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七十一章 乱得很有节奏

唐绵绵心里想着龙夜爵快来了,所以便急急忙忙的出来。

可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门打不开了!

急忙拍了好几下,洗手间的门还是纹风不动。

应该是外面被人扣住了!

这是谁跟她开这么打的玩笑啊?

她着急起来,试着摇晃了好几下,可还是没什么用,只能开始呼救起来。

但这种高级商场人流量本来就很少,更何况现在这个点,正好是午餐时间,差不多都去吃饭了。

她急得满头大汗,只能试着看能不能爬出去了。

好在小时候练就了一身的爬墙本领,试了好几下,终于爬到了上面,还没来得及掰住门板跃过去,就被人从外面一盆冰水给浇了过来。

她被浇得猝不及防,重重的跌落下去。

滑腻的地板,让她一下子就崴了脚,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一阵呼痛声响起,一张小脸都拧了起来。

“是……是谁啊?”她痛得说话都是有气无力,但还是咬着牙问道。

门外没有任何声音,好像刚才那一桶冰水是自发淋进来的一样。

她惨白着小脸,问了好几次,但都是无人回答。

只能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想要爬上去看一看,可脚崴了,根本使不上力,只能坐在地上浑身发颤。

已经是初冬时节了,这样的一盆冰水浇下来,就算是个彪悍大汉,都扛不住。

更何况她呢?

再加上亲戚造访,根本就碰不得这些冰的。

没多会便只觉得浑身都开始冰凉起来,牙齿咯咯作响。

叫人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到最后只为了保存体力,而抱着自己不再呼救了。

心里只祈祷着能有工作人员或者是其他人进来发现她。

可时间越久,她越冷,小腹的胀痛也开始越明显。

但外面却越来也安静。

自己这么久没回去,难道龙若水他们就不知道来找自己吗?

她又想到了龙夜爵之前的玩笑之话……

唇角牵扯起来,苦笑了一下。

果然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如果是付染染在这儿,她肯定又要跳脚骂自己了吧。

又累又饿冷又痛,任何糟糕的事情都发生了,她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眼前的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但心里想的那个人却越来越清晰起来。

龙夜爵,这一次,你能找到我吗?

就像上一次自己被绑架走失了一样,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她吗?

***

龙夜爵赶到美艺购物中心,却没见到唐绵绵。

打电话却是龙若水接起的,龙若水还在跟他抱怨,说唐绵绵丢下她们自己去逛了。

进了美艺,好不容易找到了龙若水跟苏宛如,第一时间便是询问唐绵绵。

“哥,你看,嫂子也太过分了,我们都在这等好久了,肚子好饿。”龙若水噘着唇跟龙夜爵抱怨。

“她到底去哪里了?”龙夜爵直接无视她的抱怨,一心只想着唐绵绵。

龙若水撇撇嘴,有些不情愿,“她说去洗手间,可我们去洗手间找了,都没找到,肯定是逛街去了,见到好东西就忘记了我们还在这等着呢,现在都一点多了,我们肚子都饿了。”

龙夜爵微微垂眸,瞥见她身后的果汁。

那是属于一家茶餐厅的果汁!

眼神黯了黯,便拿过她手里的电话,一边拨通了祁云墨的电话,“墨,是我,帮我调一下你们B区美艺购物广场的监控,我找个人。”

祁云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要找的人是谁,便半开玩笑的说道,“你不是那么宝贝你老婆吗?怎么?居然走丢了?”

“别废话!”

祁云墨收到警告,赶紧说道,“好好好,我这就给保安室打电话,你现在在哪里?”

“三楼皮具专区。”龙夜爵报上了自己所在的地点,这才收了电话。

龙若水本身是有些紧张的,但苏宛如握着她的手,给她宽了心。

没一会儿,保安室的人急急忙忙的赶来,带着龙夜爵去了监控室。

龙若水这才松了口气,拍着胸部说道,“好险,还好你发现她手机里面有通话记录,估计我大哥会来。”

她们才进了茶餐厅打算点餐,苏宛如便发现了通话记录,估摸着是龙夜爵药来接唐绵绵了,便带着她急急忙忙的赶回来。

恰好接到了龙夜爵的电话。

“我已经找人抹掉了我们溜走的画面了。”苏宛如做得十分缜密,好在自己在这儿有熟人。

“那就好。”龙若水更是放心了。

本来是想让唐绵绵吃个亏的,哪知道龙夜爵会忽然赶来。

苏宛如第一时间想到了这是祁云墨的购物广场,必定回去调监控,便在第一时间给自己的朋友发了消息,让抹掉她们溜走的画面,以防被龙夜爵察觉到猫腻,洗脱两人的嫌疑。

龙夜爵现在一门心思扑在了找唐绵绵的身上,自然是没时间追查这件事情,她也稍稍放了心。

龙夜爵从监控室出来,一脸阴沉。

龙若水一看到自己大哥这表情,就有些后怕,但还是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了?找到大嫂了吗?”

