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六十三章 祸国倾城龙夜爵

龙夜爵凑了过去,大有好好吻一场的趋势,办公室门却被敲响,打断了二人这甜蜜的节奏。

龙夜爵咬了一下牙,眼睁睁的看着怀里的女人溜走,这才压抑着开口,“进来。”

Cindy公式化的表情出现在了门口,拿着财务部新送过来的奖金申请表走了进来,“BOSS,这是上月的奖金明细,请你过目一下。”

奖金?

龙夜爵面无表情的接了过来,随意的翻了翻,“上月的绩效虽然不错,但还达不到申请标准,这份申请表先放在我这儿,等他们把营业额提升到我的标准再说。”

说完,他站起身子,往办公桌走去,不时看看休息室的大门。

那眼神,贼饿。

Cindy有点转不过弯来,老板今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所以她才让财务部赶紧把表格做出来的。

怎么……又变天了?

达到他的标准再申请?

依她看,还是撞墙比较现实。

茫然的出了办公室,她在想,怎么去通知财务部,这个噩耗。

唐绵绵拿着平板在休息室玩着,不敢再出去挑拨某人。

万一他真的狼性大发什么的,她可是真抵抗不了。

**

因为不能提前回去,唐绵绵稍微有些郁闷,特别是一会怎么上车?

总不能在大厦门口,光明正大的上老板的车吧?

那要是让其他人看到,肯定会想很多很多的。

虽然她是确确实实嫁给了龙夜爵,但两人身份的悬殊,总会惹来很多的非议。

这种流言,对他到是没什么伤害,可对她而言,就是一种变相的人身攻击了。

她陷入了纠结。

龙夜爵叫了她两声,她都没听见。

男人抬起眼眸,看向陷入思绪的某人,微微挑眉,“在我面前还走神,这是我的魅力太差劲了吗?需不需要我证明一下?”

“啊?”唐绵绵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愣的看着他一步步逼近。

俊脸在自己面前逐一放大……

她脑中警铃大响,赶紧退了一步,“不用,不用,你已经魅力无边,祸国倾城了。”

“祸国倾城到不用,我只想祸你。”

“……”

她能说,已经被祸了吗?

“怎么?看你为难的,下班了还不高兴?”

龙夜爵拿起外套穿上,修长的十指正扣着西服的扣子。

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犹如一种行为艺术,让人惊艳无比。

唐绵绵已经看过很多次,却依旧把持不住的被吸引,吞咽了一口口水,才忐忑的说道,“一会坐车,我怕被人看到。”

男人扣扣子的动作顿了一下,眼神微眯,“你不愿意公布我们的关系也就算了,居然还觉得我见不得人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慌忙解释,就还怕他误会。

哪里是他见不得人?

明明是自己见不得人!

浓浓的自卑啊!

“傻女人,一会儿坐我的电梯,能直达地下停车场,那里没多少人的。”

唐绵绵一听,原本担忧的表情,一下子就舒展开来,“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没办法,人太笨。”男人慵懒的丢了一句。

唐绵绵囧了一下,有些不服,“你这是人身攻击了。”

“人身攻击?”男人邪气的挑眉,“在我这儿,人身攻击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她没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还追问道,“那是什么含义?”

人身攻击,不就是人身攻击吗?

还能有什么其他意思不成?

男人邪魅一笑,薄唇微勾,“人身——攻击!”

“……”

知道内涵的她,一下子就红了脸,娇恼的骂了一句,“龙夜爵,你能不能正经点啊!”

“我很正经了,到现在都还没对你人身攻击。”

“……”

她不是对手,不是对手……

唐绵绵哭晕在厕所。

总裁专用电梯,一般都是龙夜爵乘坐,有专一的密码。

为了方便唐绵绵乘坐,他把密码告诉了她,“密码是870214,记住了,以后自己坐这个。”

唐绵绵记下了密码,但却没放在心上。

除非是必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坐这专用电梯,这无疑是给自己找话题嘛,她才不傻。

真如龙夜爵所说,直达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避开了很多人的耳目,但也碰上了几个高层主管。

为此,她只能低着头,再低头……

恨不得将头给埋进胸里。

偏偏那些人见到龙夜爵,都要很恭敬的行礼,“老板。”

龙夜爵微微点头,在众人的目光中,带着唐绵绵上了他那辆阿斯顿马丁。

唐绵绵尴尬的想了一个解释,“我是……我是老板家的钟点阿姨,你们不要误会啊。”

龙夜爵唇角抽了一下,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加大油门,狂飙了出去。

唐绵绵惊魂未定,拽着扶手问道,“你干嘛,我还没解释清楚。”

“你不知道越解释,越心虚吗?”

唐绵绵囧了一下,仔细的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话,好像……是这样的!

