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五十三章 只要你没丢就成

唐绵绵,“……”

这男人,无时无刻不忘记调.戏她!

“我只是给你伤口消毒上药。”她倔着性子解释。

男人薄唇一勾,慵懒了一句,“可惜没有护士衣服。”

“护士衣服?”她有些转不过弯来,见到男人眼底那火热的一片,才懂她的意思。

轰的一声……

脑子里面爆炸开了!

她用棉签重重的在他伤口上戳了一下,换来了男人的闷哼,才解气的说道,“叫你胡思乱想!”

“我可没有哦,是你自己想歪了。”

“……”

啊啊啊啊!

还能不能好好的上药了?!

好不容易将额头和嘴角的伤口处理好,她正打算起身,男人一把扣着她的后脑勺,便吻了上去。

被戳了一下,总归是要牺牲一下的。

唐绵绵挣扎了几下,可总是抵抗不了男人的力道,唔唔唔几声,便没音了。

等男人吃饱靥足,才松开了脸色潮红的唐绵绵,顺便说道,“我还有伤口,要不要继续?”

“还有伤口?”唐绵绵紧张起来,对男人这吊儿郎当的样子,更是又恨又爱,“快给我看看!正经点!”

“我已经很正经了,老婆。”他咕噜一句,转过身去趴着。

“伤口在背上吗?”她小心的问道,虽然被叫老婆,又是一阵心律不齐。

他嗯了一声,便趴着不动,还不忘吩咐,“如果上完药,能按摩一下就好了。”

“……”

做梦呢!

谁知道按摩到后面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唐绵绵掀开了他的睡袍,背上一条红肿的痕迹便显露了出来。

这让她的心,狠狠的一拧。

这看上去像是被人从后面狠狠的击打之后留下的痕迹,很严重,她小心的试探了一下红肿的伤口,男人只是不自在的动了一下。

但她也能想象得出到底有多痛,“怎么弄的?”

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

男人扭头,看了一眼眼眶红红的小绵羊,无奈的开口,“我只是让你帮我上药,可没让你掉眼泪啊。”

“我问你怎么弄的!”

这男人,就不能正儿八经的回答她的问题吗?

还是他在回避什么?

难道……

他既然能找到自己,这说明他已经见到过老黑和虎子他们了,一场恶斗是难免的,这些伤口肯定都是这么来的吧?

这男人……

她的眼泪实在控制不住掉了下来,对他说道,“以后不可以再跟人打架了。”

“这是老婆对老公的吩咐吗、”

“……”人家这很伤心好不好。

他扬着眸子一笑,魅惑得让人晃眼,“如果你承认,我就答应。”

“……是啦!”她真是拿他没办法了!

龙夜爵微微倾身,吻了一下她的唇瓣,才心满意足的让她继续给自己上药。

他甚至觉得,有时候受个伤什么的,也不错,至少有其他福利。

终于忙完的唐绵绵才刚躺上床,男人滚热的身子便拥了过来,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细碎的吻也落了下来。

唐绵绵心里一紧,不免有些紧张。

之前自己还可以用不熟悉来推脱,可现在呢?

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天比一天更近,这一次更是一个大飞跃,她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喜欢上了。

再说拒绝,就是矫情的话了。

可龙夜爵只是细碎的吻了几口,才低魅的道,“虽然我很想发生点什么,但你现在的状态很明显不合适,睡吧,好好休息一下。”

他的体谅,让紧张瞬间就瓦解,她转过身子,在温暖的灯光中凝视着他。

这个男人,有着天底下最好看的容颜……

她微微抬手,在他的眉心一点,弯了嘴角道,“好,你也好好的睡一觉。”

说罢,她更是微微上扬,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她的下巴。

她的角度,只能吻到这里。

男人的眸色一黯,火苗猛然窜了起来,有着燎原的姿态,他咬着牙道,“小绵羊,别挑衅,刚才的话有可能只是随便说说。”

唐绵绵囧了一下,立马转过身闭上眼睛,“睡觉了!”

龙夜爵只能无奈的看着她的后脑勺,恨不得将她揉到自己的骨子里。

看在她今天太过劳累的份上,暂时放过她吧。

不过以后,必须得补偿回来。

***

因为经历了绑架事件,周一的时候,两人都没去上班。

龙振飞身子让管家传话,两人可以不用去吃早餐,会让人送过来。

这也给了经历疲惫的二人,一个静谧的早晨。

这一觉,唐绵绵睡得特别的踏实。

在他怀里醒来的这种幸福感,是从未有过的。

腰间的大手,依旧固执的环着,从未松开过,给了她无限的安全感。

熟睡中的他,跟平日里又不一样。

多了一丝柔和的线条,却也妖孽得让人屏息。

她看得双眼冒红心,还未有所动作,男人便张开了深不见底的黑眸,带着几分笑意,勾唇戏谑,“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这么盯着一个男人看吗?特别是早上的时候。”

唐绵绵脸颊一红,火速从他怀里挣扎起来,一溜烟的逃进了浴室。

又被抓包了!

