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四十四章 你这个老婆奴

虽然他俩为何会结婚,到现在都还是个谜,但不妨碍这女人的单纯可爱。

看看身侧女人的失落,他马上收起笑容,对她说道,“我说龙夜辰,那花儿,是你送的?”

“是。”

龙夜辰跟河西爵本来就有些不对盘,这会没了龙夜爵镇压,开始对峙起来了。

苏溪一看到二人那架势,就忍不住头痛,这么多年了,这两人还玩这种游戏,乐此不彼的,烦不烦?

因为有了河西爵的加入,他的风趣和幽默,让原本还有些不自在的唐绵绵,笑得泪水都要出来了。

“上次我一哥们的哥们问我,你交朋友有什么原则吗?我摇摇头,冷艳的道,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没有钱,反正都没有我有钱。”

“哈哈哈……”唐绵绵这一次,是真的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人怎么那么逗啊。

跟他那妖孽气息完全不配啊!

龙夜辰不时的插科打诨的来几句,气氛融洽了下来,一起欣赏着这美好的风景。

龙夜爵跟苏溪是最安静的。

苏溪一直给众人泡茶,而龙夜爵只是不时的看看唐绵绵,一直没说话。

没多会,他可能是坐得太久,站起身来道外面的观景阳台上站了一下。

苏溪犹豫了一下,最后站起身来,也走了过去。

唐绵绵原本被河西爵逗得直笑,可忽然有觉得不好笑了,但为了配合气氛,还是继续笑着。

她也第一次发现,假笑,好累。

阳台上,龙夜爵看着远处,表情冷然,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让苏溪依稀看到了多年前的他。

心中猛然一动,便走了上去,学着他将双手撑在栏杆之上,看着远处的风景,“这里,越来越美了,特别是秋天,满山的枫叶,红红的一片,即使是在心情烦闷的时候,见到这风景,也会好起来。”

“嗯。”龙夜爵应声道,依旧没收回视线,“这里,曾经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一听到这个名字,苏溪脸色白了一下,咬咬唇问道,“为以为,你已经忘记她了。”

“忘记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龙夜爵感叹了一句,眼神有些复杂。

“你,为什么会忽然结婚?而且还是跟一个我们大家都不认识的女人。”她终于还是问出口了。

龙夜爵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唐绵绵,嘴角弯了起来,原本压抑的心情也轻松起来,“年龄到了。”

这个解释,让苏溪有些挫败,“如果只是因为年龄到了,那是不是谁都可以?”

“苏溪。”他忽然叫住她,打断了她的激动,“我现在很好,跟绵绵相处也感觉很好,很轻松,我喜欢现在的状态。”

苏溪脸色一白,心中一番酸气翻腾,可又只能看着男人淡漠的转身,离开了阳台,往那个毫无形象而大笑的女人走去。

她的问题,变得那么的可笑。

如果谁都可以,为什么不是我?

她很想问,很想问。

看这个勇气,她积攒了二十多年,还是没能问出口。

***

从小桥流水出来,唐绵绵晕乎乎的坐在车里,脑袋已经东倒西歪了。

没办法,早上起来的太早,刚才又吃得太饱,加之车子摇摇晃晃的,实在是让她打瞌睡的节奏啊。

她控制不住,东倒西歪的开始打起瞌睡来。

开车的男人不时的看一眼身旁的小女人,对她这种能随时随地都睡着的姿态,表示有些无奈。

车子放缓了速度,他起初怕她磕碰到自己,伸手将她的头扶住。

看这样一来,开车又太累,而且坚持不了多远。

最后只能停车,将她的座椅重新放了下去,牢牢的扣上安全带,这才放下心来继续开车。

只是车速依旧没有提升上去。

几人约好了一起去皇都的,祁云墨与莫成宇早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可这倒好,龙夜辰开出去老远了才发现,自己家大哥的车子没跟上来。

河西爵见他靠边停了下来,自己也跟着停下来,下车上前询问道,“怎么了?”

“大哥怎么还没来?”

河西爵看了看后面,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车子,也有些疑惑,“爵平时见开车虽然很有规矩,但也不至于这么慢啊?”

两人左等右等,等了有十几分钟,才见到那辆白色的阿斯顿马丁终于姗姗来迟。

龙夜爵目前只关心两件事情,怕唐绵绵滚下来,专心开车。

于是,即使河西爵跟龙夜辰在路边等着,见到他车来了,还很高兴的伸手招呼。

可没一会儿,他们的动作都僵住,表情也僵住,那些准备嘲笑的话,也一下子哽在了喉咙。

龙夜爵的车子,直接开了过去,就好像没看到二人一样。

河西爵反应过来直接跳脚,“K!怎么这样!龙夜爵太过分了!”

龙夜辰猛点头,这个时候根本不在乎亲情了,“我觉得他是故意忽视我们的!”

“追上去!”河西爵那叫一个暴躁脾气,上了车便飙了出去。

苏溪面色一紧,着急的问道,“怎么了?怎么忽然开这么快?还有,爵为什么不停车?”

