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三十四章 你老公很在乎你嘛

付染染被惊悚到了,惊愕的看着这个粉雕玉琢的甜美小女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她结结巴巴的问道。

“没有啊,那是我哥,你就是我嫂子了。”祁云溪笑眯眯的说道。

她不过是拉着哥哥一起来选婴儿车,却不想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幕。

自家哥哥虽然沾花惹草的,但还极少对一个女人有这么多的关注,并且还有微笑意外的其他表情。

而且,在听说她怀孕的时候,那种惊愕和反应,都太让她觉得惊喜了。

所以她有必要为哥哥拦下这个可能是未来嫂子的人。

“那是你哥?”付染染惊讶的指着祁云墨,“好吧,他是你哥哥,但我可不是你嫂子啊,你不要认错人了。”

“我不会认错的,”祁云溪很笃定的道。

祁云墨回头对祁云溪吩咐道,“云溪,带你嫂子到隔壁的咖啡厅坐一下,我处理好的事情就来。”

“好的。”祁云溪笑眯眯的点头。

“喂喂喂,谁是她嫂子啊!祁云墨,你不要乱说话!”付染染叫了起来,可还是被祁云溪给拉走了。

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苏宛如,心里百般感慨。

龙夜爵虽然一直的作风都是雷霆手腕,但却是冷漠无比之人。

方才,他居然为了唐绵绵,对苏家施难。

这说明,唐绵绵在他心中,已经很重要了。

这对她来说,不是个什么好现象。

想了想,她打算去找龙若水,想一下怎么应对这件事情。

***

唐绵绵被阴沉着脸的龙夜爵,带着到了沈氏医院。

沈少恭刚给一病人做完高精密手术,差点累成了狗,正想休息,自己的办公室却被人一脚给踹开来。

他猛地睁开眼睛,刚想发怒,却瞧见了龙夜爵那冷魅的表情。

得。

太子爷来了。

“又怎么了?”他有气无力的问道,视线在触及他怀里护着的女人之时,便明白了,“嫂夫人又受伤啦,你这是抖M体质吗?怎么这么容易受伤啊?”

唐绵绵心虚的抬不起头,悻悻然的解释,“不小心碰到了人家的高跟鞋了……”

“噗……”

沈少恭被她的形容给逗笑了,原本的疲惫也好像一扫而光,“这个不小心,还真是不小心啊。”

唐绵绵只能干笑。

难道要她说,自己被人给踹了吗……

“好吧,全套检查是吧?”沈少恭已经有经验之谈了,拿起单子就开始填写起来。

“不不不,不用了!”她只是个皮外伤啊。

她求救的看向龙夜爵,希望这大BOSS能大发慈悲,放过她。

不知道是不是他真的大发慈悲了还是怎么的,这一次他还真帮她说话了,“伤口红肿,有些破皮,你找好一点的护士处理就行,不用检查。”

沈少恭哼哼两声,“好一点的护士?难道是信不过我?我可是价值千金的神医妙手,你还怀疑我?”

“不是怀疑。”他冷冷开口。

沈少恭眉头一蹙,“那是什么?”

龙夜爵不说话了。

唐绵绵也糊涂了。

沈少恭在他那俊脸上探寻了几分,最后好像明白了什么,笑眯眯的问茫然的小绵羊,“是哪里受伤了呀。”

“背上。”

“好吧,我去给嫂夫人找护士。”沈少恭笑眯眯的说道。

唐绵绵被他的话语弄得一愣一愣的,怎么他也改变注意了?

而且他笑得那么暧昧做什么?

只是上个药,至于这么神秘兮兮的吗?

男人的世界,她果然不懂。

没多会儿,沈少恭带着一护士进来,指着唐绵绵道,“好好给我们家嫂夫人上药了,去里面拉上帘子,记得一定要拉好帘子哦!”

护士被他那语气弄得脸色大红,扛不住沈少恭那电力十足的眼睛,红着脸点头,“好。”

唐绵绵被护士带到了里面的检查室,让她趴在病床上给她上药。

她好奇的问道,“你们沈医生不会给人处理伤口吗?”

“没有啊?他的手艺可是最好的。”护士很肯定的道。

“那为什么他还要找你来啊?”小绵羊还是想不明白。

那护士想了一下,最后问道,“刚才那男人,是谁啊?”

男人?她在说龙夜爵吗?

唐绵绵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那是我老公啦。”

说这话的时候,她有些脸红心跳,而且娇羞不已。

好像老公两个字,都带着电一样,让她心跳加速。

龙夜爵的影响力已经大到她无法控制的地步了。

护士暧昧一笑,在她耳边低语道,“你家男人不想让别的男人看见你身子。”

唐绵绵,“……”

她羞得将头埋在被子里,再也不敢说话。

这男人怎么可以这样?不过就是背上的伤口而已,他怎么会占有欲这么强?

