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81章 他的冷漠让她心寒

椭圆形的会议室内一片沉寂,帝皇律师团的人看着首位坐着的人,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原本,大家以为这次的会议是关于JK集团并购案的,可却意外的竟然是一个可以说和他们毫无关系的“故意杀人”的案子。

“我需要万无一失的方案,”顾北辰清冷的声音溢出薄唇,鹰眸冷然的滑过律师团众人的脸,“如果这么个事情你们都搞不定,帝皇不养无用的人。”

话落,顾北辰起身,没有丝毫停顿的转身冷漠的离开……

当他出了会议室后,顿时,里面律师团的人就和炸开了锅一样,纷纷臆测起简沫的身份。

“这个女人还真有本事,和苏钧离传了绯闻,就连总裁都为了这件事专门放下了JK这边儿……”

“我们是商辩,先不要说这是个小案子,就算是大案子,也和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不是?”

“辰少发了话,那就是关系……”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悄悄的,只能开始研究案例起来。

……

楚梓霄开车到了凌风国际,直接去了九层翔宇找了简沫,“这个案子筱月不拿手。”他开门见山的说道,“沫沫,不要意气用事。”

简沫静静的看着楚梓霄,笑了起来,“这事儿有一部分原因因你而起……如果我还找你来辩护,你说……是我打韩真真脸呢,还是让她越发犀利的来打击报复我呢?”

楚梓霄皱了眉,“沫沫……”

简沫轻叹一声,“梓霄,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如果最后真的不行,我不会拒绝你的好意……可是,此刻能不要再把我往风口浪尖推,好吗?”

楚梓霄眸光深邃的看着简沫,忍了忍,方才问道:“是不是北辰因为你和苏钧离的绯闻为难你了?”

简沫嘴角涩然的勾了勾,为难?呵呵,他连问都不问……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

见简沫不说话,楚梓霄的眉心微蹙了下,“沫沫,北辰和你……”

“能别谈这个话题吗?”简沫有些疲惫。

楚梓霄没有继续,只是嘴角微勾了个自嘲的淡笑后,问道:“马上就下班了,一起吃个晚饭,嗯?”轻咦的声音里透着小心翼翼。

简沫看着楚梓霄,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

“沫沫,是不是分手了,就连朋友都真的没得做?”楚梓霄打断了简沫要开口的话,“我只是不想你一个人回去胡思乱想。”

简沫的心瞬间跌落在了谷底,有种赤果果的被人剖析了看一样……就连他也清楚地知道,顾北辰已经很多天不回蓝泽园了吗?

简沫和楚梓霄一同去了洛城一家很出名的意大利餐厅,有时候她觉得,有些人遇不到的时候会很久都看不到。

可是,如果不想遇到的时候,仿佛那人就时时刻刻的挑战着你的视觉神经。

一进了餐厅,简沫就看到了顾北辰和陆蔓……陆蔓淡然在笑着说话,顾北辰听得嘴角都微微扬了起来。

失落划过心脏的位置,简沫暗暗自嘲了下……她不过就是人家“买”回去的合法暖床,她凭什么让他为她的事情劳神费力?

顾北辰视线移动,也看到了楚梓霄和简沫……冷峻如雕的脸上淡漠如斯,一双鹰眸只是冷漠的滑过简沫后,就收回了视线。

简沫只觉得心寒,可为什么,她没有认真去想。

楚梓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顾北辰,有些懊恼,“我不知道北辰也在这里吃饭……”早知道,他随便就在你公司附近找餐厅了。

“无所谓!”简沫微微挑了眉眼。

楚梓霄看看顾北辰,最后也就和简沫去了一旁,视线不能触及顾北辰的地方坐下……

陆蔓由于刚刚是背对着,并不知道顾北辰看到了谁,只是,她发现,这会儿她说话,他好像心不在焉。

顾北辰是她想要抓住的人,不管他对她是真的上心,还是偶尔流露出来的那种仿佛缅怀什么的情绪……女人,再努力也不如嫁的好。

“北辰,这里的东西不合胃口吗?”陆蔓佯装没有看出顾北辰的心不在焉含笑问道。

顾北辰淡然的收回在简沫方向的视线,清冷的说道:“还好。”

“对了,今天我推了JK那边儿的合约……”

“嗯。”顾北辰淡然的应了声。

陆蔓胳膊撑着桌面儿,美眸看着对面犹如帝王般存在的男人,透着一抹俏皮的说道:“我不想成为你的‘敌对’方……”

顾北辰眸光幽深的看着陆蔓,薄唇只是轻勾了个淡然的弧度,笑意就那样停滞在嘴角,不抵眼底。

鹰眸微偏,下意识的又落在了简沫的方向……

顾北辰暗暗冷笑,如今莫少琛和JK的事情已经扰乱了他的计划,可他在做什么?竟然放下JK那边儿的事情就为了帮这个和苏钧离暧昧不清的女人。

他怎么忘记了呢?

简沫哪里需要他来帮?

梓霄作为知名的刑辩律师,可还是她的初恋情人呢!甚至,还是她第一次的男人……

顾北辰鹰眸微冷,浑身上下溢出一股森冷的寒意。

那种小舅舅抢了外甥的女人,而外甥又要抢小舅妈的感觉……让顾北辰俊颜布满了阴霾,墨瞳更是阴鸷。

陆蔓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顾北辰,不由得暗暗吞咽了下,“北辰?”

“我还有事,先送你回去……”顾北辰叫来侍者结了账后,就起了身。

陆蔓看着面前基本没怎么吃的食物,也没敢问顾北辰怎么了,起了身就和他一同出了餐厅……

车是萧景开的,送了陆蔓回去后,就陪着顾北辰去了敏康医院。

“通知律师团,简沫的案子先不管了……”顾北辰冷漠的声音溢出薄唇。

萧景从后视镜看了眼顾北辰,应了声。

刚刚他在外面等的时候,正好看到楚梓霄和简沫一同进了餐厅……辰少这么快就出来了,想来应该是内伤了吧?

萧景开着车,心里恶趣味的揣摩着顾北辰的心思……

从早上到公司就冷着脸,然后那么忙,还让他整理简沫“故意杀人”相关资料,再到这会儿匆匆离开……萧景觉得,如果辰少不是对简沫动心了,那他就去死。

“辰少,简小姐那边彻底不管了吗?”萧景明知故问,眼底蕴着一抹探知的笑意。

顾北辰眸光冷厉的划过后视镜,轻启薄唇的说道:“这么喜欢八卦,我送你去当狗仔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