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四十三章 龙夜爵很专一

她害怕自己的世界观被颠覆,将身子一缩,整个人坐在了副驾驶,不愿听二人的废话了。

龙夜爵回应他的话只是一句,“车子之时代步工具,你要是喜欢,自己努力就是了。”

被这么冷教训的龙夜辰也不生气,笑眯眯的道,“那我得加足马力才行啊,什么时候有大哥这个能力了,什么时候才能买了。”

回答他的,是龙夜爵喧嚣而去的车尾。

龙夜辰的眸子,冷了下来,看着远去的白色车影,握紧了拳头。

龙夜爵,你怎么能这么幸福?

你知不知道她现在遭遇的是什么样的折磨?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龙夜辰才将车门甩上,追着阿斯顿马丁而去。

****

苏溪的小桥流水,是这个都市别树一帜的素菜馆。

虽地处偏僻,但却是美景连绵的灵秀之地。

而意境也跟小桥流水这四个字十分吻合,装修古色古香不说,这整个架构是在一条溪水之上。

正逢秋景最好的时候,漫山遍野的枫叶,红似火,从包间的房子看出去,更是美得让人心醉。

美景,美食。

这两样能麻痹人们思维的东西,在这一刻发挥得淋漓尽致。

唐绵绵早已经忘记之前对苏溪的那种陌生感,转为了一种滔滔的崇拜之情。

“苏小姐,你真的是太有能力了,居然想到这么一处美不胜收的地方,太美了。”她很真诚的表达了自己的崇拜之意。

苏溪温婉的笑了笑,双眸凝上悠扬之色,“这个地方,还是爵当初费劲千辛万苦,买下来的呢。”

龙夜爵?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好听。

当然,实际也不好听。

谁会喜欢自己的老公买这么好,这么值钱的一块地,给另一个女人啊?

她尴尬的笑了笑,将视线转移到风景上,不打算继续谈下去。

可苏溪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她继续说道,“爵说,这世界上,最难得的便是美景美食,所依他将这美景买来送给我。”

“哦,他还真有心。”她随口敷衍着。

心里却有些酸楚,眼前的美景,似乎也没那么好看了。

龙夜爵接完电话进来,见到菜肴已经布上,便对唐绵绵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这可都是你爱吃的菜,一会凉了可不好吃了。”

真觉得跟苏溪没话可说的唐绵绵,立马转身回来,还假装抱怨道,“这不是在等你们吗?二弟呢?怎么还没来?”

“应该快到了。”他淡淡的开口,自己已经落座。

说曹操曹操到,唐绵绵才提及龙夜辰,门就被人拉开来,龙夜辰拿着一大束玫瑰花,出现在了包间的门口,脸上是那颠倒众生的笑容,“苏溪。”

苏溪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愕的看着来人,“辰?”

“嗯,是我。”他微笑着将花递了过去,“几年不见,你越来也美丽了。”

“谢谢。”苏溪十分感动,还很高兴的闻了一下玫瑰花,“好久都没收到花了,还是你懂情趣,爵每一次来,什么花都没有。”

龙夜辰斜了一眼龙夜爵,似笑非笑的说道,“可能大哥只给大嫂买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个多专一的人。”

“吃饭。”被提及到的龙夜爵,只是冷冷的丢下二字,便拿着公筷,给一旁埋头吃饭的唐绵绵夹菜。

唐绵绵还是听到了最关键的两个字。

专一!

龙夜爵很专一吗?

那为什么会对才见面两次的自己提出结婚?

显然,她弄不懂,脑子不够使唤,想不透这件事情到底有多复杂。

龙夜爵的一句话,让气氛瞬间陷入尴尬。

一直没开口的唐绵绵,终于能说话了,“这个香酥莲藕很好吃,你们试一下。”

苏溪,“……”

龙夜辰似笑非笑的看着唐绵绵那无害的笑容,对她这种反应慢半拍的女人,更加好奇了。

因为龙夜辰回来,吃饭的时间长了点,都是苏溪在跟他聊天。

他们俩是聊天模式。

而龙夜爵是夹菜模式。

唐绵绵是最苦逼的,吃菜模式。

本来很和谐的相处模式,因为她的肚子撑不下,而宣告破局,她看着自己碗里的小山,忍不住抗议,“我吃不下了!”

“你才吃了几口。”龙夜爵冷着脸,淡淡的道。

唐绵绵欲哭无泪了。

她都吃了两三碗了,怎么才说她吃了几口?

“大哥,现在的女孩子都在减肥,你这么喂大嫂,万一把她吃撑着了怎么办?”龙夜辰勾着唇戏谑了一句。

唐绵绵符合的猛点头。

她真的快要撑死了。

龙夜爵眉头微蹙了一下,最后放下一直被他霸占着的公筷,“减肥就没必要了,你太瘦了,今天就把里面的吃完就好。”

唐绵绵,“……”

她可是有唐小胖的称号,这男人居然说自己太瘦了?!

