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三十三章 借他的光狐假虎威一下

正想要开口,却听得祁云墨又说道,“朱阿姨,就算你不接受,但那至少是爵的选择,而且你这么帮着外人,难道不觉得不好吗?在我的印象中,朱阿姨可向来都是护着龙家的人呀,再不接受,那也是龙家的人,自己都不护着,让外人这么欺负,这是龙家新的规矩吗?”

朱文怡被祁云墨一番话讥讽得无地自容,冷着一张脸,紧绷着额角,不再说话了。

而这也让秦思悦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这唐绵绵,还真是龙家的媳妇。

而且还是龙夜爵的媳妇!

这种可能,让婆媳俩都惊讶起来,这唐绵绵到底是有什么本事,居然嫁给了龙家的太子爷龙夜爵?

那以后他们见到她,到底该怎么说话?

付染染不想跟这些人计较,虽然对朱文怡这种人不太苟同,但还是忍不住讥讽,“这不过就是吃里扒外的意思,见惯不惯了,绵绵,你还好吧?”

唐绵绵一直揉着自己的背,脸上已经疼得冒冷汗了,但还是惨白着脸摇头,“没,没事。”

可一直了解她的付染染怎么可能相信她没事,扯开了祁云墨那占有欲的手,上前去检查起来。

当她发现她一直揉着腰上的部位时,心里猛然一紧,着急的撩开了她的衣服。

唐绵绵被她的举动给吓得赶紧摇头,可付染染还是看见了那红肿的一片,还伴随着血腥的珠子,十分吓人。

“绵绵,你受伤了!是被谁打的?你告诉我,我给你报仇去!”付染染一下子咋呼起来。

祁云墨眉头紧蹙,最后拿出手机,按下了龙夜爵的号码,“爵,景盛广场三楼,你女人被人给打了。”

朱文怡知道他会给龙夜爵打电话,便冷着脸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朱阿姨,难道你不觉得,你得为你媳妇做个证吗?”祁云墨阻挠的说道。

朱文怡冷哼一声,“做什么证?我跟龙夜爵没关系,他的事情也跟我没关系。”

放下狠话,朱文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唐绵绵心里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她好像又搞砸了什么事情。

秦思悦跟严悠蓝是有些紧张的,特别是在听到唐绵绵是龙夜爵的女人时,更是有些不能接受。

龙家岂是她们敢得罪的人?

更何况眼前这个祁云墨了。

江城市四大家族之一的祁家,虽然没有第一豪门龙家那么强悍,但也甩苏家一大节。

特别是苏家很多产业,还是依靠祁家的产业链而生存的。

这种得罪财神爷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严悠蓝紧张的看着秦思悦,小声的问道,“妈,怎么办啊?”

秦思悦也同样慌张,她要是知道怎么办,就不会这么慌乱了。

付染染一边心疼绵绵受到的伤,一边说道,“这是你为我挡的那一下吧?你怎么那么傻啊?你看你这背肿得,都没办法见人了。”

“我怕她们伤着你肚子里的宝宝。”唐绵绵诚实的道。

刚放下电话的祁云墨眼神陡然一眯,冷冽的扫向付染染,“她说什么?”

付染染显然有些慌张,“没什么,没说什么。”

“你肚子里的宝宝?你怀孕了?”危险的视线,让祁云墨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阴沉。

付染染虽然是个彪悍的女人,但在这种强势男人的面前,总是有些抬不起头来,她咬牙道,“我怀孕了又怎样?跟你有关系吗?你那么凶我做什么?”

“很好!”祁云墨连连点头,并没马上发怒,而是转向严悠蓝跟秦思悦,“你们居然敢对我的女人动手?你们不知道她怀孕了吗?”

两人猛摇头,异口同声,“不知道。”

付染染揉着眉心,对这样的祁云墨,有些无奈。

他明明都是刚知道的,怎么可能这两人就知道了?

而且,他的女人?

这男人脑子秀逗了吧?什么叫他的女人啊!

付染染刚想要争辩,便看到龙夜爵急匆匆的前来,脸色冷冽得吓人。

比起祁云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唐绵绵一见到男人那阴沉的脸,便吓得不敢说话,生怕惹闹了本已经盛怒的男人。

龙夜爵眉头拧得死紧,语气也冷得好似冰川,“哪里受伤了?”

唐绵绵心虚,怕他发火,就忙着摇头,“不是很严重的伤。”

“哪里受伤了!”男人耐着性子重复了一边,但那夹杂着的怒气,已经十分明显了。

唐绵绵这下是不敢在说话了,只能指指自己的后背。

龙夜爵深吸一口气,才将她扳过身子,俊脸阴沉的撩开了衣服,仔细的检查着。

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旁人的视线,却能让他清晰的看见那白皙美背上的大片红肿和掺着血珠的伤口。

他抬手按了一下,唐绵绵一下子叫叫出声了,“啊,痛痛痛……”

“还知道痛?”龙夜爵不冷不热的问道。

“……”当然!她又不是死人。

还有,他按那么用力做什么?

