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十章 镶钻的白莲花

(本书已经转移到熊猫看书APP,请搜索半世琉璃或惹爱成瘾,把来源竹香阁那本加入书架继续阅读)

唐绵绵瞪大眼睛,赶紧说道,“我都已经做好饭菜了啊,一起吃了饭再去忙吧。”

安义想点头,因为他是真的饿了。

可怜的单身狗,周末打算睡到海沽石烂的,却不想大老板一个电话打来,自己就歇菜了。

火急火燎的弄了手机送来,还没混上一顿饭菜呢,就要被赶走。

到底有木有人道了!

可他也只能在心里叫嚣,一接触到爵少那冷漠的眼神,他就觉得,饿肚子什么都是小事,被下岗才是大事。

于是猛摇头,拒绝到嘴的美味,昧着良心道,“太太,不用了,我还有事情要忙,改天吧。”

当然,他相信,也没有改天了。

“是吗?那你忙,但也不要忘记吃饭,已经到了饭点了。”唐绵绵有些可惜的道。

安义鼓足勇气才转身离开,天知道他的肚子,都要闹罢工了。

而龙夜爵,却好整以暇的坐到了餐桌前,正打量着那些菜,也不知道那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唐绵绵显然有些小心翼翼,上前去解释道,“我不会做牛排龙虾那些,只会这些,你将就一下吃吧。”

他淡淡点头,看不出情绪,但却将胡萝卜给推开,“我不吃胡萝卜。”

唐绵绵,“……”

还挑食?

她挑了挑眉,打算好好的给他讲解一下,“我跟你说,胡萝卜是含维生素最多的蔬菜,要多吃才好,挑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而且不利于……”

健康。

剩下两个字,她是被迫吞回肚子里的。

因为男人正用清冷的目光看着她。

温度都仿佛下降了好多度,她抖了抖,将胡萝卜往自己面前一般,赶紧说道,“不吃也没关系啦,我正高兴你不吃,我才能多吃点呢。”

有见过她这么拍马屁的吗?

都是这冰块脸,面无表情的时候,好吓人。

不过不出她预计的是,他还真的很喜欢吃脆一点的东西,比如那盘口水黄瓜。

“晚上我有个聚会,你要去吗?”吃完饭,龙夜爵开了口,询问她。

唐绵绵摇摇头,她是个不太喜欢凑热闹的人,“我就不去了。”

“那好,晚餐你自己吃,我就不回来吃了,有什么需要可以打电话给安义或者——我。”

说他自己的时候,他明显顿了一下。

唐绵绵胡乱的点点头,巴不得他现在就走。

两个陌生人这样相处,真的很不自在好不好?

见她那迫不及待的样子,龙夜爵有些不悦了,可又觉得这样莫名不满,太不像自己的风格,便淡然的起身离去。

唐绵绵等他一走,便放开来,大口大口的吃着。

还是大口吃饭,大口吃菜比较适合她的风格。

那男人吃个家常小菜,都优雅得让她想哭。

吃完饭的唐绵绵无所事事,正打算做一件伟大的事情——睡觉!

却不想自己手机响了起来。

刚开始手机铃声不是自己的,她还呆愣了一下,等回过神才发现,那不是自己拿高大上的手机响铃吗?

急急忙忙的翻出电话,看到的却是自己好友,付染染打来的。

这家伙还知道联系自己啊?

“染染,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我都以为你死了!”

“呸呸呸!你少诅咒我!”

付染染那边很吵,音乐嘈杂的,应该是在酒吧或者是娱乐会所的地方。

付染染这妞,白天中规中矩,一副沉重的眼镜,把自己弄得跟老处.女一样。

但一到了晚上,那叫一个火辣辣啊!

简直就是夜店女王!

任谁都想不到,白日里那个古板秘书,会是这么一副火热勾人的样子。

“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唐绵绵不跟她啰嗦,直接问道。

她能感觉出来,付染染这妞喝醉了!

“你来皇都吧,陪我喝杯酒。”她的语气里有些失落。

“我不喜欢喝酒,不要了。”唐绵绵想也不想的拒绝。

跟谁,也不跟她一起喝酒啊,这家伙喝起来没玩没了的。

可付染染却固执的道,“你来不来?你不来我们就友尽了啊!”

这么严重?

她微微蹙了一下眉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好吧,我来。”

一般她能说道友尽二字,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好比她上一次说的时候,就是她失.身的时候。

任谁都想不到这个夜店女王,其实还真是老处.女吧?

失了身哭得那叫一个惨,当夜差点没用眼泪将她淹死。

所以这一次,她只是想了一下便赶紧答应了,心想这妞肯定是遇上问题了。

只是这里不好打车,犹豫了许久,她进了龙夜爵的书房。

之前看到一连串的车子钥匙,她猜想总能打开一辆的。

而且车库里,貌似有一堆的车。

有一个专程用来收纳车钥匙的抽屉,唐绵绵一打开,便看到一排的豪车钥匙。

而且都是摆放整齐,从大大小,井然有序。

“这男人还有强迫症啊。”她自言自语了一番,挑了一个看上去比较不值钱的车钥匙,才下楼去了车库。

不出她所预料,车库里真的是一堆车。

而且,都是豪车!

