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94章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蠢?

简沫的眼睛瞬间就更红了,她怔愣了几秒后就上前……在顾北辰凝眸下,伸出鬼爪就在他俊脸上掐了把!

“咝”的一声溢出薄唇,顾北辰的脸瞬间黑得比墨空还要沉。

简沫鼻子猛然就酸了,在顾北辰想要开口的时候猛然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脸颊贴在他心脏的位置,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竟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幸福。

顾北辰原本想要冷嘲几句的话因为简沫突然的投怀送抱给硬生生的噎了回去,然后就下意识的长臂一揽,将她抱住。

“阿辰,我刚刚以为你……”简沫的话闷闷的从胸口传来,可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顾北辰等了会儿,见她也没有打算说,只能一边儿抱着“无尾熊”一边儿换了鞋,“以为我什么?”

简沫微微抬头,眸光清澈的说道:“以为你坏事做太多,遭到不测了……”

“……”顾北辰薄唇一侧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下,然后无情的一把将简沫扯开,就往楼上走去。

简沫屁颠儿的跟了上前,“我刚刚做了一个梦……”她将那梦叙述了一遍。

顾北辰欲进卧室的步伐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可怜兮兮的简沫冷笑,“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蠢?”

言下之意,你那脑袋也就只能做出那么弱智情节的梦!

简沫恨恨的瞪了眼,还接着不满的控诉,“醒来后给你电话就是无法接通……”

“没电了。”顾北辰说话,突然脚步又停了下来,偏身看着亦步亦趋的简沫,鹰眸深了深,“你是在关心我?”

轻咦的声音里透着一抹复杂的情绪,那样的复杂快的就连顾北辰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简沫自然不会承认,只是冷哼着说道:“与其担心你,还不如我担心以后没有生活费了。”

顾北辰顿时冷了脸,“那刚刚是谁连鞋都忘记穿的就急匆匆的想要出去找我?”

“……”简沫被戳穿了心思,急忙反驳,“我是想要下楼喝水,听到有开门声以为是贼,过去看看的。”

说完,为了表达自己说的是真的,她还故意扬了扬下巴,一脸挑衅。

顾北辰冷笑,墨瞳深处溢出嘲讽……那感觉完全就是“你怎么没有被你自己蠢哭”的即视感。

简沫脸部开始僵硬,就这样看着顾北辰去了浴室……

时间已经是凌晨快两点,简沫气愤的躺在床上,也突然觉得自己在顾北辰跟前特蠢,仿佛智商一下子下降到了负数。

顾北辰洗完澡后上床,简沫因为生气故意离他远了些……他一见,冷嗤一声的直接也背对了她。

深夜本该是好好睡觉的时间,再不然……也多是进行床上沟通活塞运动的。两个人却是第一次在深夜的床上,同、床、异、梦!

气氛一度凝重,简沫心里藏掖着事情,加上被噩梦惊醒,完全没有睡意。

忍了会儿,简沫最终还是妥协的转过了身,小声喊了声,“阿辰……”

“嗯?”顾北辰淡漠轻咦。

简沫忍了忍,主动的从顾北辰背后抱住了他,“阿辰,筱月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顾北辰微微顿了下,方才说道:“不是让你别管了?”

简沫垂眸,她感觉顾北辰是知道那渣男对李筱月做的事情的,“我听说了一件几年前的事情,所以才会做恶梦。”

“嗯。”顾北辰清冷的应了。

简沫抿了下唇,“你会不会……”她想要找个折中的措辞,可发现在顾北辰跟前真的脑袋有些不灵光,只能抽搐着嘴角说出下半句,“……做……犯法的事情?”

顾北辰缓缓睁开了眼睛,鹰眸深谙不见底,冷嗤一声的说道:“怎么,怕牵连你?”

简沫皱眉,“我是怕你死于非命!”她没好气的说道。

说完,她气得直接松开了顾北辰,转身又转去了那边儿……简直不能好好愉快的聊天!

身体猛然被长臂捞入了怀里,熟悉的气息,健硕的胸膛都是简沫这两年来的福利……

“简沫,你在关心我!”顾北辰认真的说道,心里趟过一抹柔软的暖意。

简沫冷哼,“我在关心金主!”

顾北辰蹙眉,淡淡应了声,“嗯。”

突然,简沫心里有一股说不来的添堵压着她的心脏有些没有办法呼吸,也不知道是因为顾北辰的态度,还是因为他认同了她的话。

沉默了会儿,顾北辰方才开口,“这个世界上,想站在高峰……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说自己是完全干净的。”

简沫不应声,可耳朵已经竖了起来……只是,等了半天,也没有在等来顾北辰一个字。

不满的情绪“蹭蹭蹭”的就往上冒,本来简沫还想着要不要再问问,可却听到顾北辰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简沫到嘴的话到底没有说出口……想到前一晚他陪着自己在李筱月病房一晚上,她睡着前他都在工作,今天又回来这么晚,到底不忍心。

简沫不敢动,怕惊醒了顾北辰,最后也只能一直保持着被他搂着的姿势闭了眼睛……

许是顾北辰的怀抱太过熟悉,许是因为是他所有安心,简沫很快就睡着了。

就在简沫鼻息均匀而微微粗重的时候,顾北辰缓缓睁开了眼帘……鹰眸在黑寂中,犹如猎隼一般,仿佛随时能将猎物吞噬殆尽。

偏头,顾北辰看着在他怀里熟睡的简沫,心里异常的复杂……那样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的。

轻叹一声,顾北辰在简沫额头落下轻柔一吻,喃喃低声说道:“自己的事情都操心不过来,还要念着你的事情……怎么想都是我在没事找事儿……”

话落下,顾北辰突然扬了薄唇,想到那会儿开门见到简沫的样子,心里滑过一阵子没有去细想的暖意。

闭上眼睛,原来只是这样相拥而眠,也是让他舒心的。

黎明在晨曦撕裂东方浓重的云雾的时候来临,简沫生物钟敲响,在熟悉的怀抱中醒来真好。

顾北辰在她微动的时候也醒来了,缓缓睁开眼帘,就映入简沫那美得细腻嫩滑的脸和晶亮纯澈,却完全是扮猪吃老虎的眼。

“阿辰,早!”简沫糯糯的打了招呼,就在最近的顾北辰的肌肤上亲了下,然后就欲起身。

可是,人才起来就被顾北辰给扯了回去……

简沫微微皱眉,“不起来吗?要上班呢!”

顾北辰只觉得某个部位已经灼热,他视线更是深邃的看着简沫,“全部没有起来,可局部已经起来了……”

顾北辰示意了下,简沫下意识的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就见某个地方,已经将被子给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