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六十一章 打断了他的好事

“哟,唐绵绵,居然学会反击了,看来是最近夫妻生活滋润啊?瞧大老板给你养得,白白胖胖的,是打算把你一口吃掉了吧?”

唐绵绵,“……”

“哟,脸红了,看来是真的被吃了,感觉怎么样?”付染染继续碎一地的节操。

唐绵绵一个枕头丢过去。

“看看看,恼羞成怒了,被我说中了!”

“泥垢了!”唐绵绵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这哪是朋友啊,这是冤家!

付染染知道自己再说,她是真的生气,便也不继续调戏了,而是笑眯眯的问道,“看你这心情,不跟我犟嘴,怎么,有心事?”

唐绵绵重重的点头。

刚才还招架不住她的贫嘴,现在又觉得她真贴心。

所谓好闺蜜,就是这样的吧。

付染染咂咂嘴,“跟你老公的心事?”

“也有。”唐绵绵叹了口气,“刚才在楼下,又碰到了一个人。”

“谁?沈少恭?那可是个潜力股啊。”

“给我歪回来!”唐绵绵对她这歪楼的性子,完全是无力吐槽,“是苏世杰的妹妹,苏拉,以前知道他有这么个妹妹,今儿才算是真的见着。”

“得了,又是苏家,我一听到这个姓我就头痛,这一家子都不是安生的主!”付染染一副苦大情仇的样子,恨不得将苏家的人都给撕了,“你啊,别一直忍让着,你忍着让着,会让对方以为你是软柿子,好捏,知道吗?”

“中是念及旧情面……”

“你顾念了,他呢?他们家呢?”

“……”

唐绵绵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把玩着衣角。

“你啊,就是被你父母保护得太好了,总觉得任何事情都是美好的,大家都是善意的,所以才会被严悠蓝那白莲花给骗了,你得证实一下自己站在什么社会,你的周围又是什么样的人,总不能一直这么单纯下去。”

这番话,算是掏心窝子的话。

唐绵绵重重的点头。

这一点,她一早就明白,只是总是把人往好处想,所以才会一再忍让。

这一次让龙夜爵生气的事情,她也想了很多,总的来说,自己确实应该断个干净。

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自己的老婆,跟前男友还纠纠缠缠的吧?

“当然了,单纯也未必不是坏事,以龙夜爵对你那保护的样子,你这么单纯也没事,但首先得说好,必须得跟苏世杰断得干干净净!”

这一点,付染染再次强调。

她希望好友能幸福,能甩掉过去,跟龙夜爵好好的在一起。

她可以感觉出来龙夜爵对唐绵绵的真心。

只要一个男人对你是真心的,无关富贵,无关身份,两个人相处在一起,便是最好的。

“怎么又说到他了。”唐绵绵小声的嘟囔。

付染染噗嗤一下笑了起来,“又戳中你心窝子了吧?”

唐绵绵脸色一红,不接话了。

付染染都看在眼里,打心眼里为好友高兴。

**

离开医院,原本有些郁闷的唐绵绵,经过付染染这个心灵导师的开导,只觉得自己面前,都是幸福的光明大道。

莫名其妙的,她想到去公司,看看龙夜爵。

因为,她想他了。

这个点是午饭时间,她正好买点午餐去跟他一起吃。

拿着手机想要给他电话,在拨通号码的前一刻,停了下来。

为何不给他一个惊喜呢?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她为自己的想法而愉悦,将手机收了起来,往不远处的美食广场走去。

龙夜爵的胃口很叼,一般饭菜绝对是入不了他的眼了,便选了一家高档餐厅,定制了午餐。

满心欢喜的拧着食盒,往爵式赶去。

之前龙夜爵的同进同出,加之她又是爵式的员工,保安和前台并没有任何的阻拦。

她搭乘电梯,按了总裁办所在的楼层,心里已经在想着一会儿龙夜爵看到自己的表情。

是惊喜,惊讶,还是惊愕,惊吓?

他那冷淡的性子,应该不会有任何的惊字可言吧。

唔,还真是有些迫不及待呢!

因为是公用电梯,进进出出的人很多,唐绵绵也碰到了久违的熟人。

财务部的美嘉和晓月。

见到唐绵绵,二人都是惊喜不已,“绵绵,听说你调到总裁办去了,可羡慕死我们了!”

当初唐绵绵的专业不对口,可是让几个财务部的人都没能明白,她为何会被招进去呢。

现在她有直升到总裁办,那叫一个质的飞跃啊。

唐绵绵尴尬的笑了笑,“运气好,运气好……”

她才不敢说自己是因为嫁给了另一件,才有的这个质的飞跃。

“的确是运气好,我们来公司三年了,可都没见过总裁几次面,你可正幸运。”晓月酸唧唧的说道。

唐绵绵只能默默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这是给安特助带的吧?”美嘉指指她手里的食盒。

唐绵绵先是呆愣了一下,有点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想起被人误会是安义的女朋友,才明白美嘉这句话从何而来。

为了撇清跟龙夜爵的关系,她便点了点头,“是啊,给他带的。”

“你们真幸福。”美嘉又是一阵艳羡。

晓月就没那么的友善了,“虽然安特助也是个潜力股,看比起我们的BOSS,那就差太多了,只要BOSS一天没结婚,我就还有机会!”

