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七十三章 唐绵绵不要离开我

唐绵绵往后一缩,双手捂住嘴巴,只留下一双眼睛,指控着他。

龙夜爵虽然不介意再吻一次,但见到她那样子,也只能笑笑,“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啥?”唐绵绵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还会做吃的?”

她以为,像他这样的大少爷,是食指不沾阳春水的,居然还会做吃的。

不会毒死人吧?

“毒不死人,放心好了。”男人好像看穿了她的想法,戳穿了她。

小绵羊一囧,将整个身子都埋进被子里了。

每一次被看穿心思,她都因为这男人会读心术了。

虽然他保证过了,唐绵绵也没报什么希望,但当他端着一碗香糯可口的小米粥上来时,小绵延还是惊艳了。

小米粥清甜的香味,让人很有食欲。

再加上男人本来就生得秀色可餐,这绝佳的搭配,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唐绵绵迫不及待的结果小米粥,试了一下温度,刚好达到不烫口的温度。

真怀疑这男人提前吹凉了。

“你喝点粥,然后睡觉,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下。”

“出去?现在?”唐绵绵意外了一下。

虽然不是很晚,但也天黑了。

难道他还有事?

“嗯,现在,一会就好,你自己在家要乖一点。”龙夜爵捏了一下她的脸,嘱咐着。

难得他这么柔和的语气,唐绵绵乖巧的点点头。

男人这才拿着外套,出了房间。

原本扬着的笑容,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瞬间沉了下来。

眼神冷冽得没有一丝温度,甚至带着一点狠戾,扣上西服的最后一颗扣子,便冷然的下楼出了海天一线。

目的地,龙家老宅。

唐绵绵喝完了属于老公做给自己的第一次吃的,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把玩手机。

白天受到的伤害,似乎在一碗香甜小米粥之后,完全被赶走,丝毫没有受影响。

玩了一会有些,觉得很无聊,又放下手机,呆呆的看了一会天花板……

看完天花板,又趴在床上看新闻……

新闻看完,又刷微博……

总是觉得时间好漫长,她都不知道是第几次看着房门了,真期望下一次,就能听到外面响起属于龙夜爵的脚步声。

等了大概两小时,还是没有回来,她悻悻然的放下手机,撅嘴抱怨,“还说一会儿就回来,这都两小时了,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叹了口气,她将耳机塞进耳朵里,开始数绵羊,睡觉觉。

辗转反侧了好久,她终于睡着。

而男人也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看着床上酣睡着的她,原本阴郁的心情,一下子就清亮起来,仿佛最阴暗的角落,照耀到了阳光一样,开始充满温暖,而不在是阴暗潮湿。

他坐在床边,仔细的看着她,用自己所有的感官,将她深刻铭记。

“唐绵绵,你一定不要离开我。”他开了口,声线有些微颤。

如果唐绵绵此时清醒的话,绝对会认为自己是幻听了。

唐绵绵睡得真好,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将自己抱进怀里,冰凉的触感让她颤了一下,嘴里吐出呓语,似乎是在抗议。

可男人依旧没有松开,刚洗过澡的湿气,让全身冰凉,但抱她在怀里,就能慢慢温暖起来。

就会发现,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冷血动物。

一阵短暂的冰凉之后,开始慢慢回暖起来,唐绵绵也不在抗拒,就这么娇小的窝在他怀里,再度陷入沉睡之中。

微暖的的灯光中,龙夜爵那清冷的轮廓,似乎都柔和了许多。

他深深的吻了一下她的颈项,再将自己的脸,埋在她的肩窝里,就这么一直感受着她的存在。

***

翌日是周末,唐绵绵的脚崴了,龙夜爵直接招了医生到海天一线来*。

沈少恭便是那个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苦逼医生了。

他一边给唐绵绵看着脚,一边不忘为自己抱屈,“我一个金牌外科医生,你让我来看这些跌打损伤,还当真是不客气啊。”

龙夜爵抱着双臂,面色淡淡,“少废话,让你看你就看,那么啰嗦做什么?”

沈少恭那叫一个委屈啊。

误交损友什么的,真的很烦躁啊。

经过了一晚,脚上的红肿基本消失,痛感也只有一点,不用力根本感受不出来,唐绵绵一个劲的说自己没事了。

沈少恭很认真缜密的做了检查之后,将最完整的报告教导龙夜爵手上,才说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滚了。”他的语气依旧是那么不客气。

于是,沈少恭滚了。

不敢招惹这太子爷,更不敢跟太子爷作对,那结果,绝对是会后悔终生的。

“怎么样?没事了吧?”唐绵绵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希望能听到一个放心的字眼。

就怕他还说有事儿,自己可就只能这么躺着,躺着……

那会要了她的小命的!

“的确是没事了。”龙夜爵说了一句让她大松一口气的话,“那就好,那就好。”

“但是你身子还很虚,依旧不能下床。”

“……”

晴天霹雳啊!!

