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91章 虐渣男,我帮你!

顾北辰微微蹙眉的看着厉云泽,然后就在电梯“叮”的声响传来的时候收回视线出了电梯……

他没有回答厉云泽的疑惑,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就好。

和简沫在一起的感觉不错……如果非要身边有个女人,其实,听话又能解乏的她还真是首选。

当然了,如果排除她和梓霄总是有那点儿暧昧的话!

厉云泽看着顾北辰那冷漠如斯的俊颜嘴角勾着笑,四人里,向南和小小那是青梅竹马,可真正走在前面的是顾北辰,结婚快两年了。

“下个月是你们结婚纪念日了吧?”厉云泽突然问道,“如果觉得不错,有打算公开没有?”

顾北辰陡然停了脚步,鹰眸微眯了下随即恢复淡然,什么也没有说的往莫少琛的病房走去。

厉云泽看着顾北辰的背影轻叹一声,淡淡开口:“北辰,有些事情……该忘的,该放手的,还是早做决定。何必为难自己?”

顾北辰依旧没有应声,跨着沉稳有力的步伐,不疾不徐的往前走……只是,孤傲的背影透出一抹让人难懂的悲伤。

……

“说吧,什么情况?”简沫看着李筱月,一副不说没得商量的问道。

李筱月沉默了会儿,方才娓娓道来……

“还记得两个月前我去东海市出差吗?”

简沫点点,“有个案子要去那边儿收集资料……”

李筱月脸色苍然的点头,“我和那个男的就是那次有的交集。”她垂眸,“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所以……”

简沫顿时皱眉,心更是猛然一紧,“他……”微微一顿,猛然凝了眸,“你是在不知情下?”

李筱月自嘲一笑。

“妈蛋,他这是强坚!”简沫顿时愤怒。

“那次的案子我最后没有做辩护人……”李筱月说出了问题的根本,垂眸的眼睑深处有着一抹异样的情绪。

这事儿简沫知道,当时还奇怪,觉得筱月中途放弃辩护有些奇怪来着。

“对方是那个男人的公司?”虽然是疑问,可简沫已经肯定了,“我记得是个什么电子公司?”

李筱月微微偏头,就连红眼都很少的她眼睛里已经是一片湿润……

简沫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俯身抱着李筱月,“月,没事儿……什么都会过去。”她这样说着,可已经暗暗咬牙。

李筱月嘴角全然是苦涩,眼泪滚烫的从眼角蜿蜒而下,蛰痛的是心。

“妞儿,你知道吗……我有好几次都想告他!”李筱月身为律界一员,她知道要如何让那个男人身败名裂。

可是,最后呢?

那些照片和视频都会流出来,她……要怎么办?

简沫心里窝着一团火去上班的,她手里攥着手机,就好像手机是仇人一样……因为用力,捏的“嘎嘎”作响。

萧景从后视镜看了眼简沫,看她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同情起那只手机……

车在离凌风国际还有几十米的距离的地方停下的,简沫道了谢后下车,一边儿往前走,一边儿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萧景看着简沫的背影,嘴角抽搐了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跟在辰少身边儿久了,偶尔身上竟然也会溢出辰少那种诡计下的嗜血的危险。

简沫心里念着李筱月的事情,总觉得只有吃了哑巴亏实在是窝囊,不由得垂眸给顾北辰发了条短信。

“阿辰,你帮我查下两个月前,洛城惹上材料纠纷的那家电子公司是哪家呗?么么!”

顾北辰的短信回来的很快:李筱月的事情?

简沫赶忙回复:是啊!是啊!

顾北辰看着短信都能想象到简沫这会儿狗腿的样子:虐渣男,我帮你!

简沫一愣,没有想到顾北辰竟然这么时尚的说出“虐渣男”这几个字,她顿时想象着那冷漠狂霸拽的顾北辰坐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办公室里,打出这几个字时候的违和感。

“撕逼的事情不适合狂霸拽总裁的说,你还是给我资料好了!”

顾北辰回复一个字:嗯!

顾北辰的办事效率绝对是迅速的,不过半个小时,对方的祖宗八代和背景全部查清楚了,他将资料一下子塞到了简沫的邮箱里。

简沫看着渣男的背景顿时觉得可笑……这样吃软饭的男人,竟然也敢霍霍她闺蜜?

简沫握着鼠标,整个人被愤怒的气焰弄得不知道要如何思考。

手机铃声适时传来,简沫带着咬牙切齿的心情看都没有看是谁打的,直接接起,“喂?”

电话里先是沉默了下,随即传来顾北辰沉稳有力的声音,“你出面怕是不行……”他看着电脑上刚刚传回来的视频,眸光幽深,“这事儿我来处理。”

简沫皱眉,“为什么?”

“替老婆出气需要为什么?”顾北辰挑眉,说的理所当然。

简沫心里顿时有什么东西炸开,是那种瞬间心花怒放下的满足的填充感……

“可是……”简沫声音有些瓮声瓮气起来。

“你出手,能确保李筱月的名誉不受损的情况下,让他尝到后果?”顾北辰问道。

简沫沉默了,她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不行……”她耸拉了肩膀。

“嗯!”顾北辰应声,“安心的上你的班,陪你的闺蜜,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简沫嘴角笑开,“谢谢亲爱的……你最棒了!”

“嗯,我哪里最棒你是清楚!”顾北辰的声音突然有着一丝黯哑,“晚上回去补偿我这么忙还要处理你的事情……你好好想想,怎么报答我。”

“……”简沫无语了,心里大吼:顾北辰,你能不能别什么事情都最后想到的都是上床,好么?

顾北辰鹰眸深邃不见底……昨晚简沫的气息铺洒在那里的悸动,突然让他有些幻想她小嘴的下的悸动。

挂了电话, 顾北辰摁下内线,让萧景进来。

“辰少?”

顾北辰恢复一贯的冷漠,拿过一张便签写下渣男的公司,“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次电子招标案这家公司也参与了?”

萧景接过便签看了眼,作为全能的特助,他的脑子简直就是一部会移动的电脑,“是,甚至将预算压得很低,有点儿以本伤人。”

“就让他做……”顾北辰淡然开口。

萧景蹙眉,“这家公司行内口碑有待考察。”

顾北辰薄唇微扬了一个邪肆的弧度,透着危险下的嗜血,“不出问题……我怎么整死他?”

萧景了然,虽然不知道顾北辰为什么会对付一家小公司,却还是问道:“辰少,要什么程度?”

顾北辰鹰眸变的深谙而冷绝,“商业诈骗……我要他永远不得翻身!”

萧景骇然,有些不明白顾北辰对一个小公司怎么出手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