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五十四章 情侣款手机

唐绵绵一脸黑线。

起初还觉得这男人各种高冷……

可现在看来,他的劣根性还在,特别是在面对她的时候,完全展露无遗。

她后悔了,可以吗?!

龙夜爵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公司的事情,推了几个行程,这才看向一旁还在拿着玉镯为难的小绵羊,不由得摇头,“我说,你是打算看着这对玉镯一辈子吗?”

“哪有,我是在想,我到底藏在哪里比较好,万一弄丢了,我得卖给你们家一辈子了。”

“你本来就卖了一辈子。”

“……我就知道我上了贼船!”唐绵绵后悔不已。

可惜,换来的只是男人坏笑的表情,“是啊,上了贼船,没有回头路了,只能这么一辈子跟着我了。”

她作势要过来打他,却被他拉着手往自己身上一靠,一个肖想已久的吻,便落了上去。

与其吵嘴,不如接吻。

和谐大家,和谐社会。

等到她好不容易挣脱出来,才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我的手机呢?”

“祁云墨拿去了。”他意犹未尽的解释。

“啊?他拿我手机做什么?”小绵羊想不通。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在皇都你喝醉之后,付染染打电话过来了,祁云墨接的,说是付染染出事了。”

因为事情太多,他也没想起来。

现在她问道手机,才想起还有这一茬事情。

唐绵绵一下子就急躁起来,“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你的电话呢?拿我打给她,问一下。”

龙夜爵将自己的电话丢了过去。

这手机跟自己的手机属于同一款,不过这是低调的黑色男士手机,而自己是粉色系的女士手机。

怎么看,都像是情侣手机。

唐绵绵疑惑的看了一眼翻着报纸的男人,心想这男人正闷骚。

情侣说及都弄出来了,还说是安义随便买的。

随便买的会是情侣款吗?

也不想想。

当然,她是不会戳破的。

毕竟现在戳破,搞不好她有会被他吻到服气。

千万千万不能给他这个机会,这男人太腹黑了,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要密码啊!”她画了半天,都没办法解锁,心里暗想,难不成还有什么秘密?

不然要密码做什么呢?

难道是怕她翻看他的手机?所以才设置了密码?

好吧,这个可能让她有些不爽,不过也没说出来,毕竟是人家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管太多反而不好。

龙夜爵拿了过去,输入了几个密码,解开了锁重新递给了她。

唐绵绵撇撇嘴,拿着手机去给付染染打电话了。

付染染那边在医院里,医院的气氛便有些烦闷,让孕的心情不太美好。

陌生号码打过去,她接起来都是有些火气的,“谁啊?吵到我睡觉了!”

唐绵绵囧,弱弱的说道,“染染,是我啦。”

“唐绵绵?”付染染惊讶的看了看号码,“你特么什么时候换了这么大一串八?土豪的号码好伐?果然是阔太,号码都不一样了。”

“……”她是友好来问好的啊。

她唧唧咋咋的说了一堆,唐绵绵一句都插不上话,只能让她念叨完才开口,“我说,这是大老板的手机,我的手机不是在你那儿吗?你现在在哪里?我听说你出事了,出什么事情了?”

“我出事还是你出事啊?都被绑架了,你可真行啊,绑匪瞎了眼吧?居然绑架你,又不值钱,又卖不了几个钱。”

“……”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好了,被扯这些了,说说你,怎么把自己弄到医院去了?”唐绵绵打断了她,终于能说上一句话了。

付染染支支吾吾,“就是一个不小心,没什么大事,宝宝也好,我也好,你也好。”

对于她这样的大条神经,唐绵绵已经无力吐槽了,只能叮嘱,“你啊,要好好保护好我的干儿子,不然我可不放过你,你现在在什么医院,我过来看你。”

“如果不带梅欧丽的蛋糕,就不要来见我了,我在莫氏医院我会说么?”

“噗……”

吃货本性不改。

唐绵绵收了电话,这才进来对还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道,“我要去看染染,你去吗?”

“她有什么好看的?”显然,他不想她去。

难得的两人世界啊。

唐绵绵囧了一下,才弱弱的说道,“不然你在家,我去看好了。”

她以为是他不愿意去看,毕竟是大少爷,这种事情麻烦他,估计不太好。

可龙夜爵却抬起暗黑色的眸子,深幽之中有着几分幽怨,“还是一起去吧。”

这语气,为啥那么的怨妇啊?

唐绵绵甩甩头,上楼去拿了包,便下来,“走吧。”

因为没上班,两人的穿着都很休闲,却多了一股平日里没有的朝气。

这样的大少爷,徐全有很久很久都没看到了。

曾经,他也是个开朗乐观的人,可那件事情之后,他越来越冷,让老爷操碎了一颗心啊。

再次看到大少爷的笑容,他对这个原本不怎么出彩的大少奶奶,多了几分佩服。

“大少爷,大少奶奶要出门啊?晚上回来用餐吗?”

