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89章 顾北辰,你这个牛氓!

简沫一脸吃惊的看着顾北辰,她嘴不停的翕动着,最后憋红了脸,咬牙切齿的说道:“顾北辰,你这个……你这个……牛氓!”

顾北辰薄唇轻扬了抹若有似无的淡笑,一双阴谋深邃如海,紧紧的凝着简沫,声音里全然都是暧昧的问道:“怎么,想和老婆做……也是牛氓?”

“……”简沫的脸更红了。

她知道,顾北辰在和她独处的时候从来是没脸没皮,根本和霸道总裁一点儿都不沾边儿……可是,那都是两个人在床上或者没有别人的家里啊!

这会儿在医院,他,他……竟然说出这么下流的话!

简沫被顾北辰那炙热到毫不遮掩的浴望下的眼神看的脸更红了,她本来长得就娇俏,在白炽灯下更是皮肤粉嫩粉嫩的,这会儿脸一红,就和娇艳欲滴,待人采摘的梅果一样。

“懒得理你!”简沫咬牙切齿的说了声,转身就进了病房。

私下里她和顾北辰怎么娇嗔怎么黏糊那是在私人空间……在大庭广众下说这些,她可没有脸皮厚到那个程度。

简沫进去了一会儿后,发现顾北辰也没有进来……忍了忍,到底没有忍住的佯装去关病房门,看了眼。

好嘛……走廊里哪里还有顾北辰的身影?

简沫嘴里嘀咕了声,将病房门关上,星眸里全然是不满下的失落。

坐在沙发上,简沫静静的看着脸色苍白的李筱月,心情沉重了起来……因为是楚梓霄办的住院手续,单独的病房里显得格外安静。

筱月什么时候怀孕的?主要是……那个男人是谁?

那会儿的电话是那个男人打的吗?听医生的口气,明显的是筱月遭到了意外,所以才会流产的同时,子宫内膜破损。

简沫心情越发的沉重起来,甚至整个被悲伤笼罩……

平日里筱月总是大不咧咧的,她从来没有想过,筱月身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安静的病房带着凝重席卷着简沫的神经,有着太多的疑惑,加上那种孤独害怕的心悸笼罩着她,嘴角不由得自嘲了起来。

突然,病房门传来轻响,简沫下意识的偏头看去……

本来以为是医护人员例行巡房,可看到顾北辰的时候,她微微怔愣了下,“你不是走了吗?”

顾北辰冷嗤一声,将笔记本放到茶几上,随手又将一个食盒放到简沫面前,“这么巴不得我走?”

简沫看看食盒,又看看笔记本,心里知道顾北辰是要在这里陪她,不由得心里一阵子暖了起来……就连刚刚那种孤寂担忧下的害怕都一扫而空。

“阿辰……”简沫鼻子微酸的就上前圈住了顾北辰的胳膊,头搁在他肩膀上,“你是不是晚上要在这里陪我?”她确定的问道,省的自己自作多情。

“嗯。”顾北辰只是喉咙里冷漠的应了声。

简沫一下子感动的不得了,“阿辰,你真好……”起身就在顾北辰脸颊是‘吧唧’了口。

顾北辰依旧面无表情,只是,那一双墨瞳渐渐变得深邃,眼底最深处更是溢出笑意,“对你好?哼,我是怕你给我戴绿帽子!”

“……”简沫嘴角抽搐了下,一把放开了顾北辰,然后撇嘴就准备吃宵夜。

看到简沫那气恼的样子,顾北辰薄唇边儿轻轻溢出一抹薄薄的笑意,很淡,却瞬间抵达眼底,“不管公私,离梓霄远点儿。”

简沫佯装没有听见,只是打开盖子,眼睛一亮……竟然是麻油小馄饨。

“大姐和大姐夫虽然不会无聊的去看八卦新闻什么的……可别人不知道你的身份,他们是知道的。”顾北辰继续警告。

简沫不理,拿了勺子就开始吃。

顾北辰微微蹙眉,见简沫就是铁了心不理他,也不说话了……径自打开笔记本开始处理公事。

那会儿因为李筱月走了,简沫最后一个人没有心情,吃的也不多。

刚刚不觉得饿,可当麻油小馄饨那香气扑鼻的时候,顿时因为紧张的情绪松懈下来,就真的感觉饿的不行……没一会儿,那一碗小馄饨就被她吃的干净。

吃完收拾完,简沫见顾北辰凝神看着电脑,知道他在处理公事也不打扰他……

只是,下意识的偏头看着他,看着看着竟然忘记了,就这样大刺刺的一直盯着。

顾北辰原本很安心的在处理工作,开始还能一本正经的,可最后简沫的眼神就那么赤果果的,他能安心才鬼!

“如果你不介意和我在病房里激晴一番……我是不介意你继续钩引我的!”顾北辰低沉的声音透着黯哑下的磁性溢出薄唇,一双鹰眸更是灼热的看向了简沫。

简沫心一凛,急忙偏过了视线,“我又没有看你!”

“我有说你在看我?”顾北辰轻咦。

“……”简沫咧了下嘴角,暗暗骂了自己白痴,索性不回答了。

顾北辰眸光深邃的看着简沫一会儿,最后收敛了视线继续工作……

JK的事情已然迫在眉梢,定于半个月后的开庭,他不会再拖。不管是明面儿上的,还是暗地里的,JK……帝皇已然势在必得!

简沫没有再去看顾北辰,只是偶尔偷偷瞄一眼……

工作时候的顾北辰要比平时还要迷人好多倍,简沫害怕自己又看失神,最后索性拿了手机出来玩消消乐。

玩了一会儿,值班医生进来例行检查……

看到顾北辰坐在那里的时候,顿时惊愕了下,可转瞬也就恢复了平静的开始给李筱月检查。

“医生,我朋友还好吗?”简沫见医生检查完了,急忙问道。

医生脸色有些凝重,“身体损伤比较大,等明天还要详细检查一下……不过,以后受孕很困难,就算怀孕了,有可能也会造成惯性流产是必然的。”

顾北辰已然放下了电脑起身,“有没有办法解决?”

“辰少,”医生打了招呼,才回答道,“后期只能保养,可具体能达到什么效果,一个是看个人,一个是看运气了。”

顾北辰微微蹙眉,看了眼难过的简沫,继而说道:“不管什么药,尽管用……国内没有的从国外调,账都记在我这里。”

医生听了,微微惊愕,眼底深处有着一抹怪异的光芒滑过。

只见他点点头,说道:“女人的子gong是女性最直接的象征,流产对女人很伤的……”医生意有所指,“哪怕吃避孕药,对女人来说有时候也是致命的伤害。”

顾北辰微微蹙了剑眉。

医生还看着顾北辰,眼睛里闪烁着忠告,一本正经的说道:“必要的防御措施……其实,有时候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