“我也不知道,我这不是追上去质问吗?”河西爵将油门踩到了底,车速更快了。

苏溪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提醒他,“安全第一。”

“没事,就算是死,不是还有你陪着吗?”他吊儿郎当的说了一句。

苏溪只当没听到。

两人的车很快便追上了龙夜爵的车子,左右夹击,打开了车窗说道,河西爵吼道,“我说龙夜爵,你刚才看到我忙都不停车是几个意思?不知道我们在等你吗?”

龙夜爵转头看了一眼,并没说话,而是抬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河西爵,“……”

k!

想他堂堂河西家的少爷,居然被他如此忽视,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那边龙夜辰是不敢吼自己的哥哥,只是微微偏头,便看到了睡在车椅上的唐绵绵,心中更是了然了几分。

冷笑微微勾起,油门一加速,便超越了两个人,直直的冲了出去。

河西爵也不甘示弱,加快了车速,不打算跟这个龟速的龙夜爵一起齐驱并进了。

一时间,江城市的街道上,出现了让人惊艳的一幕。

“哇,照相,照相,我看到豪车了!”其他开车的人,见到豪车,分外兴奋。

可才拿出手机,兰博基尼跟宾利,已经不见车影了。

只有那辆阿斯顿马丁,还依旧安稳的行驶着,并不像其他两辆那般疯狂。

车上的男人依旧是不时开车,不时看看女人……

*****

皇都娱乐会所。

十一层的顶级包间内,祁云墨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门口的方向,嘴里还念叨着,“龙夜爵也太慢了。”

河西爵忍不住吐槽,“你是不知道,他开那个车,跟乌龟速度一样,今晚搞不好不来了。”

苏溪显然不明白为什么他忽然开那么慢,担忧的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龙夜辰一听,不免勾起唇冷哼,“他能出什么事情啊?我刚看到了,是我那宝贝大嫂睡着了,他才开那么慢的,顾着我大嫂呢。”

众人一阵恶寒……

龙夜爵这行为,要不要这么肉麻。

祁云墨反而能明白几分他的意思,笑着说道,“看来爵这一次是栽进去了。”

一句话,让苏溪惊慌得手中的酒杯掉落。

众人的目光齐齐的看向她,让她不自在的站起身来,慌忙解释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的心思,这几个哪一个不懂?

只是不戳破罢了。

苏溪一打开门,龙夜爵便拥着唐绵绵走了进来,显然小绵羊还在神游之中,眼神迷迷糊糊的,懵懂得让人想要狠狠的捏一把那包子脸。

苏绣看到这样的龙夜爵,不免心冷了几分,他没开口,自己只要主动开口说道,“你们才到啊,大家都等好久了,我去一下洗手间,一会聊。”

说完,有些狼狈的走了。

龙夜爵就没回应她的话,而是直接带着唐绵绵坐下,“该醒醒了。”

小绵羊仿佛这个时候才回神,却不想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人,有些窘迫的看向男人,“什么时候到的啊。”

龙夜爵唇角一阵抽搐,对这小女人的迷糊有些无奈了。

河西爵哈哈的大笑起来,“嫂子,你这天然呆的性格,还真是好玩啊。”

“是吗?”某人的声音又冷了。

一听这声音,河西爵又苦逼的收起自己的笑容,不敢再造次。

这几个人中,龙夜爵看似是最好相处的,可却是手段最出众的。

若是有人惹他,那后果,便是找死。

小时候几个人便玩得很好,大学之前都是在一家学校,他向来都是那种军师级别的人。

想要教训谁这种事情,他只需要一个主意,便能让另一人为他去做这件事情并且还不回发现是他的意思。

小时候大家给的称号便是,江城市第一腹黑狼。

他们这个圈子的人,一起玩得好的,几乎都被他整过。

所以大家对他的印象便是,跟危险品一样,不能招惹。

祁云墨坐过去,给唐绵绵道了一杯酒,扬着倾城绝代的笑容问道,“嫂子,我们家染染呢?”

唐绵绵对这种笑容完全没有抵抗力,正打算老实回答,便听到身旁的男人说道,“既然是你们家的,为什么来问我们家绵绵?”

祁云墨,“……”

回答一下会死啊会死啊?

他的心中在暴躁,酸了一句,“龙夜爵,你这个老婆奴!”

老婆奴?

唐绵绵囧了。

这个形容,完全不贴切好伐。

她可从来没觉得龙夜爵会听自己的话,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反而是自己被他给吃得死死的。

所以说老婆奴这一说,完全没有依据性。

当然,她是不好辩驳啦,只是怕男人生气,慌忙解释,“没有没有,不管是在家在外面还是在公司,都是我听他的。”

祁云墨冷哼了一句,那眼神,明显鄙视。

唐绵绵以为被鄙视的是自己,举出双手保证,“是真的!我发誓!”

祁云墨还没笑出来,龙夜爵已经将她的小手给按下,将她另一只手中的酒杯往她嘴上一凑,“乖,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