“不了。”龙夜爵率先回答,让唐绵绵要说出口的话,都收了回去。

“好,大少爷,大少奶奶再见。”徐全鞠了一躬,目送二人上了车。

车子启动,驶出一段距离,她才问他,“你晚上要在外面吃吗?”

“嗯。”

他想跟她单独吃!

“我也跟你一起?”

男人冷冷的瞅了他一眼,唐绵绵立刻闭了嘴。

她以为他是去应酬嘛,至于那么看她吗?

呜呜……

出了老宅,唐绵绵才吩咐要绕道一下,去梅欧丽蛋糕房买付染染喜欢吃的蛋糕。

大少爷虽然不悦,但还是照做,不过嘴上却要说几句了,“这种事情,让祁云墨去跑腿就好,干嘛要你去?”

“为什么要让祁云墨去啊?”她显然没转过弯来。

龙夜爵闭口不说了,有时候跟她沟通,有些累。

被挑起好奇心的小绵羊,在那抓狂得要紧,这男人每次都是这样,说话说半句,憋死她了!

买了蛋糕,两人又赶到了沈氏医院,一见到这儿,她就不免想起了自己之前在这里的囧态。

付染染住在VIP豪华间,门口甚至还站了俩保镖。

唐绵绵被雷得不行,看得太入迷而导致忘记敲门便推门而入。

于是,里面少儿不宜的画面,被她看到了。

那个本应该乖巧,虚弱的躺在床上的病人,此刻被人吻得脸红心跳,气喘吁吁是怎么回事儿?

而且那男人还是祁云墨!

唐绵绵突然进来,让忘我的二人确实是尴尬了一下,特别是付染染,她恨不得钻进被子里,一辈子都不要出来了。

都是祁云墨!

相较于唐绵绵的不自在,龙夜爵道是很泰然自若,走到沙发上坐下,双腿.交叠,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祁云墨吃了一瘪,脸色自然不太好,阴阳怪气的道,“我记得是有门的吧。”

唐绵绵十分心虚,懦懦解释,“一时间忘记了,谁知道你们在……”

“不是你想的那样。”付染染慌忙开口,就怕被误导了。

可显然,越解释,越事实。

唐绵绵以一种了解的表情看了她一眼。

这下付染染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了,欲哭无泪的解释,“他只是喂我吃药……”

因为药太苦,她不太合作,于是就被这男人给强吻了,这跟她真没什么关系好吗?

“哦,喂药啊,我懂了。”唐绵绵更加了然。

付染染直接闭眼装死了。

“诺,这是给你买的梅欧丽蛋糕,趁新鲜赶紧吃吧,能缓解一下吃药后的反苦。”唐绵绵将蛋糕放在了柜子上,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不过看样子你好像不需要了。”

“唐绵绵!”付染染实在是忍不住,低低的叫了一声。

“医生说你情绪不能激动。”祁云墨在一旁补了一句。

于是,付染染又吐血了。

她是病人,是孕妇啊,这些人这么挤兑她,真的好吗?

唐绵绵挨着龙夜爵坐下,亲昵的姿态跟先前有很大的不同,这样的举动,取悦了某人,也顺手将手搭在了她肩上。

本以为她会扭捏一下,却发现她很自然而然的接受了。

看来这段时间的言传身教,还是很管用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忽然住院呢?”

先前在电话里付染染不肯说,她没好多问,这会儿能当面了,自然是要问个清楚的。

付染染还没开口,祁云墨到是不爽的开口了,“还不是因为你!”

“祁云墨,你说话给我注意点。”付染染扯了一把身旁一脸不爽的男人,咬牙切齿的警告。

对于他的怒意,唐绵绵有些茫然,“为什么?”

“没什么。”付染染赶紧摆手。

她这么着急说没什么,那肯定是有什么了,瞧祁云墨那张俊脸给气得,都扭曲了。

“说一下吧,染染,你不要拦着,如果是因为我让你受伤,就算你不说,我会很内疚的,你忍心让我内疚吗?”

付染染看了一眼祁云墨,最后只能叹气,自己解释,“是严悠蓝。”

“啊?她又怎么你了?”唐绵绵十分意外。

这个名字曾经让她痛恨不已,可后来她已经释怀了,对这个名字,已经逐渐陌生了。

“我们在产检的时候碰上,所以争吵了几句,哪知道这女人心太黑,居然推了我一把,我滚下楼梯了,所以……”付染染已经尽量简化当时的情形。

她这么一说,唐绵绵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来,激动的怒道,“她居然推你?这女人太过分了!”

付染染跟严悠蓝本身是没什么仇的,两人结怨必定是因为自己,现在出了这么打的事情,她既内疚,又愤怒。

严悠蓝一次次的刷新不要脸底限记录,她实在忍不下去了。

欺负她,她可以当做云淡风轻,可若是伤害到朋友,她必定是忍不下去的。

龙夜爵将她拉了回来,拥在怀里安抚,“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不会让付染染白受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