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七章 嫁给了第一豪门

“这是爵少的房间,这是你的房间,爵少吩咐了,让你住这一间。”安义推开了一间卧室,对她说道。

咦?他居然能这么为她着想?

两人的房间是相邻的,也就是说仅仅只隔了一层墙壁而已。

不过也让她稍稍安心了一些,至少不住在一起。

“少奶奶,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我,爵少不喜欢管家和佣人,所以一切都是我在打理,卫生这些定期有钟点工,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

“没什么需要的了。”她现在还缺什么?什么都不缺了!

“衣服什么的呢?你的那些衣服……”安义有些说不出口。

唐绵绵瘪瘪嘴,“我的那些衣服是有些提不上台面。”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不过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我觉得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如果爵少有需要让你出席什么活动,或者是带你回家的话,还是换一下比较好。”

安义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说,到底合不合适,只是这样中肯的建议啦。

唐绵绵一怔,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忽视了很多问题。

自己嫁给他,肯定是要以他妻子的身份去见很多人的,到时候……

越想越复杂,她有觉得后悔了,紧张的看着安义,“如果我说,我现在想回去,后悔了,你会不会让我走?”

“让你走了,到时候我会比你走得更远。”安义僵着表情回答。

“好吧。”她就知道这个结果。

报了自己的尺寸,她让他别买太多,一两件就好。

这可让安义刮目相看了,毕竟爵少以往碰到的那些个女人,谁不是巴不得搜刮得更多?

“少奶奶,其实你可以要更多的。”这么点,他没办法跟爵少交代。

唐绵绵一家被这个称呼雷得不行了,有气无力的说道,“能别叫我少奶奶么?真的很不习惯,你可以叫我唐绵绵,或者绵绵,或则糖糖!”

“这个……”

安义觉得,自己好像叫哪一个,都会被爵少修理。

想来想去,他最终确定了一个,于是咧嘴叫道,“龙太太。”

“咚!”

唐绵绵华丽的跌倒了。

……

爵式高层会议室,龙夜爵面无表情的听着各个部门汇报情况。

每一个汇报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总裁给开了。

可今天他们觉得有些奇怪,虽然总裁看上去还是冷冰冰的样子,但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批评人。

哪怕财务室的总监在汇报的时候,出了一个错,他都没有指出来。

这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龙总,龙总……”秘书Cyndi见他没反应,压低叫了两声。

还从未见过爵少在开会的时候走神啊!

到底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天没塌下来啊!

众人十分不解。

“汇报完了?”龙夜爵回过神来,没有半分慌乱,依旧冷淡的开口。

众人被他的反应给惊吓到,总裁这是走神的意思吗?

Cyndi小声的提醒,“会议是完了,可你还没总结。”

他微微点头,低淳的嗓音这才慵懒响起,“这一次,各个部门都完成得不错,我没什么好总结的,希望你们再接再厉。”

说完,欣长的身子站了起来,拿着文件潇洒的出了会议室,留下一众人,云里雾里。

“Cyndi,总裁这是……怎么了?”刚刚抱错数目的财务部总监,心有余悸的问道。

Cyndi扯了一下唇角,公式化的回答,“应该是恋爱了。”

哐当!

有人的电脑,被惊吓得掉在地上了。

Cyndi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微微一抬眸,公式化的道,“损坏公家财务,工资里扣。”

“Cyndi姐,不要啊……”

龙夜爵心情确实很好,毕竟了却了一件烦心事,也不用再去无休止的相亲了。

当母亲的电话再度打来之时,他很愉悦的接起,并不像以前还要拖一会儿。

这可让朱文怡有些意外,“下班了?”

“快了,打电话什么事儿啊?”

“我不是跟你说过,你昨天缺席的那个相亲对象,人家答应今天再见一次,你好好表现一下,挽回印象分。”朱文怡直来直往的说道。

为了自己这个儿子,她不知道愁白了多少头发。

眼看二房那边的大媳妇,马上都生孩子了,而自己的儿子却还没动没静的,她就着急得上火了。

“妈,不用了。”龙夜爵终于能理直气壮的拒绝了。

“你说什么?你又打算不去是不是?你考虑过妈妈的感受吗?你都多大了?跟你一起长大的西子,人家孩子都会叫爸妈了,你还一点动静都没有,是不是要愁死你妈啊?”