不过,为什么她心里这么窃喜呢?

护士一边给她上药,一边还说道,“看来你老公很在乎你嘛,这样的男人,现在很难找了,你真幸福。”

唐绵绵不敢应声,但心里却感慨颇多。

虽然跟龙夜爵结婚是个意外,但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他发现这男人虽然不苟言笑,但总是能做一些让她觉得感动的事情。

当然,这可怕的占有欲,是她意想不到的。

霸道,冷沉,但却又在这其中,蕴含着无限的温柔。

即使没从他口里听到过任何甜言蜜语,但却能从他的一言一行中,找到让她感动的地方。

就像付染染说的一样。

这男人就是一个极品,她唐绵绵就是那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给砸到了一样运气好。

或许,是吧。

她忽然间觉得,遇上他,是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

回去的时候,车子里的气氛有些低。

唐绵绵僵直着坐着,不敢靠在车椅上,龙夜爵开着车,速度比平时见都满,不时扭头看她。

为了让他专心开车,她忙着解释道,“其实我没事的,你速度可以稍快一点。”

男人并没理会他,依旧我行我素的龟速行驶着。

唐绵绵看着一辆辆超越他们的车,有些无奈。

开这么慢,那些人都鄙视了吧?

特别是还开这么好的跑车,那回头率,简直不忍直视。

但男人的表情那么沉,她是不敢开口了,只能不安的坐着,直到抵达海天一线。

一下车,唐绵绵第一时间觉得,原来自己还活着。

龙夜爵一言不发,将她送到了楼上,安顿好之后,也给安义打了电话,让他送吃的过来,这才拿起外套,对趴在床上的唐绵绵道,“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无聊可以看电视,玩手机。”

“我没事,你有事就去忙吧。”唐绵绵努力让他宽心。

龙夜爵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最后沉了眸子,出了卧室。

没有了男人那强大的气压,唐绵绵总算决定自由一点了。

虽然背上的伤口是有些痛,但还不至于移动不了,她站起身来,小心的走到阳台上,正好看见男人那辆迈巴赫急速而去。

他,是有急事吗?

站在阳台上,唐绵绵一直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回神。

直到安义到来,送来了御食园的精品套餐,还给她准备了电脑和IPAD,似乎是给她打发时间的。

唐绵绵吃着东西,不时看看安义,最后还是按捺不住问道,“龙夜爵是去忙什么事了吗?”

安义眼神回避了一下,随口说道,“可能是跟哪个客户有约吧。”

“是吗?我怎么今天没听说呢?”

安义这才想起,她现在是爵少的贴身秘书,行程什么的,她肯定也知道。

唐绵绵怀疑的看着安义,更是让他心虚得不自在起来,找了个理由打算离开,“我想起还有一份文件没送到合作方手里,我得去一趟公司了。”

唐绵绵放下碗筷,叹了口气说道,“安义,他是不是回老宅了?”

“啊,没有啊……”安义没想到她能猜得这么精准,心底的不安更大起来。

“看来是了。”她幽幽的道,眼神忧郁的看了一眼窗外,“他母亲本来就不接受我,又这样回去质问,肯定会闹翻的。”

“太太,其实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啦,爵少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他会有分寸的。”安义安慰的说道。

可唐绵绵心里还是十分担忧,想了一下,抬头带着乞求的看着安义,“安义,你带我去一下老宅好不好?”

“啊?不行不行!万万不行!”安义将摇得像拨浪鼓。

开玩笑,带她去,到时候爵少肯定会发火的,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

可唐绵绵的固执,安义是没领教过,“我知道这样很可能会带给你困扰。”

安义猛点头,心里想着,对对对,困扰,绝对是困扰,所以你就别去了。

“但我还是得去!”

“……”安义仿佛听到了什么东邪碎裂的声音。

唐绵绵认真的看着他,很诚恳的说道,“这件事情本来是因为我而起的,我不想成为他们母子间的隔阂,更不想因为我,让他跟家里的人闹翻,我虽然不知道豪门的人到底对亲情的定义是什么,我只知道,家和万事兴。”

这些是字面上的意思。

她没能说出口的是,她不想成为龙夜爵的绊脚石。

本来已经不能够匹配他了,假如还拉了他的后腿,这让她自己也不会安心。

安义看她那倔强的样子,深知自己如果不带她去,搞不好她还会自己去,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带她去了。

取车的时候,他悄悄给龙夜爵打了个电话。

可电话去没人接听!

这可让安义捉急,最后没办法,他发了一个简讯。

【太太要到老宅来,速回!】

从海天一线到龙家的老宅,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本来安义是想拖拉一下,等爵少的电话。

可谁知道现在是入夜,车流都比较顺畅了,本来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二十多分钟就快到了。

当安义看到老宅的大门时,差点没后悔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