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四十二章 大哥大嫂好恩爱

“龙若水!你最近是过得太轻松了是吧?上一次我跟谭校长见面,他没说过你一句好话,下一次再这样,我就送你到国外的封闭式学校去!”龙振飞板着脸,冷冷的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一听到这个威胁,龙若水赶紧认错,求饶的道,“爷爷,我错了,千万不要送我去啊!我下次不说了成不成?到底谁在是你亲孙女啊?”

龙夜辰在一旁笑了一句,“我觉得爷爷的这个主意不错,你这性子就得去管管才可以。”

“二哥!”

原本气氛有点僵硬的早场,在龙若水那苦逼的哀嚎中落下了幕。

早餐后,龙夜爵带着唐绵绵回念园,她因为吃太多,肚子撑得慌,便建议走回去。

龙夜爵虽然不怎么喜欢走路,但还是点头,同意了她的建议。

两人走得不快不慢,一路看着景色走过去,倒也惬意。

只是他一直站在她的斜前方,让她有种无形的压迫感。

龙夜辰开着车过来,见到前方的两个人影,追上停下了车问道,“你们怎么不坐车?”

“吃太饱了,要走一走。”唐绵绵笑眯眯的解释。

龙夜辰勾起唇瓣,噙着笑,“大哥可是最不喜欢走路的人,看来也被嫂子给改变了,嫂子真是好魄力。”

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唐绵绵被他话里的意思和那一声嫂子叫红了脸,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龙夜爵一脸沉寂,“开着车看别人走路,这种感觉很好嘛?”

龙夜辰是个聪慧的人,对大哥这种不温不软的语气自然明白几分,挥挥手告别二人,开着车离开。

心里却在想,大哥跟以前,确实是不一样了。

刚才他走在上方,是为了替那个叫唐绵绵的挡晨风吧?

还真是有趣……

他带上墨镜,加快了车速,往自家所在的枫园开去。

唐绵绵有些无奈的对他说道,“那是你弟弟啊,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他在这,就妨碍你走路了。”他不正面回答,而是淡淡的说道。

唐绵绵为他的解释囧了一下,感情还是自己让他们二人这么生疏的了?

好吧,她不在言语,继续走。

可是无论自己走多快,男人的步调始终一致,并且一直在自己的左上方。

这个男人,还真奇怪!

***

难得的周末,在龙家跟在海天一线,自然是不一样的。

吃完早饭回来,她无所事事,而龙夜爵却还有一堆的事物要处理。

还带着工作回家,看来老板也不好当。

唐绵绵回到卧室,想起自己好像很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便拨通了老家的电话,才开口叫了一声,“妈。”

电话那边便想起了陈秋华的一连串唠叨,“绵绵啊,你还知道给妈打电话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冲动?”

唐绵绵不敢吭声,毕竟这件事情是自己做得不对。

当初一时脑热,从家里偷了户口本便直奔江城市,为的是能跟苏世杰结婚。

现在到好,没嫁给苏世杰,反而嫁给了另一个家里人都不知道的男人,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接受。

不过按照父亲那迂腐的性子,肯定是接受不了了。

所以她第一时间打算隐瞒,等绵绵妈在电话里唠叨够了,她才说道,“妈,我好想吃你做的红烧肉哦。”

绵绵妈那一肚子气,瞬间就被女儿这话给冲淡了,“你呀,就知道吃,我真怀疑那个苏什么的,一碗饭就把你给骗走了,连爸妈都不要了。”

“妈~~”唐绵绵拖了很长的奶气撒娇,“就算要骗,也是您把我给骗到你肚子里的,主要是妈做的菜太好吃了。”

“嘴贫!”绵绵妈骂了一句,沉了几分说道,“你爸还在生气呢,我告诉你啊,你自己最好尽快想到应对办法,怎么哄你爸开心,不然你死定了!”

“我爸还生气呢?”

“你说呢!臭丫头,你就那么不声不响的走了,你爸不生气才怪!”陈秋华叹了口气,也松了口气,毕竟女儿是打电话回来了,也算是知道她平安了。

至于老头子的气,早晚都会灭掉的,到时候再让女儿回来陪个罪什么的,一切就过去了。

当初这小丫头胆子那么大,不就是笃定自己的父亲会这么原谅自己嘛。

知女莫若母,她何尝不知道这小丫头打的什么算盘。

“绵绵,他对你好吗?”这一点,才是陈秋华关心的。

自己家的女儿,谁不心疼?

都怕所嫁非良人,所以才会管制得那么严的。

结果却适得其反了。

现在的一声问候,是母亲对女儿的关爱。

唐绵绵一下子就哽咽起来了,“妈,对不起,我当初太任性了,对不起。”

“现在知道对不起也已经晚了,你只要告诉妈,他对你好不好?”