朱文怡一听到他拒绝,便吼了一串。

应该是平时不满积压得太多了。

龙夜爵将电话拿离自己的耳朵,等她抱怨完之后,才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以后都不用帮我找女朋友了,因为我已经有了。”

而且直接升级为老婆了。

“你有女朋友了?真的假的?别告诉我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妈可不认可。”朱文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在敷衍自己,毕竟这么多年来,他的绯闻也很多。

但龙家的规矩就是,不能让那些娱乐圈抛头露面的女人成为龙家的媳妇。

这是规矩。

“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等周末,我带她来见你们。”他并没有着急将已经结婚的结果告诉她,就是怕她忽然冲过来。

这会吓到那个小东西的。

还是给她时间,接受才可以。

“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朱文怡明显觉得有些可疑。

龙夜爵无奈的说道,“妈,我做事情,你还不放心吗?”

“好吧。”这一点,她到是懂,儿子从来就没让她操心过,除了那件事情,“那周末记得带她来老宅。”

“好,你赶紧去做你的美容吧。”

收起电话,他终于解脱的舒了口气。

以后不会有夺命催婚电话了。

想到这里,他又给安义挂了一个电话过去,“在哪儿呢?”

“在采购你吩咐的物资。”安义如实回答。

“她呢?”

“她?”安义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毕竟爵少可是个冷淡到没人性的人,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打听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还要继续装傻吗?”声音已经冷了几分。

安义头皮一麻,这才想起,自己不是在给爵少的新婚太太买东西吗?

爵少这个时候打来,肯定也是问的她,赶紧说道,“太太她说要自己逛一下,一会碰头呢。”

“在哪里?”龙夜爵丝毫没察觉到自己语气里的迫不及待。

“兰韵高级购物中心。”安义如实的报上地址。

不多会,电话里传来了阵阵忙音。

爵少打这个电话,到底是几个意思?

这会不是应该在开月度总结会议的吗?

算了,安义没多想,继续对着购物单,采购物品,“小姐,按照这个尺寸,将你们这里的衣服,每一款都来一件。”

唐绵绵一个人在商场你转悠着,对安义买的那些东西,有些看不下去。

哪有人成堆成堆的买啊?

而且还都是价格咋舌的衣服,是要她穿一辈子的意思吗?

兰韵高级购物中心,准确的来说,就是奢侈品购物中心。

这里囊括了服饰,首饰,鞋子,包包,以及酒类,更有世界级的超级跑车……

整个就一富人的购物天堂。

现在她可以肯定,自己嫁的那个男人,是真的有钱了。

以前跟苏世杰在一起,她也知道他是个有钱人。

但跟龙夜爵比起来,好似差太多。

“最新消息,江城市商业巨子,龙家第四代继承人,爵式总裁龙夜爵,已经拿下了JR这个跨国工程,并且月底动工,这对于股民们来说,又是一个福音,据最新专家分析,龙家所在的龙财团以及爵式的股价,都会看涨,而跟龙财团有关的其他子公司,也会价格的提升,现在正是购进的好时机。”

一旁的电视墙正播放着一则新闻。

如果是以前,这些新闻完全引不起唐绵绵的注意,她也听不懂什么涨不涨的。

但今天,她关注了一下。

因为那上面出现了一个俊美的男人……

龙夜爵!

自己结婚证上的男人,好像就长这个样子,而且……名字也对得上号。

她这是嫁给江城市的第一豪门了吗?

乖乖,就算老天爷要赔偿自己,也不用这么大手笔吧?

她拿出手机,打算上网搜索一下这个男人还有什么样的背景,却猛然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

“唐绵绵?”

握着手机的手,狠狠一紧,她没打算转身便离开。

可身后的人,却不打算放过她,“你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原来是装可怜啊,让世杰可怜你,好让我不起诉?”

说话的,正是唐绵绵最不想见到的人,严悠蓝。

怎么走到哪儿都能碰到她,阴魂不散了。

她冷着脸转身,看向严悠蓝。

这一次,她不是一个人,似乎是跟别人一起来逛街的。

左边的这个是苏世杰的母亲,她虽然没亲自见过,但从苏世杰哪儿见过照片,毕竟母子俩还是有些相似的。

而右边那一个,则是陌生面孔。

但不难看出,这个中年妇女的优越。

一身上下都是名牌,而且高严悠蓝好几个级别。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她冷冷的驳斥,眼神冷厉,“还有,我跟苏世杰也没有任何关系。”

朱文怡是被苏世杰的母亲约出来逛街的,见到这女子,不由得好奇问道,“她是谁啊?”

严悠蓝勾起讥诮的笑容,嘲弄道,“朱阿姨,她就是那个破坏我婚礼的小三,我差点没被她淹死。”

“是吗?”朱文怡立马鄙夷起来,连看一眼都觉得多余,“这种女人,往往都长着一张狐媚子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