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78章 五人诡异的宵夜

简沫有些无奈的看向向晚……向晚立马做了个将自己的嘴拉上的姿势,然后灵动的抿着嘴就笑弯了眼睑。

简沫去洗手间回来后等了大约将近半个小时,苏沐风和厉瑾汐才谈完,估摸着谈得很愉快,厉瑾汐脸上的笑容明显的比刚刚浓郁许多。

“听Adrian说请大家吃宵夜,不介意的话……算我一个?”厉瑾汐落落大方的含笑问道,天生的女王范儿散发出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势。

简沫心里有些小抗拒,可职场也这么久了,自然不会表现在脸上。

而向晚和苏小妍两个就是人来疯,自然不会介意……

“辰少去吗?”向晚那个花痴眼睛噙着迫切的问道。

厉瑾汐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的看了眼简沫,随即看向向晚,“怎么,对北辰有意思?”

“腾”的一下,向晚的脸就红了。到不是真的有意思,而是小女生的那总小心思被戳破……可惜,又无关情爱。

苏钧离走向简沫,“会不会不方便?”他贴心的问道,毕竟,二人的关系不被公开,这样的场合好像也不是很好。

简沫扯了扯嘴角,摇摇头,然后视线就越过了苏钧离,落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手抄兜的站在门口的顾北辰身上……

只见顾北辰眸光冷漠的滑过简沫后就走想了厉瑾汐,“谈妥了?”

厉瑾汐挑眉,“自然。”

“今晚宵夜我请!”顾北辰撂下话,仿佛是为了庆祝厉瑾汐达成所愿。

简沫嘴角微撇了下,眼底有些咬牙切齿的情绪溢出。

宵夜是在一个很高档的西餐厅。

缓缓的钢琴声带着柔和而舒逸的气息弥漫在每个角落,这样的气氛下,让人心情都变得沉静许多……

顾北辰修长的手指擒着红酒杯有一下没一下的晃动着,眸光深邃的落在猩红的酒液上,凉薄的唇间微不可见的勾着一个邪肆却冷然的弧度。

“我记得你小的时候也弹了阵子钢琴?”厉瑾汐看向顾北辰轻咦。

顾北辰轻勾了唇间,鹰眸淡然的滑过向晚后落在简沫脸色,薄唇轻启的说道:“在苏三少面前说我弹过钢琴……瑾汐,你这是嘲笑我?”

厉瑾汐笑了,她本就漂亮,一笑更是高雅妩媚,“我可没有……”她凤眸微动的看着简沫一脸吃瘪的样子,抿了嘴角,“很久没有听过你弹了,不知道有没有荣幸今晚听听?”

向晚和苏小妍已经亮了眼睛,今天能坐在VIP看苏钧离已经觉得赚到了,想不到还能一起吃宵夜……不仅仅如此,还有洛城传奇人物顾北辰作陪。

如果……还能听到顾北辰露一手,那简直是赚到姥姥家了啊啊啊!

“算了……”顾北辰挑眉,冷峻如雕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墨瞳微深的缓缓开口,“我这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还是老老实实的装着就好。”

听上去自我揶揄的话透着冷然,简沫微微皱眉的同时,向晚也疑惑的看着顾北辰……这,怎么感觉是演奏会前沫姐给她说的话啊?

到底,最后顾北辰也没有去弹钢琴,五个人的宵夜从开始的平静中透着小紧张到了最后的紧张中透着剑拔弩张。

苏钧离看着简沫,简沫却狠狠的剜了眼顾北辰……

顾北辰薄唇一侧勾着薄笑,墨瞳里全然是对她的冷然。

这里对二人关系不明白的向晚和苏小妍,厉瑾汐是觉得两个人之间有暧昧,想要进一步探索,妖娆的视线从简沫身上滑过落在顾北辰脸色,眼底深处滑过一抹狡黠。

厉瑾汐故意圈上了顾北辰的胳膊,身体也微微倾了上前说道:“听说你最近收集了几瓶不错的红酒?”

