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84章 床上解决问题

看着简沫沉睡的脸,顾北辰的眸光深了深……

水雾和昏黄的灯光下,她头发大半被沁湿,细滑如凝脂的肌肤因为情爱还不曾全部退却染着绯红的色彩,就好像欲熟的樱桃,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采摘。

顾北辰知道简沫累坏了,他是个正常男人,还是个正值精力旺盛的年岁……就她这一个女人,她又是个能让人上瘾的女人,自然,他每次碰了,就忍不住的多要几次。

抱着简沫软滑的身体从浴缸出来,拿了大浴巾给彼此擦了擦后,就抱着她上了床……

简沫这一晚睡的特别踏实,熟悉的怀抱和充满了安全感的臂弯,就好像一个能让人安心停靠的港湾。

清晨,生物钟叫醒简沫。

当她第一眼看到的是顾北辰坚毅的下巴和那微微滚动的喉结的时候,心里有甜滋滋的气息滑过。

“阿辰,早安……”简沫微微动了动有些酸胀的身体,无处不敏感的肌肤摩挲让她猛然一怔!

脑子里迅速有画面回拢……昨天晚上,她好像就那样理所当然的享受着顾北辰给她擦洗,然后……睡着了?

“早……”顾北辰低沉的嗓音透着初晨的沙哑,微微垂眸,看着简沫表情丰富的样子深了墨瞳,“一大早的就在打什么歪主意,嗯?”

轻咦的声音在头顶落下,简沫杏眸微动,“昨晚……我有说什么没有?或者……你给我说什么没有?”

“什么时候?”

“就是……”简沫抿了抿唇角,“……洗澡的时候。”

顾北辰眸光微深,随即恢复平静,“嗯,你说要赖着我一辈子不放开,每天让我抱你上床……”

这么矫情的话是她说的?

简沫嘴角抽搐了下抬眸,“你抱我上床的?”

“嗯。”顾北辰应了声,就着简沫微微侧身的姿势一转,人已经压在了她身上,“帮你洗澡……”微顿,眸光深了一分,“帮你擦身体……”再顿,眸光再深一分,“抱你上床……你要怎么好好谢谢我?”

简沫暗暗翻翻眼睛,对上顾北辰深邃不见底的眸光,“如果再来晨间运动……我等下恐怕要坐轮椅上班了。”她说着,还可怜兮兮的扇动了下眼睛。

看着她讨好又可爱娇俏的样子,顾北辰眸光深了深,俯身在她嘴边儿辗转了会儿,“今天放过你,晚上再好好惩罚你……”

简沫原本等着顾北辰早上的攻势,虽知道他就起了身……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我没有要你失落了?”顾北辰邪肆的挑眉。

简沫急忙捂着被子就坐了起来,“我才没有……”

顾北辰薄唇一侧勾了抹笑,视线也深了深,然后转身去了浴室。

简沫知道自己一大早的又被耍了,撇撇嘴喃道:“顾大总裁只会用下半身思考,帝皇的员工都造吗?”

简沫捞过一旁的浴袍穿上,嘴里嘟嘟囔囔的……

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简单,开心不开心的,上床搞定……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只是……为什么心里有些涩涩的感觉?

……

顾北辰坐在咖啡厅里,一杯Viennese已经凉却,他从始至终没有动一下。

韩志远有些局促的坐在对面,面前的拿铁也一口微动……多次,他翕动了嘴角,却一句话都没有敢说。

随着时间一分分过去,韩志远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辰,辰少……”韩志远搓着手,眼神游离的晃动着,“今天……不知道约我是……”

“简沫的传票谁发的?”顾北辰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眉眼微抬之际,射出乍寒的光芒。

韩志远先是愣了下,僵了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顾北辰说的什么,“这件事和辰少……”他拖了话尾,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韩志远是聪明人,顾北辰不会找他出来无缘无故说这事儿……恐怕,那个简沫和他关系不简单。

顾北辰没有回答韩志远,只是鹰眸幽深的看着他。

韩志远暗暗吞咽了下,那种无形的压力压得他心里直打颤,“传票是老头子发的,那视频也不知道是谁寄给老头子的……当下老头子就生了气问了真真。”

“哦?”顾北辰轻咦了声,依旧没有情绪。

韩志远心里直打鼓,“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真真也好好的……我回去劝劝老爷子。”他急忙说道。

顾北辰轻哼一声,“上法庭到无所谓,只是……”他微微一顿,眸光凌厉的看着韩志远,“就怕有些事情倒时候把控不住,可就不好了。”

意有所指的话让韩志远彻底变了脸,顾北辰如果要给人打官司,不管是钱还是人,那都是应有尽有的。

何况,顾北辰要整韩家,那是多的是办法……现在不管简沫和顾北辰什么关系,既然顾北辰亲自出面了,他哪里还敢推三阻四?

“这事儿我回去这就解决……”韩志远急忙说道,“辰少放心,一定不会再让辰少操心。”

顾北辰“嗯”了声,微微抬手。

萧景了然的上前将一份文件放到他手上,顾北辰轻睨了眼扣着的文件袋,随即放到韩志远面前,“算是对韩法官的谢意。”话落,他人已经起了身,淡漠的单手抄兜,带着萧景离开。

韩志远甚至忘记送顾北辰,急忙打开文件袋,手颤抖的将里面的东西掏出……看到上面内容的时候,那爬了褶皱的脸上有着激动。

世爵透着睥睨的气势离开后,韩真真就从咖啡馆旁边的精品店走了出来……

她看了眼没入车流的世爵,然后去了咖啡厅找韩志远,“爸!”

韩志远已经收起了顾北辰给的文件袋,“嗯。”

“顾北辰怎么说?”

“让撤销简沫的控诉。”

韩真真听了,嘴角微勾,“简沫和顾北辰果然有关系……”她冷嗤一声,“学校的时候就是狐狸精一只,想不到如今不但和苏钧离牵扯不清,就连顾北辰都为了她亲自出面。”

“何止?”韩志远冷笑,一改那会儿的卑微,“为了这个女人,辰少可是大手笔呢!”

韩真真看着神态有些诡异的韩志远,微微皱眉,“爸,你不会收受贿赂了吧?”她声音有些凝着,“你可是即将要接爷爷大法官位置的……”

“瞎说什么呢?”韩志远呵斥了声,并没有解释,“你回去劝劝爷爷将这事儿撤了……你哥哥如今还要倚靠帝皇,别出了问题。”

韩真真有些狐疑的看着韩志远,点点头……她这会儿想的不是这个案子,说真的,如果楚梓霄做简沫的辩护,这个官司基本没有胜算。

可如今知道了简沫和顾北辰不正当的关系,哼……到算是意外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