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二十六章 我没经验

龙夜爵一脸黑线,对于食物一向有很高要求的他,这会还是不淡定了,“这些,都不是我平时吃的。”

“那当然,这些都是对伤口愈合好的食物!”唐绵绵理所当然的回应道,“你现在受伤了,肯定不能吃平时的菜色,将就一下吧。”

她几乎是哀求的样子了。

龙夜爵在看向她那双眼睛的时候,莫名心软,沉沉的点头,“随便吃一点。”

“好,随便吃一点。”只要肯吃,就是进步,她拿起筷子,轻快的道,“你手受伤了,我喂你。”

龙夜爵也心安理得的吃着她喂过来的食物,那些他反感的实物,似乎因为她的喂食,而便变得不那么难吃了。

毕竟这些菜,被唐绵绵特殊处理过,最终他还是吃了不少。

而且那种心情,跟平时见吃大餐没什么区别。

当然,除了苦瓜跟胡萝卜。

这两样东西,他怎么都不碰!

唐绵绵也没强迫他吃,等到将碗筷洗干净收起来之后,才上楼去。

而龙夜爵正站在门口,冷然的表情有着一些期待,尽管看不太出来。

“怎么了?”唐绵绵见他没睡,疑惑的问道。

“我的伤口不能沾水。”他淡淡的道,垂着的眼帘遮掩了眼底的精芒和兴奋。

小绵羊囧了一下,有些心虚的问道,“那怎么办?”

“当然是你帮我洗澡。”

“……”

这个要求,好逆天!

她一下子就红了脸,说话也结巴起来,“我没经验……怕弄不好。”

没经验?

男人挑了一下眉梢,俊眸轻眯,没经验才好!

“那我总不可能不洗澡吧?”

好像也是。

唐绵绵陷入了挣扎,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弱弱的建议道,“要不,找安义?”

“……”

龙夜爵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女人是个浇冷水的高手。

哪怕再浪漫的事情,都会被她弄得情趣全无。

叹了口气,那双黑眸中蒙着桃花一般的潋滟之色,“绵绵,你想让别人知道,我娶了你,却没碰你吗?这对男人来说,可是会毁掉名誉的。”

唐绵绵心虚的低下头。

她有何尝不知道这样做会有多大的影响呢?

可是……让自己帮他洗澡,她真的做不到!

龙夜爵唇瓣轻勾,忽而在她耳边低语,“难道,你没见过男人的身子?”

“……”

轰的一声!

唐绵绵只觉得什么东西,在自己脑子里炸开了一样,脸颊顷刻间便滚烫起来。

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直接的问?

“小时候的,算不算?”

“……呵呵。”龙夜爵勾唇笑了起来。

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笑容,都不知道久违了多久。

唐绵绵几乎看痴了。

这男人只需要轻轻一笑,便有一种红颜祸水的感觉。

要多祸害,有多祸害!

“你笑什么啊。”她脸红心跳的娇嗔道,被他笑得有些不安。

而男人却笑得更为明媚了,也将她的娇羞,都看在眼里,“看来是不能洗澡了,可是我忘记告诉你,我有洁癖,如果不洗澡的话,会睡不着,睡眠不好,听说对伤口愈合也不好……”

“好吧,我洗。”

还没等他说完,她主动退步了。

男人勾起得逞的笑意,往房间里面走去。

唐绵绵咬着唇,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自己这迈出一步,便是深渊了。

他的浴室,比自己那个客卧的浴室要大上好几倍,唐绵绵放好了水,出来打算教他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见到这样的他,她惊慌的迅速转身,心里怦怦直跳。

龙夜爵见到了她的惊慌,嘴角的笑意就没落下过,坦然自若的走了进去,故意忽视她的反应。

虽然羞涩,但还是不忘提醒他,“不要沾到水。”

“那你扶着我的手。”

这会儿,他显然成了太子爷,霸道的开口。

迟早是要突破这道心防的,唐绵绵一狠心,一咬牙,往前迈了一步,视线始终维持在他颈项上的角度,不肯低头。

小心的扶着他的手,让他坐下。

“你想让我围着浴巾洗澡吗?”男人清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还有着滚烫的热气,几乎灼烧了她。

唐绵绵被吓得差点摔倒在地,完全被这个男人的恶趣味得打败。

她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

但又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最后只能再次把心一横,解开了他的浴巾。

她在心里无比急切的祈祷,让这个见鬼的洗澡,快点结束吧!

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乞求,更或者是龙夜爵善心大发,总之接下来的事情,都还很顺畅。

龙夜爵只是右手受伤了,其余的,还是能自理。

这让唐绵绵大松一口气。

只是那脸上的酡红,一直都未淡去。

龙夜爵心想,小绵羊胆子本来就很小,若是自己一着急给吓着了。

恐怕以后就没有任何福利了。

他是个有耐心的猎人,为了以后更大的福利,他愿意忍。

当然,这个忍耐也是十分辛苦的。

好不容易折腾完,当他躺在椅子上,唐绵绵终于能松口气的时候,又听他说,“可以擦头发了吧?”

