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66章 那夜的女人

简沫一听苏钧离有事,也没继续闲聊就挂了电话。

苏钧离听到手机里的“嘟嘟嘟”的挂断音,方才缓缓放下了手机,看着已然在对面坐下的梁子超。

有些意外,帽檐下能够明显的看到被纱布包裹的地方溢出一点儿血迹。

苏家在洛城的城北势力比较大,虽然是文化世家,可不代表苏家的背景就真的单纯的没有一点儿瑕疵……

看到梁子超额头上的伤的时候,他大致猜到是谁的杰作了。

苏钧离将一份文件袋推了上前,“签了,我给你支票。”

梁子超没有动,只是嘴角勾了抹冷嗤,随即拿出手机调出视频的片段就递给了苏钧离,“苏先生不如先看看这个视频……我们再说说价钱吧。”

苏钧离只是轻睨了眼就知道是那晚车祸现场的道路截屏,他冷然的轻哼了声,“听说过楚梓霄吗?”

梁子超皱眉,不知道苏钧离为什么会提到他。

“你认为,有楚辩的情况下,如果打官司,你们的胜算有几分?”苏钧离声音从始至终的淡然。

梁子超微张了嘴有些惊愕,“你什么意思?”

“字面儿上的意思!”苏钧离冷漠的开口,“不管是闹到法庭,还是私下解决……你们,都没有资格来谈条件。”他的声音越发的冷,拿起手机,就在梁子超的面前很平静的删除了,甚至,直接将存储卡给格式化了。

梁子超也没有管,只是一脸奸笑的说道:“苏先生,你不会认为这个视频没有备份吧?”

苏钧离只是笑,很淡,透着优雅……他是心理学的高手,此刻的梁子超已经心态絮乱他只是一眼就能看出。

“最后的机会给你了,可惜……”苏钧离冷嗤,“……你放弃了!”话落,他将那个文件袋收回,随即起身就往外走去。

梁子超有些慌了,“苏先生就不怕我把视频交给警局吗?”他的声音透着威胁,“你应该清楚,这个视频很清晰的记录了简小姐违章撞了我们的车。”

苏钧离停了脚步,故意停顿了几秒让梁子超的心理产生迫力后,方才微微转身,眸光幽冷的说道:“如果……你有这个视频的话。”他冷笑一声,没有再做停留的冷笑离开。

今天一大早,萧景就打了电话给他,说是调查这件事的时候才知道那晚送简沫去医院的人是他……

提到这次威胁的事情,萧景打电话过来的目的也是此事……很简单,他仅仅说这事儿顾北辰会处理。

顾北辰什么想法他不清楚,可是,看得出这件事情上他很上心……至少,率先考虑到的简沫的感受。

他来赴约是守信,他想……只要梁子超愿意接受合约内容,为了息事宁人,他不介意在顾北辰已经有所动作的情况下给他五万的支票。

可惜,人的贪欲是无穷大的!

与此同时,简桁发现手机有些不对劲,之前存着的那个视频打不开了……他随之打开电脑,竟是视频也出现了乱码,紧接着也打不开。

开始他并没有想什么,可是,几个存储了视频的电子端都先后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如果他还没有发现什么,那才是奇怪。

心里一凛,简桁急忙找了专业的IT人员看了电脑,发现竟然中了木马……只要用过这个IP地址上网的所有电子设备都被植入了。

“shit!”简桁顿怒,破口骂了声,“没有办法恢复吗?”

IT人员摇摇头,“对方是程序高手,应该是黑客一类的人物……”说着,他疑惑的看着简桁,“什么样的资料竟然出动这样厉害的人?”

简桁自然没有给他说到底是什么,打发走了人后,他急忙就给梁子超打了电话,听闻他手里的视频被苏钧离也给删除了后,气的差点儿将手机给扔了出去。

帝皇集团顶楼。

萧景将简桁的事情都处理了后,敲了顾北辰的办公室。

“进来。”顾北辰淡漠的开口,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游离,上面有着股市交易的红绿线条随着他的敲击键盘的动作微微变动着。

萧景推门走了进来,“辰少,都已经处理好了……”

顾北辰没有开口,只是鹰眸深谙的看着股市交易图……盯了大约一分钟后,方才摁下enter键。

“梁子超背后的人是谁?”顾北辰清冷的问出口,冷峻如雕的脸上没有半点儿神情。

“简桁!”萧景吐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些拧眉,“简小姐的哥哥。”

顾北辰鹰眸顿时变得犀利,墨瞳幽深的看着萧景,看得他心里直发毛……

“辰少,”萧景有些犹豫着要不要说,“那个……”他仿佛有些为难。

顾北辰眸光凌厉的滑过萧景,“等着我请你说?”

萧景一听,急忙摇了头……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嫌命活得太长了。

“辰少,简桁有可能是两年前御景湖畔设计案真正的泄露人……”萧景说道,“还没有彻底的查,可是,今天在追查梁子超身后的人的时候,无意间从中了木马的电脑上,看到了一些有关于两年前事情的蛛丝马迹。”

顾北辰听后,瞬间微蹙了剑眉……

“另外,我查了下,”萧景继续开口说道,“当初负责御景湖畔二期的工程公司里,有一家叫做远达的,负责人是简展锋!”

这下,顾北辰的眉心蹙的更紧了……

“简展锋和简沫什么关系?”顾北辰冷声问道,眉眼轻佻之际,鹰眸溢出淡淡的骇然精光。

萧景暗暗吞咽了下,方才硬着头皮说道:“父女!”

“……”顾北辰眉心微凝,没有想到简沫和当初的事情竟然还有这样一层的关系。

“另外……”萧景今天显然说话一直有些支支吾吾的,“两年前那个意外的夜晚,简沫也在索菲亚大酒店!”

顾北辰眸光瞬间幽冷深邃,“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其实那晚悄悄离开的女人是简沫?”

萧景急忙摇了头,“时间太短,我还没有查……”他暗暗吞咽了下,硬着头皮说道,“只是,辰少……如果那晚的人真的是简小姐……”

顾北辰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垂了眼睑,深邃的眸子里隐隐间透出一抹说不出来的复杂……而这抹复杂里,透着让人觉得森冷的寒意。

那晚,他遭二伯陷害……食了幻想类的药物,那样的情况,几乎毁了他!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他恐怕已经废了!最主要的是,之后更会陷入一个有可能无法控制的局面里……

第二天,床单上那血迹开出的梅花朵朵,让他发了疯的想要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可惜,那个女人就和消失了一样,任由他如何查,都查找不到!

“查!”顾北辰的声音清冷的溢出薄唇。

简沫,如果那晚凑巧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