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二十章 当个贼容易吗

(本书已经转移到熊猫看书APP,请搜索半世琉璃或惹爱成瘾,把来源竹香阁那本加入书架继续阅读)

唐绵绵这才下了床,打算去翻看自己的结婚证。

可她翻来翻去就是没找到,最后才想起来,两本结婚证,好像都被龙夜爵给收了起来。

怎么破……

电话里的那妞还在等着,而且她是个强迫症晚期的人。

如果自己今天晚上没给她看的话,她搞不好会想着就杀到自己家来。

苦逼的想了一下,最终她决定去隔壁偷结婚证。

虽然不知道他会放在哪里,但结婚证这种东西,一般都会在卧室里的吧?

而且现在那男人似乎在洗澡,或者是在书房,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决定之后,她猫着腰出门了。

隔壁的房间门并没有落锁,她轻轻松松便打开了。

而且房间里的男人也真的在洗澡!

好吧,绝佳的作案时机。

她开始抽屉衣柜的到处找了。

可翻了好几处,她都没能找到,实在想不懂龙夜爵会将结婚证藏在什么地方。

难道这个卧室还有保险柜不成?

到处找了一下,也没发现,正在犯难的时候,却忘记了时间。

浴室的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门外被那开门声刺激了神经的小绵羊,一下子慌了,跌跌撞撞的打算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她悲剧的发现,整个卧室很宽敞,除了床,就是几样简单的家具。

情急之下,她只能闪身到了外面的阳台上。

透过窗帘的工艺孔,正好能看到男人的一举一动。

男人只围着一条浴巾,正随意的顶着一头湿发,往直前的躺椅上一坐,便半眯着眼睛。

那角度,好像是在看自己。

唐绵绵慌乱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一边自我安慰的想着。

看不到,看不到的。

龙夜爵只是看着这个方向一会儿,便阖上眼眸,坦然自若的样子,这才让着急上火的小绵羊稍稍安稳下来。

可随即又觉得悲催了,自己找这么个地方,是要冷死自己吗?

她可是穿的睡衣啊,这晚上更深露重的,即使裹在帘子里,也很冷好么?

而且看龙夜爵那意思,不打算马上上床睡觉。

难不成自己要在这长蘑菇么?

唐绵绵在那纠结死了,而龙夜爵却惬意的躺着,没有丝毫起身的样子。

并且那脸,一直对着自己。

她肯定是不能动弹的,哪怕是轻微的浮动,都有可能让男人醒来。

站不了多久,她的脚都快要麻痹了,手心开始出汗,拽着帘子的手似乎要开始抽筋了。

而且她还很清晰的听到隔壁传来自己那欢快的手机铃声,估摸着是付染染打来的。

一阵一阵的,就没停歇过。

她敢打赌,龙夜爵也一定听到了。

可这男人却淡淡定定的,好像睡着了一样。

等等——

睡着?

唐绵绵原本已经暗淡的双眸忽然一亮,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男人,发现那样子真的好像睡着了。

唔,要不要出去呢?

她在里面纠结着,眼看着自己越来越冷了,她还是决定冒险了。

故意用手动了几下,那躺着的人都没反应。

她又加大了动作,还是没反应。

她放下心来,看来是真的睡着了,这才摸摸索索的从帘子后走了进来,脚步轻得好似猫咪一般,就怕吵醒了男人。

晚风阵阵,随着玻璃门吹拂进来。

唐绵绵原本走着的脚步顿了一下,最终又走了回来,去拉上了玻璃门。

虽然其中弄出一点声响,但却没影响到躺椅上的男人。

看来是睡得很沉了。

唐绵绵放心大胆起来,还很关切的到床上,拿了毛毯过来,给他盖上。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让唐绵绵的心又开始乱蹦乱跳了。

这男人的身材……比她看过的男模特都要棒。

视线从他那完美的脸,慢慢往下——

鼻孔有些发热,她这才惊觉自己居然在看着他发呆。

丢死人了,双手一抖,将毛毯遮掩住他,才让自己的心绪慢慢的稳定下来。

最后落在他那还泛着湿气的头发上。

内心有些小纠结,这样睡着肯定会感冒的,要不要给他擦拭一下呢?

可自己擦拭,肯定会弄醒男人的,纠结了好一会儿,她打算放弃。

毕竟进来偷结婚证这件事情,真的不能让他知道,不然就丢脸死了。

大不了自己回房间了,就给他打电话好了。

唐绵绵站起身来,正欲转身离开。

却感觉到自己的手忽然被拉住,她下意识的叫出声来,“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睁开那双有掠夺性的黑眸,灼灼的看着她,“帮我擦头发。”

“啊?”

他将毛巾丢给了她,又阖上了双眸,继续先前的浅眠状态。

唐绵绵拿着毛巾,有些凌乱了。

为什么他看到自己,没有半分意外?

难不成——

OMG!

唐绵绵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

这男人早就发现了自己,只是没点破而已。

呜呜呜……当个贼容易吗?