在男人下楼做饭之后,她在那后悔得捶床。

当病人也是很痛苦的,懂不懂!

趁龙夜爵去做早餐了,唐绵绵拿起手机给老宅打电话,希望给爷爷报个平安,毕竟自己昨晚没回去,害怕老爷子担心。

电话是徐全接起的,听到是唐绵绵,恭恭敬敬的将电话转给了老爷子。

老爷子似乎心情不大好,语气不像往日那么轻松,“绵绵啊,病好点了吗?”

“好了,没什么大事。”唐绵绵心里一暖,柔声说道。

不过随即心里也觉得奇怪,爷爷怎么知道自己受伤了?

难道是龙若水说的?

不该吧,她肯定想隐瞒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告诉爷爷呢。

“没事就好,省的那小子又发疯。”龙振飞骂了一句。

唐绵绵有些没听明白。

爷爷这是在说谁呢?

“你就安心养病吧,养好了,再回来,你们一走啊,老宅都冷清了好多。”

“好,我会回来的。”唐绵绵应诺道,“我打电话来就是给你说一下,我们可能要在这边住两天。”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嘛,都希望有自己的二人世界,爷爷不是迂腐的人,不会笑你的。”

“……”

这……还不算笑吗?

唐绵绵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爷爷,你说道哪里去了。”

怎么最近听到的都是二人世界的话,她跟龙夜爵,真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爷爷说的是正经事,你们啊,早点给爷爷生个重孙子,爷爷就高兴了。”

“……爷爷。”她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要是让那小子知道,不知道又要怎样愤怒了,我还有事,先挂了。”龙振飞也不多说,逗趣完几句,便挂了电话。

徐全看着老爷从接起电话时的满面笑容,到挂上电话后的唉声叹气,只能劝解,“老爷,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不要操心那么多了。”

“不操心怎么行?这个家,哪一个不让我操心?”龙振飞沉着脸,恢复了冷峻。

徐全还想说些什么,门外就传来了阵阵哭泣声。

人未到,声先到。

“爷爷,爷爷,大哥这样做太过分了。”龙若水冲了进来,双眼泛红,一把扑在了龙振飞的怀里,跪在他面前告状,“大哥居然断掉了我所有的信用卡,怎么可以这么过分?我怎么说也是龙家的小姐,以后出去都没钱,多丢人啊。”

“是龙家的小姐,就可以浪费奢侈了?”老爷子沉着脸教训。

龙若水委屈的咬着唇,“爷爷,你也要教训我吗?我昨晚都差点被大哥打了,你看我的膝盖,跪了一晚,好痛啊。”

龙若水抱着自己膝盖上的青紫,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本以为会没事,可谁知道大哥忽然回来,逮着她就要算账。

她自然而然的以为是唐绵绵跟龙夜爵告状了,气得当场跟龙夜爵反了起来。

可龙夜爵却一口咬定是她做的,这让龙若水受伤不已。

更过分的是,他还当着众人的面,教训了她。

让她毫无脸面,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那个唐绵绵而已。

现在好了,她成了龙家上上下下所有人的笑柄了,连朱文怡都觉得她做得太过分了。

没有了任何人的支持,龙若水被龙夜爵罚跪了一个晚上。

一双腿,差点跪断。

这会儿好不容易得到了赦免,急急忙忙的跑来跟龙振飞告状,以为爷爷至少会怜惜一下。

可现在看来,爷爷的心,也全部都在唐绵绵身上,根本没将她这个亲孙女放在心里。

这可叫她十分受伤。

龙振飞对她的哭诉爱理不理,“你还好意思跟我告状?难道你自己都还没意思到,你自己做错了吗?”

“我哪里做错了,她自己受伤,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做的。”龙若水到现在,都还一口咬定唐绵绵受伤的事情跟自己没关。

可她却不知道,龙振飞跟龙夜爵都认为是她做的。

她的满腹委屈,找不大地方哭诉,只能又怨恨到唐绵绵身上了。

“你当你大哥是冤枉你吗?你大哥如果没这个证据,会冤枉你吗?你啊,做事情长点脑子好不好?什么家嫁人?什么叫外人,你给我搞清楚了,再来找我告状。”

龙振飞见她还是那执迷不悟的样子,十分失望。

作为龙家的子女,最重要的就算要维护龙家。

这一点,他对他们一直都是耳提面命。

其他的人都做得很好,反而是这个龙家的小公主,一点都看不明白。

龙若水委屈的掉眼泪,却不敢再说了。

爷爷的脾性她是知道的,自己再哭诉下去,很有可能更倒霉。

“昨天的事情,如果被记者拍去,你知不知道会给龙家带来怎么样的风暴?”

(抱歉,白天有事,晚上才回来更新,还有一更,很快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