“……”累成狗啊!

即使累得不行,但她还是接过了毛巾,给他擦拭起来。

这种时候的静谧,好像成了两人之间的默契。

他不言,她不语。

就这么安静的相处着,听不见种子发芽的声音。

***

因为惦记着他的伤口,唐绵绵一夜没睡好,盯着熊猫眼给他做早餐。

还是她那些所谓的对伤口愈合有好处的早餐,这一次,龙夜爵到是没什么意见的吃了下去。

“我的手受伤了,不能开车,今天你送我去公司吧。”

龙夜爵淡然的道。

唐绵绵犹豫了一下,大概是前几日出车祸的事情,让她现在都还心有余悸,所以很不想碰车子。

但考虑到他的手,最终还是点点头,但还是把话说在前头,“我的技术不好,你可要心里准备。”

男人的脸色僵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那我自己开吧。”

“可你的手……”

“为了生命着想。”

唐绵绵囧了。

难道自己真的那么可怕吗?

“今天不早了,你坐我车去公司吧。”站起身来,他优雅的扣上了扣子,再漫不经心的吩咐。

唐绵绵将头摇晃得像拨浪鼓,“不用不用,我坐公交就好。”

男人的眸光冷了冷,还未说话。

小绵羊就低头了,“好吧,坐你的车,但是得提前一站让我下车。”

这男人的眼神,能杀死人,呜呜!

跟他在一起,总觉得自己是处于弱势。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男人原本的冷然,在她答应之后,顷刻间化为乌有。

上了车,她还在惦记着龙夜爵的伤口,确认再三没事之后,才让他开车。

而唐绵绵也趁这个机会,打算小眯一会儿。

海天一线的住所距离公司有三十分钟的车程,说远不远,但说近也不近。

唐绵绵睡得很熟,让原本还有赶路的人,稍稍放慢了速度。

也没走平日里最近的那一条,而是选择了稍远的大道。

因为大道的公路比较平顺,他一边开车,一边按下了安义的号码,通知他自己会晚点到。

这让安义差点大跌眼镜。

爵少除了有事儿,可从未迟到过啊。

难道——

安义暧昧的笑了起来,看得一旁的Cindy起了一身的鸡皮的疙瘩,“安特助,你笑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随便笑笑。”安义嘴角的笑意更大了,“哦,给你说一下,爵少今天会来晚一点。”

Cindy意外了一下,毕竟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是有什么事吗?”

“嗯,有事,大事。”

“什么大事啊?”Cindy八卦病犯了。

安义神秘兮兮的说了一句,“婚事。”

Cindy,“……”

什么婚事啊?

安义奉了老板之命,去财务部给总裁夫人请假。

财务科长点头哈腰的表示没什么问题,虽然这对一个刚到职一天就请假的新人来说,不是什么好现象。

但能让安特助亲自来请假的,那身份,绝对很拉风。

所以财务科长二话不说,马上点头同意了。

要知道,安特助可是大老板身边的红人,得罪不起呀。

唐绵绵翻来覆去的睡了好一会儿,久到她自己都心里有些不安了,猛然醒来,才发现自己还在车里。

而车子,还在开着……

但周围的环境,已经有些陌生了。

她有些迷糊的问道,“这,这是在哪里啊?我们不是去上班吗?”

“我刚刚出来见两个客户,见你睡了,就没叫醒你。”龙夜爵不动声色的道。

“那我不是迟到了啊?!”唐绵绵有些惊慌起来,“糟了糟了,这才是我上班的第二天啊,这样就迟到,肯定会被炒鱿鱼的。”

“我让安义给你请假了。”

“那也不行!新人才上班一天就请假吗,这种情况说得过去吗?”她还是焦躁不安。

可男人却依旧一副淡然的样子,微微勾唇解释,“你放心,没人炒你鱿鱼。”

“额……好像也是。”她意识到身旁这个男人才是集团的最大老板,他说不炒,自然就没人敢炒了。

但她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那现在能送我回去上班了吗?”

“现在?饭点儿了,先吃饭去吧。”

饭点了!!

唐绵绵被惊悚到了,自己到底是睡了多久啊?

自己居然在一个男人面前睡了这么久!

而且,这可是在车里,又不是在床上,怎么会睡得那么香啊?难道不觉得不舒服吗?

她扭头一看,被眼前的情形给弄得无语了。

自己的座椅,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放了下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舒服的躺椅一样。

好吧,她唇角抽搐的想,总算明白自己为何能睡得那么香了。

(呜呜,求订阅好不好?新书数据不好,给琉璃一点信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