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71章 故意杀人罪

韩真真惊叫声传来,透着对死亡的恐惧“啊——”

简沫死死的攥着韩真真的手腕,另一只手也大力的抓住栏杆试图不让自己的身体被她拽下去……

“救命——”韩真真脸色煞白的喊了出声,因为恐惧,声音都破音了。

黎染夏出来的时候正好从办公室里看到简沫推韩真真,她惊愕在原地,直到她喊“救命”的时候方才反应过来。

刚刚想要出去,可是,猛然间就停下了脚步……

如果这会儿韩真真不幸掉下去,那么,简沫就会构成故意杀人罪!

有一抹阴戾的光芒从眼底滑过,可是,也只是一瞬就消失不见……外面传来呼吸急喘的声音,夹杂着韩真真惊恐的声音。

简沫被韩真真下坠的力道弄的渐渐身体也已经有三分之一给拖出了栏杆……可是,她不能放手,一旦放手,韩真真有可能就会死或者残废。

“黎染夏——”简沫咬牙嘶喊了声。

黎染夏猛然惊醒,脸色微凛之际,人已经急忙出了办公室……

二人合力将韩真真给拖了上来,大家惊魂未定的倚靠在墙上或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歇了口气后,韩真真就那样坐在地上指着简沫就骂道:“简沫,你想让我死,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对于劫后余生的人来说,没有理智可言。

简沫不计较,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站在对面的黎染夏……办公室就在栏杆旁,门开着,她不相信黎染夏对刚刚呼救声一点儿都没有听到。

可是,黎染夏却在她喊她的时候才出来……

黎染夏感受到了简沫冰冷的目光,迎上她,一点儿都不回避……二人视线空中纠缠,最后谁也没有示弱。

简沫的手机在兜里开始震动,她拿出见是李筱月打得,接起说道:“我五分钟到!”话落,她也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然后视线滑过黎染夏后看向韩真真说道,“意外谁也不想……关于我和楚梓霄的事情,你,没有权利过问。”

说完这句话,简沫也没有理会韩真真犀利的叫骂声,就往楼梯走去……

“简沫,你这是故意伤害罪,我不会放过你的!”韩真真见简沫脚步不停,就嘶吼了出声。

简沫停下脚步,微微潋眸……和学法律的人说话和相处就是心塞!

微微偏头向后看去,简沫冷冷说道:“想告,随便你……”她冷嗤一声,“不过,我希望有些人明白,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独善其身!”话落,她再没有停留的就离开了。

韩真真因为在气头上,也没有注意简沫的话……倒是黎染夏目光冷了冷。

原本来参加校庆的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简沫到了法学系礼堂,里面因为等待而变得嘈杂……

简沫找了一圈儿都没有找到李筱月,给她打电话,却没有人接。

因为人太多了,简沫也挤不到前面去,最后没办法,只能给她发了短信:我有些不舒服,我在校园里走走,你听完演讲了给我电话。

简沫转身出了大礼堂,漫步在法学系附近……由于之前和楚梓霄在一起,她对法学系都很熟悉,从小树林穿过去是一个学习长廊,很幽静。

以前,她经常陪楚梓霄在那边儿学习……其实,有她在,他根本心思就不在学习上。

记忆仿佛电影胶片一样迅速的滑过脑海,简沫站在一个葡萄架下,看着前方的石桌石凳,眼前竟然出现了幻影……

有一次,因为做影视策划熬了通宵,她没有敢给他说……坐在那里陪他说话的时候,竟然说着说着就趴在石桌上睡着了。

当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就是楚梓霄也趴在石桌上的俊脸,嘴角还噙着笑意,只是温怒的说道:“下次再敢通宵搞设计,我就直接将你拉到宿舍就地正法了!”

楚梓霄平日里温润,可偶尔和她一起的时候,也会说些暧昧的话……因为不多,每每她都能脸红。

简沫坐在曾经的位置,双臂环着放到石桌上,脸贴着手背……就如当初一般的闭了眼睛。

因为校庆大家都在各个地方扎堆,这里倒是比往日还要安静。

楚梓霄双手抄兜的漫步在长廊里,当看到趴在石桌上的简沫的时候,整个人僵楞在了那里……

法学系里一片热闹,甚至于莫少琛的演讲他都没有参与,只是莫名情伤的走到了这里……没有想到,她也在。

楚梓霄缓步走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下意识的还是无意的,他的脚步很轻……

简沫好似睡着了,楚梓霄在以前的位置坐下她都没有知觉。

仿佛要找回当初的记忆,楚梓霄也那样坐着,也双臂放到石桌上,偏头躺在手背上,静静的看着简沫。

阳光调皮的穿过稀松的葡萄架落在简沫身上,安静睡着的她就好似当初一样,充满了祥和的宁静……可是,眉宇间微微拧着的淡淡悲伤是为了什么?

她也想到了过去的他们吗?

楚梓霄缓缓抬起头,闭了眼睛……忍下心里对道德的愧疚,唇……轻轻的落在了简沫的脸颊上……

这样的吻犹如蜻蜓点水,轻的几乎没有触碰到……可是,就是因为那淡淡的触碰,反而让楚梓霄的心痛了。

曾经,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品尝她的美好……他呵护她,珍惜她,想要将她捧到手心里。

可如今,她是他的小舅妈……

楚梓霄的心越发的痛了,那样的痛,不仅仅是如今的身份,更有甚者……是两年前简家的事情。

如果当初远达真的是遭爸爸陷害的,那他要如何面对她?

“嗯……”简沫轻轻嘤咛了声。

楚梓霄吓的急忙缩回了脸,瞪着眼睛就看着简沫……

简沫轻轻扇动了眼睫,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目的,竟然是楚梓霄的脸。

她一定还在做梦吧?

怎么会看到梓霄呢?

“梓霄……”简沫轻轻出声,声音里透着苏醒后的惺忪,“我怎么在这里看到你了……”话落,她微拧了眉心。

突然,简沫瞳孔扩了下,猛然坐了起来,看着楚梓霄眼底有着惊讶……这不是梦,他真的在这里!

看着简沫的神情变化,楚梓霄眸光渐深,缓缓开口:“我过来转转,就看到你在这里睡着了。”

简沫有些窘迫,刚刚只是想要趴一下,没有想到竟然睡着了……最主要的是,她好像梦到楚梓霄刚刚有吻她的脸颊,所以她才会醒来……

“那个,你……”简沫想要问刚刚是梦还是真的,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合适。

楚梓霄不说话,只是目光灼热的凝着简沫……简沫因为刚刚也不知道是不是梦境的颊吻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顿时,气氛陡然尴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