“嗯。”顾北辰淡淡应声,“你想要的那瓶1976年的Latour已经给你找到了,等下过去蓝调取?”

厉瑾汐有些惊讶,“这你都找到了?”她眼睛里全然是兴奋。

“Tom正好拿出来拍卖,就顺手拍了……”

厉瑾汐的脸上难掩兴奋,完全忘记了方才的本意是要看看简沫的反应的……她从小到大被誉为“酒痴”,疯狂的收集珍藏的各种酒,尤其是红酒。

1976的Latour可是她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的……

难怪……

简沫心里冷嗤一声,什么叫做她第二天要上班不能喝酒?原来,那瓶Latour他是给这个女人留着的……

心里滑过一抹难以言喻的情绪,简沫垂眸,一把抓了面前的红酒杯就仰头喝完了。

苏钧离微微蹙眉了下,看着简沫手里的杯子想要说什么,可唇翕动了下,最后什么也没说……

“沫姐,你好像喝的是苏钧离的杯子呢?”向晚弱弱的开口,可是,眼睛里又有着兴奋的挑眉开了玩笑,“沫姐,你这个……叫不叫间接接吻啊?”

向晚原本开玩笑的话,顿时,让三个人的表情都变了……

简沫嘴角抽搐的看着被自己豪饮掉的空杯子,可不就是苏钧离的?

苏钧离下意识的看向顾北辰,微微蹙了剑眉……

而顾北辰眸光已然深谙不见底,墨瞳轻睨了眼抬眸看向他的简沫,冷然的起身,“瑾汐,去拿酒,然后送你回去。”也不给众人反对的机会,他已经率先抬步准备走。

厉瑾汐感觉自己想错了,北辰对简沫好想挺平常的……心里惦记着红酒,她提醒苏钧北记得去公司签约后,给简沫眨巴了下眼睛说道:“我们经常开闺蜜趴,回头约你,不介意吧?”

简沫也只当了场面话的摇摇头,表示不介意。

顾北辰带着厉瑾汐刚刚走了没两步,突然停下,微微偏身看向简沫说道:“晚上的谈话作数,我等你!”

厉瑾汐有些意外顾北辰这样说,可又看到他眼底的嘲讽,有些无奈这个男人真不懂得怜香惜玉。

顾北辰撂下这么一句暧昧不清的话,注定了简沫被两个好奇宝宝追问的悲惨结局……

妈蛋,顾北辰你这个坑货!简沫暗暗咬牙切齿。

“沫姐沫姐,快说,你和辰少到底什么关系……嗯?”向晚那一脸带着有色光芒的样子,完全泄露了她问话的含义,“让翔宇参加比稿的时候我就觉得不简单了……嘿嘿嘿,老实交代啊,沫姐!”

简沫被问的烦了,一脸无辜的说道:“夫妻关系!”

“切……”向晚直接翻了眼睛,“沫姐,你和辰少是夫妻关系,那我不得和他是情人关系啊……哈哈!”

简沫轻叹一声,“看吧,我说真的,你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苏钧离嘴角微微勾着温润的笑,看着简沫一副说真话都没有人相信也是很心塞的样子,不由得笑意加深了不少。

向晚和苏小妍自然不会相信,权当了简沫开玩笑。不过,这不影响他们今晚的心情,大家轻声的说说笑笑的又坐了会儿,也就散了。

简沫回到蓝泽园的时候,顾北辰还没有回来,她洗了澡又给自己热了杯牛奶……顾北辰还没有回来。

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凌晨。

“啧啧,这是又在女人温柔乡了吧?”简沫想到那个只是知道叫做“瑾汐”的女人,莫名的,心里就塞的很。

简沫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神经,反正等到发现自己将短信发出去的时候,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说晚上要好好谈谈的吗?如果不谈了,我可就睡觉去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