唐绵绵在那痛得眼泪都要飙出来了。

“爵,你打算怎么处理?”祁云墨冷着脸问道。

龙夜爵放下了她的衣服,这才抬眸看向婆媳二人,眼神冷冽得让人害怕。

秦思悦有些紧张的开口,“爵少,我们不知道她是你太太,所以起了争执,而且她也伤了我们啊。”

说罢,她将自己那些被抓的伤口都给廖楚来。

但比起唐绵绵的,她们的真的好太多。

龙夜爵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那眼眶泛红的样子,胸口的地方莫名一躁,便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

秦思悦一听,吓得腿都软了,“爵少,有话好好说,这事情我们可以赔罪,但是请不要殃及苏家的产业啊。”

“人都受伤了,怎么赔罪?”龙夜爵不咸不淡的问道,好似王者般冷厉逼人。

“绵绵,我刚刚是一时冲动,你就原谅我吧。”严悠蓝又开始大打温情牌了。

可惜,唐绵绵早就见惯她这幅白莲花的口吻,已经有了抵抗力了,只是将头往龙夜爵怀里一缩,表示不愿意再听任何解释。

付染染更是嘲讽道,“一时冲动?我们不过是进来买几件衣服,你一看到我们就开始骂人,还说绵绵怎么不要脸,怎么要去勾引你家苏世杰之类的,我想问问你,你们家苏世杰那么一个人渣,值得我们家绵绵这么挂念吗?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什么德行!给我们家绵绵提鞋都不配!”

付染染这会儿是把刚才受得气,都一一骂回去了。

祁云墨对她这种毒舌性子,有些忍俊不禁。

这跟自己过往交往过的女人很不一样。

龙夜爵原本就冷沉的目光,更是阴鸷几分,晦暗不明。

可越是这样,气压越是低得吓人。

严悠蓝心中即使再多的愤怒,却也不敢在这样的男人面前造次。

心里更是埋怨老天爷的不公平。

为什么一个被苏世杰甩掉的女人,还能遇上这么极品的男人?

而那男人还那么护着她,一看就是很宠她的样子。

再想想自己嫁给苏世杰之后锁遭遇到的冷然,心中百般愤慨,垂落在身侧的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

但嘴上却还得说着讨好的话,“爵少,我们刚才真的是一时冲动了,求你放过我们吧。”

秦思悦也猛点头,“是啊,爵少,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们吧。”

龙夜爵黑眸深不见底,好像在寻思着什么,低头对怀里的女人说道,“你呢?放过么?”

唐绵绵不知道这是龙夜爵测试自己的话,想了想,轻轻的摇摇头,“我背那么疼,不想放过。”

说她不善良也好。

说她狐假虎威也好。

反正她现在是不想原谅,而且刚才严悠蓝的那些话,太伤人了,她希望她得到一个教训。

龙夜爵听到她的话,微微扬起了薄唇,“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严悠蓝脸颊一白,颤抖着乞求,“爵少,我们真的是无心之过。”

“爵少,你就放过我们吧,看在我跟你母亲是多年好友的份上,我们愿意道歉。”秦思悦搬出了朱文怡。

祁云墨这回补了一刀,“哦,忘记告诉你了,刚才你母亲也在,但是她没有帮你老婆,看样子不太喜欢你老婆,朱阿姨其实是个*的人,也不是那种有高低成见的人,这一次怎么这么计较你老婆呢?难道是她们两个在她那嚼了舌头?”

“噗!”付染染很不厚道的笑了。

虽然对这祁云墨一直没什么好感,但他这一次这刀补得,实在是漂亮,真想为他点个赞!

秦思悦一听祁云墨这么说,吓得差点没求饶了,“不是不是,我们没有,真的没有。”

“没有?你刚才还说了呢,这不就是破坏绵绵在她婆婆面前的印象分吗?我觉得你就是故意的。”付染染不甘示弱的骂道。

反正这会能仗势欺人,她就把刚才受的气,都给报回来。

她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怎么了!

龙夜爵俊脸阴沉到了极致,哪怕是唐绵绵,都感觉到了一种害怕的隐晦。

“墨,这件事情你先处理,我带她去看伤口。”因为惦记着她的伤口,龙夜爵并没多说什么,但那眼神中的狠戾,已经很清楚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祁云墨妖冶一笑,“你放心,我的手段,绝对会让他们很精彩的。”

龙夜爵微微点头,带着唐绵绵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付染染也觉得自己改退散了,上前去问店员要过自己的东西,付了钱打算离开。

可先前还被祁云墨甩在一边的女人,突然走上前来,笑眯眯的说道,“嫂子,你要去哪里啊?”

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