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四十七章 不能对别的男人有意思

男人翘起唇角,眯着深不见底的黑眸,从鼻息间哼出一个字节,“嗯?”

“我不该对你……起色.心的!”她这,可算是用了好大的勇气,才说出口的啊。

龙夜爵心情莫名的好,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紧箍着她的腰,浅眸微扬,“我不介意。”

“啊?”她心慌慌的看着他。

每一次面对他,她就心慌意乱。

“我不介意,你对我起色.心!”他又笃定的重复了一边,并且补充道,“但是,不能对别的男人气色.心。”

“……”

她有那胆子吗?

“还有,以后我不希望从里嘴里再听到苏世杰这个名字!”

“……”

艾玛!

她又干什么了?

酒醉叫那个男人的名字了?

她心虚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不像是看玩笑的样子,心里无比抑郁,“可能,可能我睡着了,无意识的叫的。”

“无意识,也不可以!”

他加重了语气,只想独占她的世界。

“你别误会了,我叫了,肯定也是在梦里将他狠狠的骂了!你有没有听到我后面骂人的话?”她很认真的看着他,急需证明自己的清白。

见到这样的她,龙夜爵觉得满意了一些,“好吧,我暂时相信你,去洗澡,我可不想跟一个醉鬼睡觉。”

“……”那你就睡沙发呗。

她悄悄的在心里补了一句。

被松开的感觉真好,唐绵绵拖拉着进了浴室,这才送了口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熟透了!

现在脑子里的感觉就一个,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

翌日一早,全家人聚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朱文怡拿着电话慌慌张张的进来,“不好了不好了。”

龙振飞抬眸,不悦的看了一眼慌张的大儿媳,“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不能好好说吗?”

“爸,若水昨晚没回来!”朱文怡心慌意乱的说道,“而且我打电话,她的手机也关机。”

没回来?

龙夜爵蹙起了眉头。

唐绵绵依稀记得自己在皇都的时候,见到过她,“昨晚我们还在一起的,怎么会没回来呢?”

“昨晚你们在一起?”朱文怡的声音提高了几分,急切的看向唐绵绵,想要得到一个答案,“昨晚什么时候?”

“就是,一起喝酒,在皇都,后来我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唐绵绵说得结结巴巴的,毕竟被她逼视的眼光,让她分外紧张。

“喝醉了?你一个已婚女人,去那些地方做什么?”朱文怡明显不悦,还想要训话,龙夜爵却开口了。

“昨晚是我带她去的,还有龙夜辰,我们都在皇都,若水是跟苏宛如一起来的,你打苏宛如的电话了吗?”

“打了,也是无法接通!打他们家里,苏家也说没回去。”

龙夜爵黑眸一深,觉得事有蹊跷。

昨夜分开的时候,他的确是将她俩扔在街边的,但却是闹市,人流多,也好打车,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才对。

思来想去,都觉得不对劲,便说道,“妈,你先别着急,我来查这件事情。”

说完,他不顾上吃早餐,便拿着电话出去了。

唐绵绵肯定也无心吃饭了,可又担心男人,便那了一块三明治,急急忙忙的跟了出去。

老爷子一直沉着脸,阴郁的表情让人觉得害怕,“居然有人敢动我龙家的人!”

“爷爷,你先别动怒,大哥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龙夜辰劝道。

昨晚他也在,不过他最后走,喝得也是烂醉。

但却清楚的记得,龙若水是跟着龙夜爵一起离开的。

花园里,龙夜爵吩咐着侦探社去查这件事情,唐绵绵拿着三明治出来,等他打完电话,才递了过去,“你先吃点东西吧,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的吗?”

他接过三明治,吩咐她,“你就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

“我想帮忙。”她很执着的看着他,想要为他分担。

本来还想拒绝的龙夜爵,看了她一会儿,最后只能点头,“好,不过你得听我的。”

“嗯。”唐绵绵猛点头,就怕他后悔。

两人回到餐厅,所有的人都是一副凝重的样子,朱文怡甚至桑心的哭了起来。

龙夜辰在给老爷子顺着气,怕他气出病来。

龙夜爵扫了一眼龙家的一众人,森然的表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冷血的大少爷,“爷爷,你先别着急,如果是绑架,那么绑匪一定会打电话来的,毕竟他们看中的是钱,不会对人质怎样。”

“那如果是仇家呢?”朱文怡哭着问道。

“我已经找人查了最近跟龙家有仇的人,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这件事情先不要铺张出去,越少人关注越好。”

龙夜爵有条不紊的吩咐着。

大家一致点头。

毕竟绑架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势必会影响到龙氏基金的股价。

唐绵绵犹豫了一下问道,“要不要报警?”

“不行!”

“不行!”