即使羞愧得快要死了,唐绵绵还是窘迫的拿着毛巾给他擦拭头发。

从这个方向看下去,龙夜爵那线条优美的脸颊一览无余。

还真是360度无死角,从任何一个角度看下去,都是完美得让人窒息的。

“那个……”她正想要解释自己的行为。

“爵,或者老公。”

紧闭双眸的男人蓦然开了口。

唐绵绵差点没被吓死,擦拭着头发的手,都抖了一下,最后才说道,“老,老公,我刚才其实是来找个东西的,我,我以为你不在,所以就打算自己找。”

“嗯。”龙夜爵也没戳穿她的谎言,随意的嗯了一声,十分享受那句老公。

“你都不好奇我找什么东西的吗?”唐绵绵有些挫败了。

怎么好像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看穿了一样。

好丢脸啊。

“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的,下次不用这么这么做。”

“啊?真的吗?”也包括你吗?

她囧了一下,差点将这句话问出口。

龙夜爵张开眼睛,幽潭的瞳眸闪耀着灼灼之光,就这么看着她,补充了一句,“包括我。”

“……咳咳咳咳。”

这男人是有读心术吗?

那个问题她明明没有问的啊。

红潮染上她的脸颊,话也说不出来了。

后面这句,太惊悚了。

“绵绵,我们已经是夫妻了。”龙夜爵强调的说道。

唐绵绵心虚的低头,假装很认真的擦头发,不敢接话。

可男人似乎没打算放过这次深度对话的意思,一抬手将她揽到了自己怀里。

这样的暧昧姿势,让她差点想要落荒而逃。

如果不是他扣着她腰的话。

“之前考虑到你接受的问题,所以没有提过,你不觉得夫妻之间的相处模式,不应该是我们这样的吗?”

唐绵绵做顾而言他,“我觉得差不多啊。”

看来这小女人打算逃避了。

不过作为一头标准的腹黑狼,龙夜爵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次诱拐小绵羊的机会?

他修长的手臂搂着她的柳腰,薄唇挨到他的颈项间道,“夫妻之间,不是应该同床共枕的吗?”

滚热的气息,让唐绵绵以为差点烫到了自己,不自在的扭头揉着自己的脖子,“那个,我,我还没准备好。”

“我已经给了你很多天了。”

“我,我知道。”她声音弱了几分。

龙夜爵微微挑眉,随着话而流溢出的热气直惹得她颊侧的细嫩肌肤无法安生,“那你要让我等多久?”

等,等多久?

唐绵绵恨不得现在就消失。

这个问题真的好难回答,怎么回答,都是坑啊坑啊!

可他那较真的样子,怕是得不到答案,就不会罢休了。

犹犹豫豫,最终她低着头拧着自己的手指,“三个月?”

“嗯?”

男人唇间溢出简单的字节,却很清晰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唐绵绵咬咬唇,又开口,“两个月?”

这男人三个月都不满意?

要知道她跟苏世杰在一起五年,可都没越距过。

自己说出来三个月,她已经决定逆天了。

“哦?”他又是一个字的轻哼。

唐绵绵一狠心,一咬牙,伸出一根手指,“一个月!”

这是她的限度了,不能再忍让了。

他微微挑眉笑了笑,喉结浮动着,带着一股致命的诱惑力,抬手顺了一把她垂落在颊边的碎发,“一个月对一个男人来说,已经是一个致命的挑战了,绵绵,你真忍心吗?”

“……是,是吗?”她不信。

可有联想到了苏世杰。

当初他跟自己山盟海誓的,可最终还不是经不住严悠蓝的勾引,成功的将她踢掉。

这样惨痛的教训,不就是此时他说出的道理吗?

见她陷入挣扎,龙夜爵薄唇挽成一道浅弧,“不过,如果你实在接受不了,我可以等。”

她原本还很纠结的脸颊,顿时一亮,仿佛有些雀跃和感激,“真的吗?”

“绵绵,你这个表情对男人来说,其实是一个打击,你知道吗?”男人语气里透着无奈。

真拿这小女人没办法。

要知道他龙夜爵只要勾勾手指头,多的是女人愿意爬上他的床。

而现在自己潜心诱惑眼前的小女人,可她却这般模样。

真是有些挫败啊。

唐绵绵脸色一红,略微心虚,“我不知道……”

她一点都没想明白,为何这就是一个打击了?

难不成会影响他的男性魅力不成?

可这男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诱惑,还需要在她这儿证明男性魅力吗?

果然是男人的征服欲在作祟。

不过他肯退让,还是出乎了她的预料之外。

只是她太过专注感激,却没注意到龙夜爵眼底一闪而过的精芒。

一个月吗?

或许不用那么久也说不定。

这女人没什么心思,他龙夜爵有的是把握。

将她一把按在自己的怀里,就这么静谧的拥抱着。

唐绵绵的耳朵贴服在他,能清晰听到他那有力的心跳声。

夜色的斑斓,让这个拥抱,变得让她琢磨不透。

就好像她至今都觉得,这只是一个梦,一个旖旎的梦一般。

(说一下,这文明天要上架了,看过琉璃的文都知道,琉璃是有坑品的!而这个故事呢,也是琉璃很喜欢的一个故事,以后一定会更精彩的,希望大家支持,也求一下首订和打赏,让琉璃看到更多的动力吧!明天中午十二点,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