唐绵绵哽咽了一会儿,最终点头,“他对我很好。”

“没骗妈吧?”陈秋华觉得很可疑,总觉得哪里不对。

“没有,他对我真的很好!”唐绵绵赶紧保证。

陈秋华嘀咕了几句,虽然觉得女儿这是报喜不报忧,但还是劝道,“找机会,还是回来看看你爸爸吧,争取得到他的同意,你爸就是嘴硬心软,心里还是最疼你的。”

“我知道。”唐绵绵再一次觉得自己当初的举动,太欠缺考虑了。

为了苏世杰那个贱男,居然伤害了最爱自己的亲人,真是不应该。

安慰完之后,她才收了电话,整个人依靠在阳台的护栏上,看着这繁华的龙家老宅,却怀念自己家那没什么规律,却充满温馨的小院子。

爸爸……

对不起。

她对着家的方向说道。

忽然伸出的一双手臂,将她整个人拥在了怀里。

唐绵绵闻到了属于熟悉的味道,没有抗拒,甚至放松自己,依靠在他身上,仿佛将他当做自己的依靠。

“找个机会回去看看吧。”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唐绵绵惊讶的看向他,有种被抓包的意思,“你居然偷听我讲电话?”

“这是我们的房间,我进来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老婆。”

他勾着笑,黑亮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怀里的女人,对她的自控表示无辜。

不过那一声老婆,却让唐绵绵浑身一麻,好像被电击了一样,脸色瞬间就红了起来,“叫我绵绵就好。”

她还真不习惯有人叫自己老婆,而且也不习惯叫他老公。

可男人却眯着眼继续叫着,“老婆老婆,你本来就是我老婆,我并没有叫错啊?”

难跌见到他这种无厘头的样子,唐绵绵也无力争辩了。

或者说,在他面前,自己根本就没有争辩的空间。

什么东西,都被他算得死死的。

“大哥大嫂好恩爱啊。”

楼下路过的龙夜辰扬着璀璨的眸子,似笑非笑的戏谑道,“念园这么多年来,都没怎么改变呢。”

原本拥着唐绵绵的人,忽然松开了手,扬着的笑容也沉了下来。

唐绵绵不懂男人为何冷了下来,回头想要询问,却看到他那原本盛满笑意的眸子,渐渐冷了下来。

她看向他眼底,只见一层层的笑意正抽丝剥茧的消失,剩下的,只有深不见底的幽黑。

她垂下眸,心中无比疑惑。

为什么他在见到自己的堂弟之时,是这种冷然的样子,难道两人之间,是有什么隔阂吗?

龙夜辰却丝毫不在意男人的沉寂,而是提议道,“大哥,我要去看苏溪,一起去吗?”

苏溪?

唐绵绵只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仔细想了想才记起来,那不是小桥流水的老板吗?

就是素菜馆的那个美丽女人。

她本以为龙夜爵会拒绝,毕竟给他是在起头上,可却没想到他最终点了头,“你等我们一下,马上就来。”

我们?

唐绵绵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龙夜爵拉着玩更衣室走去,“去换身衣服,我们去小桥流水。”

“可是我不想去啊。”她难得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希望男人能尊重自己一把。

可龙夜爵却霸道的将她推了进去,还说道,“乖了,换好衣服出来,我等你。”

唐绵绵不是个会拒绝的人,她总觉的拒绝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就好像当初严悠蓝找自己去他们的婚礼一样,她没办法拒绝。

即使这个人,你必须拒绝。

或许是从小的环境使然,她总觉得任何人都是充满善意的,所以龙夜爵更加拿捏得当她这样的性子。

叹了口气,她还是乖巧你的换上了衣服,简单的装扮了一下,出房间的时候,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勾着浅浅的笑意,对她微微一笑。

唐绵绵吞了一口口水,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又不平稳了。

关在胸口的那只小鹿,开始欢快的跳舞了。

两人携手下了楼,龙夜辰见到这样简单装扮的唐绵绵,更为惊艳一把。

虽然知道她本就底子不错,但却没想到简单的装扮,却能让她如此清新,不免夸奖道,“大哥的眼光一向比别人都要好,真羡慕。”

龙夜爵淡淡的睨了一眼龙夜辰,带着唐绵绵坐上了门口的电瓶车。

龙家的车库,统一在护宅河的外围,属于第二层院子。

因为老爷子说汽车进来,只会污染宅里的环境,也一并将车库修在了大门进来的地方。

龙夜爵的车子很多,但这一次开到老宅来的就一辆阿斯顿马丁,比起他平日里上班的卡宴,这一辆嚣张很多。

龙夜辰见到他那辆车,不免艳羡了一句,“这辆车我中意了好久,可都还没买下来。”

唐绵绵看向龙夜辰,他的车子其实也不赖,是一款宾利,也在一千万之上。

这些豪门的少爷们,都是这么的土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