众人一致否定。

唐绵绵尴尬的看着别人鄙视的目光,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太笨了。

朱文怡情绪激动,直接反驳道,“报警了,万一对方撕票怎么办?你是想害死我女儿吗?”

“妈。”龙夜爵冷冷的叫了一声。

唐绵绵咬着唇,不敢在说话了。

虽然有些委屈,但也觉得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可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报警,这也没有错啊。

或许是自己没有站在他们的立场去想吧,唐绵绵在内心安慰着自己。

龙夜爵伸手握住她的手,对众人道,“在没有任何消息之前,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我会处理。”

他的话,大家都信服。

因为他是龙夜爵!

没多会儿,安义带着一群人进了龙家老宅,开始安装一些大家都看不明白的器械。

低气压的气氛,让所有人的心,都紧紧的悬着。

直到电话响起……

这一声,让所有人都是心里一震,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轻举妄动。

龙夜爵微微抬手,安抚了紧张的气氛,看向安义。

安义做了一个OK的手势,他才吩咐徐全,“徐伯,接电话,记住,拖延时间。”

徐全点点头,在安义数了三下之后,才接起了电话,“你好,龙家老宅,请问你找谁?”

“龙若水在我这里,拿钱来换!”对方沙哑的声音,显然是经过变声处理。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们小姐?”徐全慌张的问道。

“我再说一次,来钱来换!”

“你等一下,我去找先生来接电话。”徐全为了拖延时间,如是说道。

对方默许了他的行为,龙风藤走了过去,在龙夜爵的示意下,接起了电话,“我是龙若水的父亲,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女儿?”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钱!马上准备好一千万美金,来赎你的女儿!”绑匪狮子大开口了。

龙家毕竟是江城市的第一豪门,要一个一千万,的确不算什么。

“那在什么地方给你呢?”

“这个,我之后再通知你,记住,不许报警,不然我可就撕票了!对了,还有个女的,跟你女儿是好朋友,她也要一百万!”

另一个女的?

苏宛如!

这是大家都猜到的结果。

“钱不是问题,但你不能对她们怎样!”龙风藤继续稳着绑匪,“我现在要听听我女儿的声音,我要确定她是不是还好。”

“废话那么多!”绑匪骂了几句,最后还是将电话递了过去,没一会,电话里便想起了龙若水那嘤嘤的求救声。

“爸爸,爸爸,救救我,救救我啊……”

“若水……”

朱文怡一下子哭看起来。

“我只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必须准备好一千一百万美金,我一个小时后再通知你们如何把钱交易过来。”

“等一下……”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即使龙风藤做了努力,绑匪还是挂断了。

龙夜爵马上看向安义和几个工作人员,“情况怎么样?”

“时间太短,没办法检测出地点在哪里。”工作人员的回答,让朱文怡更加嚎啕的哭了起来。

唐绵绵拿了纸巾递过去劝道,“妈,你先别伤心,绑匪要的是钱,至少不会伤害若水的。”

朱文怡一向不待见唐绵绵,自然对她的话也是忽视,“昨夜你们既然都是一起走的,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啊?”

她看向一直冷着脸的龙夜爵。

被质问的男人,这是紧抿着唇瓣,没有过的的表情,但却森然得让人觉得害怕。

此刻,他对于唐绵绵来说,就是一种陌生。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是不记得了,但却依稀知道,龙若水跟苏宛如是上了车的,难道这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当然,她现在是不敢去问的。

龙夜爵已经打电话给各个银行,让马上调动资金,准备一千一百万现金。

整个集团的人都调动起来,这数目还是很容易达到的。

当安义确认数目已经抽泣之后,电话也再度响起。

时间刚好一个小时。

龙风藤在一切都准备好之后,接起了电话,还没开口,绑匪便开口问道,“钱已经准备好了吧。”

“是。”龙风藤拳头拽得很紧。

“好,派一个跟龙家没有关系的人送来。”

“这怎么可能?谁愿意这个时候站出来,送钱过去?”龙风藤当下就反驳起来。

绑匪却不管他那么多,冷冷的丢下一句,“你们自己想办法,反正不要龙家的人,不然我就撕票!”

“好。”他是咬着牙答应的。

“让这个送钱的人,到清河路97号街等我,到时候我会再联系你们。”

清河路。

众人纷纷看向追踪的工作人员,只见他摇摇头,表示这个电话不是在那边打来的。

而龙风藤还没开口,那方又挂了电话。

“看来这是一个团伙,故意用来干扰我们追踪的。”工作人员分析的道,“这一次的电话,跟上一次又不一样,而且号码都是才开通的,查不到任何讯息。”

龙振飞握着茶杯的手,没有松懈过,冷厉的眼神落在众人的身上,“现在的问题是,你们谁去送钱,绑匪既然已经计划周全,必定是有备而来,你们只能坐以待毙。”

龙夜爵正在想这人选。

唐绵绵主动站出来说道,“不然,我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