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六十章 为什么拒绝我

(本书已经转移到熊猫看书APP,请搜索半世琉璃或惹爱成瘾,把来源竹香阁那本加入书架继续阅读)

这话一出,唐绵绵脸颊一红,有种见不得人的冲动了。

这男人,没节.操.了。

而其他人,已经在风中凌乱了。

这还是那个高冷的大少爷吗?

说好的高冷呢?

朱文怡脸黑的厉害,却也不好当面指责什么。

反而是老爷子哈哈的笑了起来,戏谑了一句,“臭小子,说话跟愣头青一样,一点稳重都没有了。”

被教训的某人,一点都没有抬不起头的样子,牵起唐绵绵的手,大摇大摆的饿出了大厅。

剩下一众人在那唏嘘。

唯有龙夜辰,能深刻明白这几句话的含义。

他昨天曾经说了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龙夜爵刚才那番话,不过是对自己宣战而已。

好啊,真是好。

他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而苏宛如则是捏紧了手中的勺子,眼神泛起阴狠。

龙夜爵这样的改变对她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现象。

这只说明了一点,唐绵绵在他心中,已经跟其他女人不一样了。

她必须要阻止这样的事态蔓延!

必须!

龙夜爵只能是她的!

手中的叉子,膈得手心生疼,可她却丝毫都感觉不到,陷入了自己的臆想之中。

**

唐绵绵脸颊的温度一路走高,加之被他拉着手,脑中轰轰的响,完全没办法判断任何东西。

那句话,简直就是惊雷。

惊动了龙家的人,也惊动了她。

甚至有更大的影响力!

见她红着脸,晕乎乎的样子,龙夜爵关心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没……”她赶紧摇头,眼神不敢去直视他的深眸,犹犹豫豫的开口,“刚才虽然我很感激你为我出头,可这样会不会太事儿了一点啊?”

她怕惹人嫌啊。

龙夜爵微微挑眉,眼底流动着熠熠之光,“你不是应该只感激我为你出头的吗?”

“感激肯定是有的,只是觉得太大费周章了,万一妹妹生气了,怎么办?”

龙若水对她本来就有意见,这样扫了她的面子,她肯定会生气的。

“她那娇纵的脾气,早该教训教训了,而且你也是,自己不舒服,为什么还要将车子让给她?”

并且对这件事情不提只字半语。

如果不是自己去查了监控,恐怕她一辈子都不会说吧。

他站定,扶着她的肩膀,让她正视着自己,正色的说道,“绵绵,你要知道一点,我是你丈夫,你的任何委屈,不满,都可以告诉我,而我作为你的丈夫,更不想让你受到任何的委屈和伤害。”

虽说这话有些霸道了,但却让她感动不已。

拿下了他压在自己肩上的手,笑弯了眼睛,“你这是要对所有人宣布,我被你承包了的意思吗?”

“废话。”

她会心的笑了起来。

感动,不言而喻。

因为龙夜爵还有公司的事情要忙,回到念园之后,吩咐她要好好休息之后,便驱车离开。

唐绵绵百般无聊,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看着从他书房里找到的几本书。

他的书房大多都是商业有关的书籍,能找到这么基本文学类的书,还真是让她意外了几分。

便都找了出来,打算用来打发时间。

真如付染染说的一样,自己不过是嫁给了龙夜爵不到一个月,却已经开始闲暇起来。

以往的自己,哪一天不是为生活奔波着?

没有一刻闲着!

书拿在手上,才没看几页,就听到楼下有人叫自己。

她探出头,正好看到龙夜辰那灿烂的笑容,对她招招手,“大嫂,有空吗?”

唐绵绵意外了一下。

想起之前徐伯说自己昏倒,是龙夜辰送自己回来的,对他便多了一份感激,自然笑着点头,“有空,你有事?”

“嗯,你等我一下。”

他飞快的转身,从一旁的偏门进来,没多会儿,房门便被人敲响,速度快得她都惊讶了一把。

龙夜辰跟龙夜爵,完全是两个性格的人。

估计是因为龙夜爵的长子身份,他成熟,冷静,稳重一些。

而龙夜辰则相对来说,开朗一些,总是带着一股治愈系的笑容,是个女人都抵抗不了。

准确的说,这两个类型的男人,加之他们的背.景,任何一个男人都抵抗不了。

唐绵绵放下书,走过去打开了门,便看到男人微微喘了口气,这才说道,“我有个忙,想让你帮我一下。可以吗?”

他那么诚恳,她自然是不好拒绝,便点了点头,“可以,但得看是什么忙。”

“就是……”难得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就是我一个朋友生病住院了,我想去看她,有怕她误会什么,所以想找个人陪我一起去看。”

这意思……

作为平日里爱看一些八卦消息的她,瞬间便明白了几分,勾着唇问道,“是仰慕你的女孩儿?”