她的心中又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个世界怎么可以这么不公平,有钱人一堆车,穷人连做个公交车都坐不起。

按了一下车钥匙,一旁的奥迪A8便响了起来。

第一次开这么炫的车,她还真有点担心,怕自己磕到碰到,那可就惨了。

战战兢兢的出了别墅,直奔皇都。

皇都是江城市最大,最奢华的娱乐会所。

据说分为三个等级,最上面五层,是SVIP会员制度。

能入得了SVIP会员的,必须得是腰缠万贯,入门身价百亿以上。

而中间的五层则是普通会员制度,但别以为普通就能随便入了。

入门身价也得十个亿。

剩下的便是对外营业的普通会所了,比如她这种,也能进去。

而付染染自然是在最普通的地方了,找了好久,终于找到角落里的她,一看到她那样子,便知道事情真的跟她想的那样,有点糟糕。

“染染,你怎么了?为什么哭成这个样子?”唐绵绵扶着歪在沙发里的付染染,担心的问道。

付染染一听到她的声音,便不可遏制的哭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她,哭得很伤心,“绵绵,绵绵,我怎么办啊。”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妞哭成这个样子,想来一定是发生了大事情。

她急忙安抚着她,关切的问道,“先别哭,先别哭,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怀孕了。”付染染低语的道,语气里掩不住的慌乱。

唐绵绵也惊道,呆愣的看着她,有点不能消化这个大消息。

“是谁的?”

付染染摇着头,“我不知道。”

绵绵心里一阵心疼,她知道染染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女孩,能在这大都市生活下去,真的很不容易。

而且她很大部分的钱,都用来回报孤儿院了,她当初就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没有家。

可现在,她居然怀玉了,而且还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这对她来说,真的算是一个晴天霹雳!

绵绵心里也很慌乱,她也是头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能哄着她,“咱们先别哭,也别慌,我们先回去,再好好想办法,好不好?”

付染染本来就六神无主,自然是点头答应。

唐绵绵结了账,正扶着她离开,却迎面碰到了熟人。

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吧,她看着对面走来的两人,脸颊止不住的抽搐。

付染染自然也看到了两人,有些意外的来回观望了几分。

怀疑的视线,落在了严悠蓝亲昵挽着苏世杰的手臂上,大概明白了几分。

而苏世杰有些惊讶的看着唐绵绵,语气也颇为深情的叫道,“绵绵,你怎么在这里?”

在他印象里,绵绵从来不会进这种娱乐场所。

在这里碰上,多少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惊喜。

从上次婚礼的事情之后,他找过好几次唐绵绵,但都被她挂断了电话。

去她之前住的地方,房东却说她搬走了。

上班的地方也说是请假了,他几乎以为她已经离开了江城,却不想她还在这,所以心里是十分惊喜的,但却没能顾及到身侧已经成为了他老婆的严悠蓝。

这让她的嫉妒泛,拽了一把苏世杰,语气讥诮的道,“哟,原来是唐绵绵啊,原来你是深藏不露的人啊,居然来皇都这种地方,以前还真是看错了。”

唐绵绵隐忍着怒意,不想跟着两人争吵,对一旁的染染道,“走吧,很晚了,我们回去。”

付染染是知道她跟苏世杰的感情的,绵绵当初付出很多,甚至为了她,回家偷了户口本来,打算瞒着家里人跟他结婚。

但现在,一切都好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她为绵绵心疼。

但她更痛恨眼前这对狗男女!

正好今日心情不好,绵绵打算忍,她可没打算忍。

有人送上来让她出气,她怎么可以不利用?

付染染彪悍劲上来,双手叉腰,标准的吵架姿势,对着严悠蓝就是一顿烂骂,“我以前也看错了,我总觉得你是不过是一个白莲花而已,可我现在发现,你特么就是一镶钻的白莲花,最高等级的,抢了人家男朋友,还在这耀武扬威的,是多想让人知道你是三儿啊?”

唐绵绵听到这番话,差点没喷掉。

而严悠蓝被这么一骂,显然底气低了一节,眼神左右回避,“你,你说话放尊重点!”

“尊重?那也得看是不是人啊,对一个畜生,需要尊重吗?”

苏世杰没料到付染染会这么彪悍,有些挂不住面子,再加上一旁已经有了一部分围观的人,且目光都带着有色眼镜,让他觉得丢了面子,只能拽着严悠蓝说道,“少说两句,走了!”

“凭什么走啊?你是心疼她了对不对?苏世杰,我就知道你还是放不下她,你到底要不要对我们娘俩负责啊?”严悠蓝被付染染一骂,委屈劲儿上来,找男人出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