美嘉噗嗤一乐,“晓月啊,BOSS就算是结婚了,你也可以做小三的嘛。”

“你才是小三,你们全小区都是小三!”晓月一下子就怒了。

唐绵绵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两人又要斗嘴了,求老天爷放过她吧。

好不容易等二人出了电梯,她次啊觉得世界清静了一点。

电梯停在了总裁办的楼层,唐绵绵紧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提着食盒往里面走去。

总裁办永远都是一副忙碌的样子。

毕竟都是爵式招进来的高学历人才,自然不是简单的人,而且还有一个高效率的老板,她们可一丝一毫都不敢懈怠。

Cindy拿着表格出来,正好碰到了拧着食盒的唐绵绵,先是愣了一下,又才问道,“唐小姐,你不是请假了吗?”

“是啊,我给……送吃的。”她含糊其辞,没直说龙夜爵的名字。

脸上也只能是尴尬的笑容。

Cindy明显有些紧张,先是犹豫了一下,权衡了几秒才说道,“你等一下,我去通知一下。”

通知?

唐绵绵显然有点理解不了这个词语。

她来看龙夜爵,给他送饭来,难道还需要通知一下?

那还有什么惊喜可言?

唐绵绵马上叫住了Cindy,歉意的说道,“不用麻烦你了,你也很忙,我自己进去就成。”

Cindy这下是有些慌了,原本天衣无缝的冷静表情也有了破绽,“我还是去通知吧。”

“真的不用!”

“那个,我觉得通知一下比较好,你知道的,BOSS最讨厌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扰了。”Cindy快哭了。

见她这个表情,唐绵绵不禁怀疑起来,看了看总裁办公室的门,最后问道,“是里面有什么重要客人吗?”

Cindy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正在那为难之际,唐绵绵一句率先往门口走去。

Cindy一慌,马上上前劝解,“唐小姐,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可是总裁的贴身秘书,我进入我的办公领域,这样也不行吗?”

她越是阻拦,唐绵绵越是觉得有蹊跷。

就算是有什么贵客,也不至于这么阻拦着自己啊?

Cindy眼看大势已去,知道自己拦不住她了,只能闭上眼睛,一副等死的样子。

唐绵绵猛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一双试探的眸子往里面扫去。

办公室里萦绕着一股浓浓的香水味道,浓重得都有些刺鼻了。

而那个香水制造者,便是办公桌上坐着的美艳女人。

难怪Cindy要拦着自己!

她可算是明白了。

原来是趁她不在,跟其他女人调情啊?

唐绵绵握紧了手里的食盒,冷冷的瞪着两人。

被人打断,沈小爱很不甘心,咂咂嘴问道,“爵,这是谁啊?居然敢闯你办公室,也太没素质了。”

龙夜爵正被沈小爱缠得头痛,这会儿又被唐绵绵看到,那叫一个郁闷啊!

看小女人那表情,估摸着是吃醋了。

他赶紧站起身来,越过了一脸不悦的沈小爱,直直的走了过来,语气有些意外,“你怎么来了?”

“很意外吧?不好意思,打断了你的好事。”唐绵绵冷冷淡淡的说道。

可表面上越冷,心里则是越乱。

这感觉就好像当日看到苏世杰跟严悠蓝在一张床上那样,难堪,委屈,愤怒。

龙夜爵一听她那语气,就知道这女人是真生气了。

虽然他得忙着解释,但心里也是有些窃喜的。

这小女人为自己吃醋了,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她在乎自己!

这个发现,让他原本紧悬的心,也安稳下来,一把揽住她的腰低笑起来,“的确是打断了我们的好事,所以你可得双倍补偿回来。”

他还好意思笑!!

唐绵绵肺都快气咋了!

这男人脸皮到底是多厚?

居然在这个时候,还这么说话!

沈小爱极少见到龙夜爵对哪个女人这么的和声细语,还笑得那么的魅力无边。

这可让她大大受挫。

沈家的公主沈小爱迷恋龙夜爵,这在整个江城市的上流圈子,都不算什么稀奇事了。

而沈小爱更是为了龙夜爵,各种卖力讨好,做了很多让人笑掉大牙的事情。

后来被沈家老爷子给怒塞到国外的强制化学院去了。

龙夜爵好不容易安静了几年,这可好,这丫头毕业了,还是跳级毕业的,一回来不着急去看自己的父母爷爷,直奔爵式。

只为了见龙夜爵一面。

刚开始想要展现自己的成熟魅力呢,龙夜爵无动于衷便罢了,这回还被一个送外卖的打断,骄傲公主的心,可怎么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