“那个唐绵绵跟付染染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为什么可以三天打渔两天晒网还不被开除?太不公平了。”

Cindy淡淡的笑了笑,“做好自己的事情吧,没事不要抱怨。”

coco其实想不过,又听到Cindy这样说,更加不平衡了,“公司都谣传,唐绵绵是安特助的女朋友,付染染是老板的情人,这是真的吗?Cindy姐跟老板和安特助都比较熟悉,你看出点什么了没?”

Cindy有些茫然。

怎么弄反了?

不过她并不打算说出来,毕竟这也是老板的意思,“别打听了,好好做你自己的,你知道老板最讨厌办公室八卦了,小心被人举报了,你这高薪职位可就不保了。”

coco吐吐舌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没其他人,才松了口气,“也是,以后不能再说了。”

Cindy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明白就好,走了,会议马上要开始了。”

“好。”

二人走出茶水间,没注意到一旁的两个人。

唐绵绵端着杯子茫然着,付染染则是不停的翻白眼。

听一次这样的八卦,可以当做是耳边风。

可听第二次,那就真的有问题了。

付染染斜了一眼唐绵绵,“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我肚子里的孩子都得是老板的了,你还不打算公布你跟BOSS的关系吗?”

唐绵绵低着头喝水,明显是逃避的意思,“能瞒多久,是多久……”

“你到是撇清关系了,我呢?我以后还要嫁人的好不好?”付染染半开玩笑的说道。

“祁云墨跟你求婚了吗?”

一听到祁云墨的名字,付染染心情就分外不好,“别跟我提他,我跟他不熟。”

“不熟能怀上孩子?”唐绵绵嘀咕了一句。

换来的是付染染暴躁,“唐绵绵!我这是在说你的事情,你少给我歪楼!”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她赶紧认错,不然一会儿倒霉的是自己。

再说了,她是孕妇,自己让着,这是美德。

美德!

“我真替大老板捉急,你这温温吞吞的样子,不给人家大老板正名,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付染染抱着双臂,为龙夜爵打抱不平。

唐绵绵心虚不已,“其实……其实我就是觉得,我跟他之间,好像太不真实了,说不定哪一天就分道扬镳了,不公布对他对我都好。”

付染染瞪大眼睛,“你居然还想着要分道扬镳?”

“不是我想,就是感觉。”她埋着头心情低落。

这是自己一直担心的。

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交友圈子,以及消费理念之类的,她都能感觉到强大的差异。

再加上龙家那么多人不看好她,自卑就那么不可遏制的蔓延了,她自然而然的觉得,搞不好自己跟他,早晚会分手。

“你那什么破感觉啊,你扪心自问,你对他没感觉吗?”付染染对唐绵绵这温吞的性子只能翻白眼了。

“有感觉,但是……”

“有感觉其他什么都不是问题了,只要你爱他,他爱你,不就好了?”她简直无力吐槽。

换做是她,爱就爱,不爱就不爱,哪里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是他没说过他爱我啊。”

“……”

这对话,完全没办法继续了。

付染染揉揉眉心,打算好好的开导一下这个温吞的小绵羊,拉着她到一旁坐下,仔细,认真的说道,“男人有时候,并不擅长说甜言蜜语,你要从他的一言一行,和对你的态度之中感觉,他对你是不是上心,是不是在乎,这些都是爱的表现。”

“好像,是有那个意思。”唐绵绵认真思考起来,“他为了我,跟妹妹翻脸,还为难了她,为了我甘愿不正名,我受伤了,他也是最担心的那个,你这么一说,是有些那个意思。”

付染染现在是白眼都懒得翻了,“所以呢?你还要做缩头乌龟吗?”

“可是我在意的不是这个,你看我这个手机,你知道多少钱吗?”她拿着龙夜爵买的手机给付染染看,“两百多万,我从来都没想过要用这么值钱的东西!你说这不是差距是什么?”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差距啊。”付染染松了口气,拿着那手机看了看,“唐绵绵你的认知就不对,男人挣钱来是做什么的?”

她摇摇头,无辜的看着她。

“挣钱来是给女人花的!他挣钱来给你花,这不是理所当然吗?难道不给老婆花,拿去给那些小三啊二奶花啊?”

“呸呸呸,别瞎说。”

“你看你,接受不了了吧?就知道你在乎他!”付染染取笑起来。

唐绵绵红了脸,从她手中夺走手机,“可我总是不安,总觉得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呀,就是瞎操心,这个世界是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呢,征服男人,你征服了龙夜爵,那些钱不是他的,是你的!你这么想,不就花得心安理得了?”付染染向来都是段子高手,说的话,也是妙语连珠。

唐绵绵整个人就斯巴达了。

这是……什么理论?

男人征服世界?

女人征服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