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67章 打算求婚

早上打的电话,下午苏钧离就让人将演奏会的票送过来了……

简沫一看,三张都是VIP席位的。

向晚也很意外,可一点儿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拿了两张票就把简沫感恩了遍,然后得瑟的和自己闺蜜炫耀去了。

简沫给苏钧离打了电话,“票拿到了,谢谢!”

“怕给你带来不便,没有亲自送过去……”苏钧离的声音柔和中透着温雅的笑意,微微一顿,“沫沫,你愿意来我的演奏会,是我的荣幸……”

“一定会去!”简沫看着手里的那张票,对于苏钧离的体贴,她嘴角不由自主的抿了笑,“回头有空请你吃饭。”

“好。”苏钧离单手抄兜的倚靠在引擎盖上,眸光看着前方,“对了,爷爷说有机会请你来家里吃饭。”

简沫微楞,“苏老爷子?”

“嗯。”

“那个……”简沫有些意外,“你爷爷为什么要喊我去吃饭啊?”

苏钧离浅笑,垂了眸,“嗯,估计把你当成我女朋友了……”他半开了玩笑,眉眼都绽开了温润的笑意。

简沫嘴角抽搐了下,“你难道没有说……我已经结婚了吗?”

“难道,你不是隐婚?”苏钧离反问,嘴角的笑意更大。

简沫“呵呵”了声,暗暗咧嘴说道:“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苏钧离抬眸,“嗯,但真的只是玩笑……”他声音轻柔中透着笑意,只是眸光渐渐变得深邃。

那么多年了……她估计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只是,她忘了,可他和爷爷却不会忘记。

简沫并没有将苏钧离说苏老爷子要请她吃饭的事情放到心上,挂了电话后,发现有短信塞了进来……

G先生:顾太太晚上赏脸一起吃个饭吗?

简沫怔怔的看着这条短信,嘴角下意识的弥漫出一抹不自知却舒心的笑容。

她回复:你这样不正常的频繁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觉得很诡异。

顾北辰没有直接回复过来,过了好一会儿,就在简沫以为他忙或者傲娇的等待她主动再发短信的时候,电话直接打了过来。

“怎么,不想看到我?”顾北辰的声音透着危险的低沉。

简沫嘴角咧开,“怎么会呢?”她声音甜腻透着娇嗔,“只是觉得奇怪,是不是你的魅力没有了,勾不到小三小四的……最近只能拉我一起出去了呢。”

“哪来那么多小三小四的……”顾北辰听简沫的声音就觉得心情舒畅,以前没有觉得,最近好像越来越喜欢了,“向南给他小女朋友过生日,邀我们过去。”

原来如此……

简沫心里说一点儿失落都没有那是骗人的,虽然对于和顾北辰一起出去吃饭,有可能上头条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可两年了,她和顾北辰一算,原来真的没有单独在外面吃过饭。

他们的关系基本体现在床上……嗯,偶尔书房的桌子、地上或者客厅的沙发上,不停的交合、翻滚!

想想也是有些心酸……完全就是个暖床有没有?

下班后,简沫开着那辆仿佛还是很诡异的“现代”车回了蓝泽园,换了简单却不失雅致的衣服后上了顾北辰新买的玛莎拉蒂……

有钱人的世界她这个穷人不懂,可是能够理解。

到底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整天开一辆车,出去都是丢人。

跑车和世爵那种中规中矩的车不同,简沫只觉得两个字能够形容……拉风!

车一路呼啸的往洛城东郊驶去,最后在一处有着牧场的庄园停下。

顾北辰和简沫下了车,想着应该都是熟悉他们之间关系的人,简沫也没有矫情,直接挽了顾北辰的胳膊就一同比肩往里面走。

“好安静……”简沫有些疑惑的感叹。

顾北辰微不可见的轻蹙了剑眉,“嗯”了声,视线偏过的看了看简沫,幽深的眸子透着审视和疑惑……

简沫发现,从她上车开始,顾北辰一路上露出这样的神情已经好几次了,“我是……穿的不合适,还是妆花了?”

“没有。”顾北辰淡然的回应。

简沫凝了眸,“那你一直看我干什么?”

顾北辰停了脚步,缓缓转身眸光深邃的看着简沫,薄唇翕动了下,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继而抬了脚继续往前走……

他倒是想要问问两年前索菲亚大酒店的事情,可是……却又觉得突兀。

简沫被顾北辰这样的举动弄的心生了奇怪,想要问,又觉得这人闷骚起来不是人,也就忍着好奇心没有问。

进了庄园那红瓦的房子,没有想象中的热闹,甚至……气氛有些凝重!

顾北辰带着简沫就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一片狼藉,二人一个微微蹙眉,一个有些惊愕……

“什么情况?”顾北辰微凛了环顾一周后,视线最终落到了林向南身上。

一向嬉皮笑脸的林向南自嘲一笑,有些疲惫的说道:“回头我摆局,今天都散了吧……”说着,他人无力的就欲离开,整个人都被自嘲的悲伤笼罩。

顾北辰带着简沫微微侧身让林向南离开,等他走远了后,他们两个的视线才一前一后的看向了倚靠在柱子上的厉云泽和手里擒着一支烟的龙枭身上。

“小小和几个朋友过生日去了,放了向南的鸽子。”厉云泽开口解释,“今天向南是打算求婚的……”

所以,这个生日会没有多余的人,只有他们几个兄弟……林向南想要他们见证他的爱情。

有着一抹淡淡的惆怅滑过心间,简沫看看满室的狼藉,还有那被砸掉的蛋糕……甚至,夕阳透过玻璃窗折射进来的光线发出一道五彩夺目的光芒。

那枚钻戒……一定不小!

回去的路上简沫有些闷闷不乐,为什么,她也说不清楚……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添堵在心里一样。

没有一个女人不去幻想自己被心爱的人求婚的场景……也没有一个女人不去幻想披上婚纱,挽着心里那个男人走向红毯那一边的样子……

曾经,楚梓霄说……等他最多三年,三年后他给她一切!

那时她就在想,他的求婚会是最恶俗的在食物里放上求婚戒指,还是会浪漫的在大街上,突然扯一支路边的花就那样单膝跪地……更或者,一曲亲密的华尔兹过后,他合着小提琴曲拉着她的手跪下,深情的说:简沫,嫁给我!

简沫垂眸自嘲一笑……想象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

“在想什么?”顾北辰偏头看了眼简沫,鹰眸透着凌厉的深邃。

简沫没有发现顾北辰的神情,只是下意识的回答:“觉得可惜了……以为能见证一场浪漫的求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