“那怎么办?他们知道了,会不会说出去?”小绵羊担忧无比。

龙夜爵对她这碎碎念的样子,已经有些无奈了,“知道就知道了,有什么好担忧的?”

虽然他心情还是不爽……

唐绵绵叹着气,没在多说。

他肯定不懂自己的心情,所以理解不了她为何这么担忧。

晚餐的时候,龙家的人虽然没到齐,但因为有了龙夜爵跟唐绵绵,也比平日要丰盛。

看到和好如初的二人,龙振飞自然是心情大好,还让厨房加了菜。

朱文怡一直表情不佳,应该还在惦记着龙夜爵为她出头的事情。

而龙若水的眼睛泛红,估计是受了委屈。

苏宛如不时给她夹菜添饭,好闺蜜的身份表现得很好。

晚餐之后,大家都在厅里休闲着。

老爷子又逮着唐绵绵下围棋。

唐绵绵不好拒绝,只好答应。

龙夜爵显然不乐意,拉着脸想拒绝,可唐绵绵已经接过黑子开始对弈起来。

龙振飞是经常下棋的人,棋艺自然不在话下。

才走了一小会儿,龙夜爵便看出了端倪,为了能让老婆早点回去陪自己,他凑了过去,“我帮你。”

“不行!”老爷子想也不想的拒绝。

开玩笑,龙夜爵虽然不经常碰这些东西,但棋艺却是十分出众的。

吃过他亏的龙振飞,自然不愿意跟他下。

“下棋怎么能让旁人帮着呢?这对不公平?”龙振飞冷哼着。

龙夜爵扬唇笑了起来,“爷爷,跟你下棋的是我老婆,不是旁人,我跟她是一体的,不存在着帮衬的关系。”

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这套歪理,我才不吃,反正你不能插手。”

唐绵绵见老爷子似乎不高兴,便劝龙夜爵,“你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那怎么可以?!

没有她回去,自己回去有什么意义?

龙夜爵想也不想的拒绝,“我不回去。爷爷不让我插手,是因为他棋艺不如我,所以不敢让我插手。”

“胡说!”

龙振飞驰骋江城市商场几十年,那脾气,杠杠的。

要强自然不在话下。

怎么可能允许这种刺激?

龙夜爵是早就拿捏好老爷子的性子,所以故意用了激将法,薄唇一扬,“那不然你怎么不让我插手?”

“我是怕你输得倾家荡产。”老爷子还在固执着。

“我都不怕输,你怕什么?”

“……”

找不到理由推脱,他只能死要面子了,“是你说的,一会输了,可别说爷爷没手下留情。”

龙夜爵会心一笑,“好叻。”

于是,后面的互动便变成了唐绵绵围观,龙夜爵跟老爷子对弈了。

龙夜爵的棋艺的确不错,只走了几步,她便欣赏不已。

这棋艺,若是回去跟自己爸爸对弈一下,肯定很精彩。

她已经在描绘这么一副和谐的画面了……

如果拉了龙夜爵去跟老爸下棋,搞不好老爸就不那么生气了。

嗯,是个不错的法子!

这边三人的其乐融融,可眼红了一群人。

特别是龙若水。

哪怕她是龙振飞的亲孙女,可却从来没得到爷爷的青睐过。

不管她做任何事情,爷爷总是一副瞧不起的样子,从小到大,那自尊心被打击得不行。

这会看到唐绵绵这么受宠,自然是心里不平衡了,语气酸酸的说道,“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诡计,让我们家最难搞的两个人,都被她俘获了。”

龙家最难搞的,一个是老爷子,一个便是龙夜爵了。

可现在,这两人对唐绵绵,都是各种好,她除了嫉妒,还是嫉妒。

朱文怡表情不佳的扯了她一把,“还不是你自己不争气、”

“妈……”龙若水有些不甘心了,愠怒跃于脸上,“明明就是他们偏心,对一个外人好,都不对我好。”

“好了,你也别忘了,她还救过你。”朱文怡就事论事。

一提这茬,龙若水不高兴了,“谁知道是不是她自己自导自演的?不然怎么会被那些人又放了?”

“你可别瞎说!”朱文怡紧张的看了一眼老爷子那边,就怕被听到这句抱怨,不然龙若水又得倒霉了。

龙若水心有不甘,嘟囔了一句,“本来就是嘛,既然被绑走了,为什么没要钱,不提任何要求,便把她给放了?”

朱文怡眼眸沉了几分,眉头微微紧了起来。

似乎被龙若水的怀疑,给勾起了疑惑。

龙若水见此情况,更加勤快的煽风点火,“我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当时我们被大哥赶下车,说不定就是她算计的,不然大哥怎么可能赶我们下车嘛,而且很凑巧,刚被赶下车没多久,我们就被绑架了,这会不会太巧合?”

“是这样吗?”

朱文怡有些理解不过来,“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