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59章 接机,小舅妈和外甥

简沫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电话里就传来“嘟嘟嘟”的挂断音,她微微一愣,不知道顾北辰这是几个意思。

她的车送修还没有取回来,据苏钧离说撞得不是很严重,可是修了十几天竟然都没有好……不过,她倒也没有着急,除了上班有些不方便。

可是接机……

顾北辰不是一般都将车直接寄存在机场的停车场的吗?

简沫微微皱眉,回拨了电话回去,可是,已经提示关机……

撇撇嘴,简沫还没有想通顾北辰发什么神经呢,电话就又响了……尾号是“3719”,楚梓霄打来的。

接起,简沫不等楚梓霄说话,就率先开了口:“今晚临时有事,怕是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楚梓霄微微顿了下,也才说道:“我也是……所以打电话打算另约时间的。”说着,他突然蹙了剑眉,“你……”他声音有些迟疑,“……不会是因为北辰吧?”

“嗯!”简沫应了声,如今彼此关系都已经知道,她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刚刚他给我电话让我去接机。”

楚梓霄又沉默了下,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说道:“我过去先接你,然后一起去机场。”

听出他口气里的一抹酸涩,简沫也就知道了,这根本就是顾北辰安排好的……心里暗骂着那个男人幼稚的行为,嘴里应了声,“好。”

下班后,楚梓霄过来接了简沫一同去机场,刚刚开始,两个人之间仿佛气氛有些僵,谁也不说话。

直到车上了去机场的高速后,楚梓霄方才打破了沉寂,“沫沫……”

“嗯?”简沫偏头看向他。

楚梓霄看了眼简沫后视线复又落在了前方,“你,”他微微一顿,“你现在过的好吗?”北辰对女人一向不上心,唯一一次的上心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简沫缓缓躺靠在座椅上,入了秋的洛城风已经有些冷了,她关了窗户,缓缓说道:“挺好。”

楚梓霄又看了眼简沫,心情有些沉重,“如果……我是说如果,”他的声音低沉黯哑,“如果北辰放过你,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简沫的心情沉重而压抑,她视线落在前方越来越近的机场外观,声音里没有太多情绪的说道:“梓霄,回不去了……不管当初我们为什么分开,我现在从道德伦理上,我已经是你小舅妈了!”

楚梓霄的手猛然攥紧方向盘,因为用了太大的力气,发出“嘎嘎”的响声。

还有什么,能比曾经要相爱相守一辈子的恋人成了自己的小舅妈这样的事情更让人觉得讽刺的呢?

“沫沫,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一步?”楚梓霄的声音里透着凝重的悲伤,“当初,就是这个机场,你曾经说过会等我……”俊逸的脸上有着什么龟裂开来,他的心,也跟着撕裂。

本以为一切都是她的错,她莫名其妙的分手让他足足恨了两年!

可到头来,不管她知不知道,简伯父的死都和楚家脱不了关系……命运弄人吗?也许吧……

简沫没有回答,有些事情不需要答案,因为根本没有答案。

车在停车位上停下,楚梓霄和简沫一路沉默的到了VIP接机口……

机场广播里传来从滨海市到洛城的飞机已经降落,等了十几分钟后,有陆陆续续的人走了出来。

远远地,顾北辰就看到楚梓霄和简沫并排站在那里,二人脸色一个比一个僵着,那感觉……让他不舒服了。

萧景觉得辰少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说的好听,是帮助他外甥和小舅妈之间快刀斩乱麻,可他怎么看都像是辰少更心塞。

“那个……”萧景觉得自己最好要远离战火圈儿,“我先把资料送去给苏珊。”话落,他和简沫、楚梓霄微微点头示意了下,一溜烟的走了。

“妈说接了你后直接回家吃饭……”楚梓霄表现如常,就好似身边没有简沫存在一样。

顾北辰应了声,鹰眸淡漠的滑过简沫……

简沫只是抿了抿唇,什么话都没有说。

回去的路上,楚梓霄一个人开的车,顾北辰开得停放在机场的世爵载着简沫,前后两辆车往丽山别墅驶去。

“让你来接我,不开心?”顾北辰打破沉默的冷然问道。

简沫扯了嘴角,笑的灿烂,“怎么会呢?能来接你,可是荣幸呢!”

顾北辰斜睨了眼简沫,车速加快……

简沫因为没有预防,身体猛然前倾了下,又倒在了座椅上……她瞪着眼睛看着顾北辰,咬牙切齿的问道:“阿辰,你有没有闻到车里有什么味道?”

顾北辰没有说话,仿佛在等简沫继续说。

简沫一脸认真,嘴角却抿着隐忍的笑意,“酸……好大的酸味……就和醋坛子打破了一样呢!”

顾北辰当下蹙了眉眼,墨瞳变的深邃,“你是说我在吃醋?”

“我可没说……”简沫笑意绵绵的蔓延到了眼底。

顾北辰侧眸看了眼已经笑得腰肢乱颤的简沫,冷峻如雕的脸顿时凝着,那一条条的线条都僵到了一起。

简沫看到他绷着的脸部线条,当下笑了起来,“阿辰,你不开心吗?我好多天都没有看到你,这会儿见到了很开心呢……”说着,她微微抬起身体,也不顾顾北辰还在开车,就在他脸颊上讨好的一吻。

顾北辰僵硬的脸部线条明显的缓解了几分,可还是故意绷着,冷哼一声,“我是帮你们早些认清楚现实……”微微一顿,低沉的声音里噙着几分冷漠,“简沫,你一直是聪明的。”

简沫的心沉了沉,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她偏头就靠在了顾北辰的肩膀上,“我不是个会留恋过去的人……”

否则,她也不会在失身后就能投入他的怀抱。也不会明明对性事因为那晚的排斥,却会依旧为了报答他而努力的讨好他……

他娶她是什么目的她不管,她只是知道,这个男人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犹如天神一样的降临在了她的面前。

其实,作为一个老公,除了他的绯闻,顾北辰对她真的很好。

上次的等门,还有烫伤膏,她和他都不去提这事儿,可是……她真的很感动。

顾北辰微微蹙眉,简沫的话明明他应该舒心的,可是……为什么说不会留恋的时候,他也有些心塞?

不留恋,那不是代表着有一天她和他分开了,她也会立马投入别人的怀抱,对他不留恋?

想到这里,顾北辰的心情更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