这男人太危险了。

隔着门板,她还能听到男人那低沉的笑声。

她冲着门做了一个鬼脸,这才带着笑洗漱起来。

这样的早晨太美好,让她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早餐虽然不像在华苑那么丰盛,但也是营养均衡,美味可口的餐点。

唐绵绵吃的心满意足,顺便还要喂某人……

借口是,说有点痛。

这个有点痛,含义太深了。

她查看了几下,确实是有些红肿,应该是跟那几个人打架造成的。

不过他觉得,即使是这样,也不至于要喂饭吧?

瞧他那得瑟的样子,好像在说你不喂,我就不吃,她就只能妥协,在管家和佣人捂嘴偷笑的目光下,喂他!

喂饭这种东西,喂多了,就自然而然了。

再久一点,就得成为习惯了。

某人在心里腹黑的计划着。

龙振飞跟龙风藤夫妇过来念园看二人,刚好看到唐绵绵在喂龙夜爵吃饭。

几人的表情都不对了……

这画面,也太诡异了。

还是老爷子见多识广,率先恢复常态,咳嗽了几下,提醒这两人注意一下,还有其他人在。

唐绵绵脸色一红,迅速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导致喂到一半粥漏了一些。

她是急的去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而龙夜爵却好整以暇的抽了纸巾,优雅的擦了几下,这才挑眉看向来的几个人,漫不经心的问道,“有事儿?”

“没事就不能来了?”老爷子说话的语气跟以往一样厉色,转向唐绵绵的时候,又瞬间和蔼起来,“我来看看绵绵,有没有受伤,昨天被惊吓到了吧?”

唐绵绵摇着头,笑眯眯的说道,“还好,虽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说没被吓到肯定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都过去了,我没事的。”

“那就好,没事就好。”龙振飞满意的点点头,在龙夜爵有些不爽的目光中,好整以暇的坐了下来。

不待见是吧?

不待见他偏偏要多呆一会儿!

难得见到这冰山脸的孙子这幅表情,他不多看看,都对不起自己。

龙风藤推了推朱文怡,示意她去说两句。

朱文怡撇撇嘴,凉凉的说了一声,“谢谢你救了若水。”

唐绵绵局促的站在那里,连连摆手,“妈,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说谢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朱文怡看了她一眼,没多说什么,只是说要回去照顾龙若水,便先行离开了。

龙风藤尴尬的笑了笑,“你妈性子有点傲,但心不坏,你别介意。”

“爸,能别这么啰嗦吗?”

龙夜爵实在是忍不住开了口,最这夫妻二人真是受够了。

磨磨唧唧的。

唐绵绵瞪了一眼龙夜爵,赶紧对龙风藤道歉,“爸,你别听他的话。”

“当然不听,他的话我都当耳边风,不然早气死了。”龙风藤风趣的说道。

唐绵绵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比起龙振飞的威严,朱文怡的冷淡,唐绵绵到是觉得龙风藤这个公公性格很随和,没有大户人家少爷的傲慢之气,很容易相处。

跟自己的父亲有些相似。

想到这,她不免想起了自己离家之后,对父亲的亏欠,她想,是得找时间回去,当面给爸爸道歉了。

龙振飞轻咳了几下,似乎在提醒着什么。

龙风藤这才想起自己来这儿的主要目的,将手里的盒子递了过去,“这是爸妈的一点心意,你收下。”

唐绵绵想也知道那肯定是贵重的东西,光是盒子看上去就高大上了,赶紧摇头,“爸,这个我不能收,我怎么能收你们二老的东西呢,应该是我送你们东西才是。”

“这东西你必须得收,这是传给龙家长媳的。”他推到了唐绵绵的面前。

她尴尬的看了看龙夜爵,希望他能帮一下自己。

可男人不仅不帮她,还推波助澜的将盒子推到了她面前,“爸妈给的东西,你收着就是了,那么啰嗦做什么。”

唐绵绵,“……”

她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龙夜爵还很好心的将盒子打开,一对色泽净透的玉石手镯,安安静静的躺在金黄色的绸缎上。

玉是最具有灵性的东西,即使是不懂玉的唐绵绵,一看便知道这玉,绝对是质地上层,价格不菲的东西。

还想拒绝,龙夜爵干脆拿起来,往她的手上一套,“看,带着也没什么嘛,不会让你难受的。”

“……”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可恶!

龙风藤带着笑意,跟老爷子一起离开。

唐绵绵这才敢说话,“你怎么能这样呢?都不问一下我的意见,这东西多贵啊?我要弄丢了怎么办?弄坏了怎么办?卖了我都赔不起!”

“丢了就丢了呗,只要你没丢就成。”他漫不经心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