“是啊,她受伤也是因为我,可我不喜欢她,但于情于理都得去看一下才好,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所以想请你帮我个忙了。”龙夜辰简单的阐述了一遍。

唐绵绵到是有些为难了,“帮你是没问题,但就是怕你大哥……”

“没事儿,这事就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我大哥不会知道的。”龙夜辰保证的说道,又哀求起来,“你就帮我一下吧,我要是再不让她死心,搞不好她还会以这种自虐的方式来逼迫我,我到是没什么,可总是伤害自己,我过意不去。”

能救别人,她自然是点头了,确实只是一件小事,换做是其他友人开口,她也会答应的。

“那你等我一下。”

“好叻!”龙夜辰开心的笑了起来。

唐绵绵换了衣服,穿上外套,便跟着龙夜辰出了门。

期间她问了一下,才知道那女孩住的医院,真是付染染所在的医院,她想着还能去陪一下染染。

龙夜辰自然是同意。

不过见到那女孩的时候,唐绵绵还是惊讶了。

这女孩三番四次的跟龙夜辰表白,却都被拒绝之后,便选择了激烈的方式,自杀。

而龙夜辰带她来,无非是想让着女孩真的死一次心,在想着怎么劝她。

女孩见到他,本来是十分高兴的,原本灰暗的眸子都晶亮起来,可以看到龙夜辰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便沉下脸来,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她,一刻也不松懈。

唐绵绵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种眼光看着,十分不自在,只是安静的站在龙夜辰身后,不打算多说什么。

龙夜辰叫那女孩,“苏拉,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女朋友,我是真的有女朋友的人,你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了。”

苏拉一下子就哭了起来,“你为什么这样拒绝我?我哪里不如她了?”

“你很好,只是我不喜欢而已。”龙夜辰淡淡的说道。

苏拉接受不了,一个劲的哭着,而门也在下一刻被推开,秦思悦慌慌慌张张的表情出现在病房门口。

“苏拉,你怎么又哭了、”

“妈……”

她只叫了一句,便再也说不出来。

唐绵绵到是有些汗颜。

这个世界,怎么可以这么小?

这个爱上龙夜辰的苏拉,看样子是苏世杰的妹妹了。

秦思悦见到唐绵绵,也是微微一愣,冷着脸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她还没开口,龙夜辰直接将她揽在怀里,“阿姨好,这是我女朋友。”

秦思悦惊讶的看看两人,仿佛有些理解不过来。

唐绵绵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尴尬的解释,“其实我是他大嫂。”

龙夜辰有些惊愕,“大嫂,你怎么能拆台呢!”

听到这解释,苏拉好像好受了一些,“原来你找你大嫂来骗我。”

“没有,她就是我喜欢的女人。”龙夜辰不顾一切的将她重新拥回来,证明给苏拉看。

秦思悦不敢得罪龙家的人,所以不好说什么,但对唐绵绵,就没那么好脸色了,“唐小姐,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总是频频出现在我家周围,让世杰跟蓝蓝的婚姻亮红灯也好,让我们家公司被围剿也好,现在居然连我女儿的事情,你都要参合一脚,如果你真的恨我们家世杰,请你冲着我来,不要为难我的儿子女儿和我老公的公司,可以吗?”

唐绵绵被她讥讽得脸颊发热,悄无声息的拉了一下龙夜辰的衣角,“你自己搞定吧,我走了。”

她只想自己的世界清静一点!

龙夜辰显然不明白事情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只能点着头,目送她离开。

心里复杂的她,上了楼,去了妇产科看付染染。

门口依旧站着那两个黑衣保镖,不过却没阻拦她。

毕竟是龙夜爵上次带来的女人,那身份,足以当做通行证了。

祁云墨正好不在,付染染正百般无聊的看着书,听到开门声,还以为是祁云墨,想也不想的就骂道,“我说,你到底要这样软禁我多久啊?”

原本沉重的心情,被付染染那暴躁的语气给逗笑,她开口问道,“看来我的好闺蜜最近日子过得不错。”

“唐绵绵?”付染染惊喜无比,但却在听到她的那番话,又板起脸来,“什么叫过得不错?你哪只眼睛看我过得不错了?丫的没良心,看我也不买吃的给我,你不知道我天天吃祁云墨带来的那些药膳,都快吃吐了!”

一提到药膳,唐绵绵便不由自主的响起自己吃的那些东西。

味道是不怎么好……

所以她只能同情付染染了,“他那是关心你,才让你吃的,你可知足吧!”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试试一天三顿都吃那东西试试。”

唐绵绵赶紧摇头,她才不要试试!

只喝了一次,就记忆尤深了。

“你们家爵少呢?怎么放心你一个人来?你们这对连体婴,也舍得分开了?”付染染说话向来都很直接,特别是在面对自己好朋友的时候,更是不遗余力的损。

好在唐绵绵已经有了一点抵抗能力,“你们这对连体婴都分开了,我们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哟,唐绵绵,居然学会反击了,看来是最近父亲生活滋润啊?瞧大老板给你养得,白白胖胖的,是打算把你一口吃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