“找到了。”他声线很冷,黑眸深不见底。

苏宛如想要从那眼眸中探寻有些信息,但却终究不得不淹没在那汪无边的深邃之中。

“在,在哪里?”龙若水自然心虚。

“医院。”

紧抿的薄唇说出两个字,人已经往电梯走去。

龙若水心里一惊,什么时候去的医院?

是受伤了?

为什么她们没发现?

她担忧的看了一眼苏宛如,后者则是拍拍她的肩膀安抚她,“跟过去看看。”

“好。”当下,也只有这样了。

沈氏医院。

沈少恭对于自己三番四次的见到这个唐绵绵,已经有些麻木了。

按理说,她是龙夜爵的老婆,依照龙夜爵那护短的性子,自然是宝贝得不得了。

可为什么总是受伤呢?

而且这一次,居然是龙夜辰将她送来的。

这两人,是叔嫂关系吧!

啧啧……

这关系,乱得很有节奏啊!

龙夜辰对唐绵绵的关心,不亚于龙夜爵,他一直跟上跟下的忙着关于她的事情,一刻都没有停下过。

沈少恭大致的检查了一下,才说道,“没什么大碍,就是脚崴了,还有生理期遭遇冰水,估计会体虚一阵,需要好好的调养了,这对女人来说,可是一种大损伤啊。”

龙夜辰僵着脸点头,眼底有着几分阴鸷。

沈少恭一边写着病历记录,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龙夜爵怎么没来?”

“我还没来得及通知他。”龙夜辰冷然的回答,目光却十分的森冷。

在沈少恭探究的视线之中,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自己大哥的电话,“大哥,嫂子生病了,在医院。”

“我知道。”龙夜爵的声音几乎是跟着电话里的声音同步。

龙夜辰一回头,便看到行色匆匆而来的龙夜爵。

面色比他跟沉,目光,比他更冷。

见到沈少恭,第一时间询问了情况。

沈少恭的话,让他稍稍安心下来,便一言不发的坐在了病床前,握着她的手,不再松开。

这样的情况,几天前才经历过。

那时,也是龙夜辰救了唐绵绵,找了医生,自己却是后面一个到的。

现在,仿佛旧事重演。

但握住唐绵绵手的人,永远都只有他。

龙夜辰握紧了拳头,碍于沈少恭在这里,并没有像上次一样,说太难听的话。

沈少恭吩咐了一下,便出了病房。

龙夜爵抬眸看向一言不发的龙夜辰,冷淡的说了一句谢谢。

龙夜爵极少对人说这个字。

哪怕是上一次,都没说过。

但这一次,他很清晰的告诉了龙夜辰。

可这一句谢谢,却是那么的难听!

一种将他们,与自己清清楚楚的划分开来。

他龙夜爵能代替唐绵绵跟自己说谢谢,而自己,永远都不会有立场。

这种感觉,十分不好。

他咬着牙,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才淡淡的说道,“本以为你会很珍惜你身边的女人,但到头来却是不断的伤害。”

这句话,比上一次的更重!

他不是报复,只是真正的这么觉得。

龙夜爵眼眸没有任何的温度,也深邃得让人窥不见任何的情绪。

龙夜辰噙着冷笑,“怎么?无话可说了吗?”

“龙夜辰,我的事情,请你以后不要插手!”

这是警告!

是属于他龙夜爵的警告!

这不是他第一次对他的警告,但确实语气最凝重的一次。

龙夜辰冷笑起来,“那可由不得你!”

龙夜爵忽然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带着勃然的愤怒。

连带着将身后的椅子也打翻,弄出了一阵异响。

但却丝毫没影响他冷冽的气势。

他走上前,逼视着他,一字一句冷戾开口,“人,要有自知之明!不是你的,就永远都不是你的!”

龙夜辰被戳到了痛处,脸色瞬间便得十分难看,眼神带着强烈的恨意瞪着他,“好一个自知之明,这句话,总有一天,我会还给你的!”

“那就等你有这么一天的时候,再来跟我说这句话。”男人面色冷淡,嘴角有着几分嘲弄的弧度。

咬咬牙,龙夜辰最终转身走掉。

的确如龙夜爵所说,他现在,没有资格去跟龙夜爵叫板!

他是庶出,是二房的儿子。

是比他晚出生几天的人。

也就是这晚了的几天,注定是一个天差一个地别。

龙家所有的,最好的,都会给他。

而自己,永远都只是被忽视的那一个。

连八年前,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也只有他被赶出龙家,在国外呆了八年才能回来。

而他龙夜爵,依旧高高在上,是龙家不可取代,众星拱月的太子爷。

悬殊,从来都存在!

但他发誓,总有一天,他会爬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