虽然语气不是夸奖的意思,但她还是有些小小的雀跃。

看来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胖子吗。

只是要把碗里的都吃完,她欲哭无泪了。

她是真的真的真的吃不下了好吗?

可男人一副没商量的意思,最终,唐绵绵只能使劲往自己的肚子里面塞,塞,塞……

苏溪不知道为何,忽然站起身来,表情有不对,又好像意识到自己反应过猛,慌忙解释,“我想起来,我今天还要招待一个朋友,我去看看他来了没。”

“朋友?有什么朋友比我这个几年没见的朋友还要重要啊?”龙夜辰不免抱怨道。

苏溪眼底慌乱,随口瞎掰了一句,“是河西啦。”

“那还不叫他来!我也好久没见河西了。”

苏溪没办法,只能点头,“那我去问问,他到哪里了。”

龙夜辰点头,目送苏溪离开,这才说道,“河西这小子对我家苏溪还没死心呢?他是不知道苏溪心里有人吗?”

他家苏溪?

苏溪姓苏,他姓龙,怎么就是一家的了?

唐绵绵觉得疑惑,但却不好问出口,毕竟是人家的事情。

不过她到是好奇,苏溪心里的人,到底是谁啊?

接到苏溪的求救电话,河西爵立马甩掉刚把上的妞儿,马不停蹄的跑了过来。

对他来说,苏溪只要一句话,哪怕是要他死,他也会在所不辞的。

没多会,嚣张的兰博基尼便出现在了小桥流水门口。

苏溪见到河西爵,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又麻烦你了。”

“喂,你要说对不起,我掉头就走!”河西爵痞子兮兮的道。

苏溪赶紧道歉,“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成不?大少爷!”

河西爵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双手往她肩上一搭,“说吧,又有什么事情要麻烦哥哥?”

他的接触,让苏溪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说道,“爵跟他妻子来了。”

河西爵的表情一愣,瞬间便明白了,勾着唇义气的道,“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带路吧。”

苏溪被他那语气逗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自己在那里好尴尬。”

“我懂!”

“谢谢你,河西。”苏溪由衷的道。

这些年来,这个男人帮了自己多少?

她自己都数不清了。

而他也无数次的跟自己告白,但换来的一直是她的拒绝。

毕竟,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

她的心房很小,小道只能装下一个人。

即使这些年来,她看到了河西爵的努力,但还是只能保持这种朋友的距离。

河西爵曾说过,任何时候,只要她需要他,他就会在第一时间赶来。

但河西爵拥着苏溪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唐绵绵终于将碗里的小山给消灭完了,嘴巴里都是菜,鼓鼓的显得包子脸分外可爱。

河西爵一见到唐绵绵,便热情的叫道,“啊哟,嫂子,你这脸,怎么歪了啊,是被爵少给打的?”

“噗……”

她本来就笑点低,这河西爵还这么说,那一嘴的饭菜,很没形象的喷了。

坐在她对面的龙夜辰,眼明手快的避开了这饭菜炸弹,捂着胸口道,“好险,好险。”

河西爵正打算嬉笑一下,却被某人那冰冷的眼神狠狠一扫,立马识相的收起了笑容,“嫂子,抱歉啊,我嘴贫惯了。”

唐绵绵,“……”

那也不能说人脸歪,还说被龙夜爵打的……

刚才那一下,超级没形象。

龙夜辰虽然闪开了,但龙夜爵却没能幸免。

虽然他是坐在自己的身边,但不免还是被喷到了。

苏溪略微紧张的看向一直没说话的龙夜爵,生怕他生气。

毕竟他可是有洁癖的人。

包括龙夜辰,他也以为大哥会发飙。

可惜,预料之中的愤怒并没发生,龙夜爵抽了纸巾,不顾自己手背上还有饭粒,往她的嘴角抹去,嘴里还念叨着,“这么大个人,吃饭这么没形象。”

话虽然是教训,但手上的动作分外温柔。

这可是闪瞎了一众人啊。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不是龙夜爵该有的反应!

苏溪的眸色黯淡下去,沉吟一下复而又笑道,“这样的爵,好熟悉呢。”

正在给唐绵绵擦拭脸颊的手,动作一顿,狭长的凤眸微微一敛,将纸巾丢给了唐绵绵,“自己擦,我去一趟洗手间。”

说罢,高大的身影站了起来,在众人的目光中,淡然的出了房间。

唐绵绵拿着被他塞过来的纸巾,一边尴尬的笑着,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脸颊,“刚才太失礼了,对不起,对不起。”

“那还不是因为我大哥给你塞太多的饭菜,要怪,还是怪他好了。”龙夜辰给她解围。

虽然他自己也不懂为什么要替她说话,反正就是不想看到她慌张的样子。

唐绵绵猛地点头,很认可他的说话,甚至想给他点赞,可又觉得这样会对龙夜爵不好,又猛摇头,“不是不是,是我自己的错。”

这番可爱的样子,让龙夜辰跟河西爵,都被逗得笑了起来。

河西爵真的很好奇,龙夜爵这是在哪里找到的这个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