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96章 简沫,你爱上他了!

顾北辰如墨染的眸子深邃的看着五年未见,却依旧美的让他的心都紧张的跟着跳动的沈初,薄唇一角微微抿了下。

“什么时候回来的?”顾北辰问道。

沈初笑靥如花的挑了挑眉眼,晶亮漆黑的眼睛深处也被笑意染了,“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顾北辰微冷,如雕似刻的俊颜上透着一抹涩然,“不然呢?”

沈初含笑的看着顾北辰,眼底深处滑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只是,那样的情绪只是稍纵即逝了,“北辰,五年……我很想你。”

每个字,沈初都说的很缓慢,就好似生怕顾北辰漏听了一样。

顾北辰薄唇已经抿成了一条线,眼底那抑制不住的情绪因为沈初的一句“想你”瞬间爆发了出来。

“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顾北辰冷笑的勾了下薄唇一侧,“沈初,这会儿说想我,是不是太矫情了?”

五年的时间,彼此早已经不是当初还冲动张扬的人了……

沈初垂眸,长而卷翘的睫毛就好似小扇子一样,在眼睑出打出一道阴影,“是有些矫情了……”

听她承认,顾北辰顿时冷了脸,嗤冷的哼了声后冷然的说道:“沈初,你还真没有变!”

沈初抬眸,“没有人可以一沉不变……”

“可你随意践踏别人的心的举动可不就没有变?”顾北辰声音有些冷漠下的嘲讽。

沈初静静的看着顾北辰,她的瞳仁漆黑晶亮,这样注视着人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够思绪集中,“北辰,你让我觉得……”她涩然一笑,“……我不该回来。”

顾北辰沉默了,一双鹰眸肆无忌惮的看着对面的沈初,有那么一刻,他竟然有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暗暗吸了口气,顾北辰僵着的俊颜已然恢复了惯有的淡漠,“当初非走不可,如今……怎么就回来了?”

“如果我说……是因为你,你信吗?”沈初浅笑的问道。

顾北辰微微蹙眉,他明明知道沈初在说谎,可偏偏,他竟然愿意相信……

沈初叹了下,“没有你的五年,我过的一点儿都不开心。” 微微一顿,她垂眸,长长的睫羽掩去眼底的失落,“我知道这会儿说什么你心里都是不愿意相信的,可是……”

她抬眸,眼底有些紧张下的慌乱,“北辰,我真的很想你。”

顾北辰眸光深邃不见底,只是这样静静的凝着沈初,渐渐的溢出复杂而说不清的情绪,只见他薄唇轻启,低沉的缓缓说道:“阿初,我结婚了……”

沈初先是微微皱了眉,紧接着眼睛里溢出不可置信,最后……所有的情绪都幻化成了一道悲伤和痛楚在美丽的脸上渐渐龟裂开来!

敏康医院。

简沫下班后就来了医院看李筱月,又经过一天的调养,李筱月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

“今天的财经报看了吗?”李筱月看着简沫问道。

简沫摇摇头,“我对财经没兴趣……只对掌管财经的男人有兴趣!”她开着玩笑,还眨巴了下好看的眉眼。

李筱月抿唇笑着,仿佛有些无奈的说道:“帝皇在南海市将要投资一个大型的高科技体验馆,最新消息,参与到最后竞争的十家公司里,金阳电子也在其中。”

简沫看着李筱月,脑子里顿了下方才问道:“那个渣男的公司?”

李筱月点点头。

简沫看着李筱月,仿佛在寻求什么答案,可是,她从她眼睛里看到的只是肯定的答案,“你的意思是……有可能这是个圈套?”

李筱月又点了头,“虽然十家公司里,和金阳差不多规模的公司还有两家,可帝皇这次的投资超过二十亿,这样的公司应该入不得帝皇的眼才是。”

言下之意,这个是顾北辰下的圈套……

“那你就等着顾北辰如何收拾那个渣男吧!”简沫说着,眼睛里不受控制的溢出光亮。

她知道顾北辰对她没有什么感情,最多就是娶她回来有份责任……或者说,二人怎么说也是和谐互动的床伴,他动动手指就能解决的事情,也就做个人情给她。

这样的话,她心存感激,自然会对顾北辰更加卖力的讨好了……他也不亏!

可想是这样想,简沫心里还是暖暖的……

她到底也才二十三岁,虽然两年前的现实让她没有办法继续做梦了,可她在听到他说帮她的时候,她怎么会一点儿触动都没有?

李筱月看着简沫那多变的神情暗暗皱眉了下,再到看到简沫嘴角抿着的那种小女人的笑意的时候,心里猛然一惊……

“简沫,”李筱月喊得正式,“你……是不是爱上顾北辰了?”虽然是疑问,可是,她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她肯定的答案。

简沫猛然一僵,扇动着眼睫看着李筱月,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反驳。

李筱月是学法律的,人生来就敏感。加上打官司接触的也很多牵扯情感方面的,见得多了,这会儿更加肯定了简沫有可能沦陷了的事实……

“我怎么可能喜……”简沫嘴角扯着急忙说道,可是,说了一半儿,心里陡然就空了起来。

“妞儿,顾北辰是毒药!”李筱月替简沫担忧了起来,“除非,你能将你自身变成了他的罂粟,要么……你就管好你的心!”

简沫沉默了,仿佛在想李筱月的话,可是,心里有个声音却越来越大声肯定着她方才说的话。

“我的心里是谁,你不是不知道……”简沫有些慌乱,只想要否决李筱月的揣测,“嫁给顾北辰也是迫不得已你是清楚的。呵呵……我怎么可能爱上一个终究要离开的男人啊?”

李筱月目光犀利的看着简沫,想要看看她这话有几分真假,“你的意思是……你现在还爱着楚梓霄?”

“那当然了……”简沫急忙应声,就好似要覆盖刚刚“她爱上顾北辰”这个话题。

楚梓霄原本想要敲门而抬起的手僵在了原地,从只是关了一半门的视野里看着简沫的侧影,眼底幻化出惊喜的同时,嘴角更是因为喜悦而炸了开来。

“你确……”李筱月突然住嘴,视线落在病房门口,眼底有些惊讶,“梓霄?”

简沫的心犹如做过山车一样的跌宕起伏了下,然后暗暗咬唇的缓缓转身,视线对上了楚梓霄那迫切而激动,灼热和透着复杂情绪的眸子……

“沫沫……”楚梓霄轻唤的同时抬步走了进来,在简沫面前停下,无视李筱月深情的看着她,“你果然之前是骗我的,你果然还是爱着我的……”

话落,他激动的长臂一探,一把将简沫揽入了怀里,静静的抱着,仿佛生怕她又会溜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