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56章 简桁出现了

唐煜的话,彻底的粉碎了楚梓霄还噙着的一点儿奢望……他刚刚看到那份合同的时候,其实已经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只是,他不想相信那是真的!

“呵,呵呵……”楚梓霄冷笑了几声,“这份合同有多少人知道?”

“应该不多。”唐煜还算冷静,“我能拿到影印本,那也是因为你的缘故。”微微一顿,他接着说道,“梓霄,其实,你我现在担心的不应该是这个,而是……简沫知不知道这件事。”

楚梓霄闭了眼睛,呼吸微微有些急促,“阿煜,让我想想。”

唐煜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躺靠在车座椅上,看着雨刷器不停的摆动,却没有办法将雨水刷干净……就好似人的过去,不管你如今要如何的掩藏,都会在心里留下一道伤口。

远达在业界一直是很有口碑的,可是,后来慢慢被掏空和落入陷阱,仿佛有些没由来……无缘无故的被陷害的感觉。

什么事情都有个原因,可是,楚氏集团那么大个集团公司,和一个小小建筑公司对上,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梓霄和简沫之间的恋情。

“梓霄,如果当年伯父逼迫简展锋是因为你和简沫的关系……”

“不可能!”楚梓霄的呼吸越发急促,睁开眼睛,已经是猩红一片,“爸爸和妈妈不知道我和简沫,你应该清楚,对于我的人生,他们不太参与……”

唐煜犯难了,“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呢?”

楚梓霄的手因为攥着资料太紧,骨节发出“嘎嘎”的声响,在这样的雨夜下,变的格外渗人,“不管简沫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先瞒着……”

唐煜点点头,“你想怎么做?”

“总是要有原因的,不是吗?”楚梓霄撂下一句话,随即转身下了车,就在雨中上了停靠在一旁的自己的那辆法拉利上,然后带着雨水驶离。

唐煜坐在车内久久的不能回神,直到楚梓霄的车消失在了视线深处,他轻启了唇瓣缓缓自喃:“回不去了……梓霄!”

这个世界上,很少有公平的事情。唯独时间,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不管你快乐也好,悲伤也罢……每一分每一秒赋予你的,从未有毫厘的差别。

简沫生物钟敲响的时候,她蜷了蜷身体,不想睁开眼睛……一个翻身,就想继续睡过去,可是,手上突然传来的丝丝刺痛让她瞬间睁开了眼睛。

“咝”的一声溢出娇软的唇瓣,简沫猛然坐了起来,就看到左手上隐隐约约的微红。

她的肌肤有些敏感,昨天被开水烫到一直红着……这会儿已经好很多,只是刚刚被自己压到了身下,有些痛。

简沫闭了闭还有些干涩的眼睛,突然发现顾北辰不在卧室。

微微皱眉,脑子里慢慢回拢,想起昨晚儿她太累了,就自己睡着了……后来顾北辰到底有没有来睡觉,她完全不知道。

顾北辰在家,可她第一眼没有看到他说“阿辰,早!”竟然有些不习惯……

掀开被子就欲下床,简沫的动作突然一滞……随即,微微偏头看向床头柜……将有用过痕迹的烫伤膏拿到手里,再看看自己的左手,她微微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昨晚儿……不是梦?

简沫拿着烫伤膏就急忙下了床,甚至忘记了穿拖鞋,就这样光着脚急匆匆的出了卧室,先是扫了圈儿,见楼下视线所触及之内没人,又急匆匆的去了书房……也没人。

简沫就这样光着脚下了楼,找了圈儿,当看到院子里没有世爵的时候,她的心里顿时涌上了失落……拿着烫伤膏的手也攥了起来。

缓缓转身,简沫觉得自己这会儿特别可笑……

“顾北辰,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简沫垂眸看着手里的烫伤膏,自嘲的笑笑,“明明看到短信了,还买了烫伤膏……”

深深吸了口气,简沫抬眸环顾着偌大的别墅,星眸微动,滑过一抹异样的情绪……

简沫上楼洗漱过后换了衣服下楼,因为雨一直没有停,空气里湿冷的气息越来越浓郁,让夏末一下跨度到了秋天。

“咚咚!”

简沫微微皱眉了下就去开门……

门口,萧景嘴角含笑的站在那里,见到她,微微推了推眼镜,说道:“简小姐,辰少让我过来送你去上班。”

简沫微愕,“为什么?”

“顺便……”萧景的笑容加深了少许,“嗯,我过去和翔宇敲定一下参加比稿的事情。”

简沫“哦”了声,下意识的看了眼外面停的车……不是顾北辰那辆奢华的世爵,是一辆宾利。

这会儿心思全落在顾北辰身上,简沫甚至没有去想,签订比稿怎么会出动顾北辰的私人特助?

外面下雨,加上蓝泽园打车根本无望,简沫也没有矫情,上了萧景的车。

一路上,萧景安心的开车,简沫坐在后面……她还是第一次坐萧景的车,旁边没有顾北辰,有点儿不习惯。

视线落在车窗外,简沫开口问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同意翔宇参与比稿了?”

萧景从后视镜向后看了眼,笑着说道:“简小姐认为为什么呢?”

“……”简沫看了眼萧景,觉得这人跟在顾北辰身后学的一样一样的,他这会儿的回答有什么卵用?和没有回答一样!

突然……

“停车!”简沫大叫一声。

萧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脚刹车就踩了下去……

简沫在第一时间就开门下了车,萧景一句“简小姐”才喊出了个“简”字,她已经人朝着后方跑去……

萧景有些惊愕,急忙将车停靠在边上打了伞下车,就见简沫已经踢掉了高跟鞋,开始追一个男人。

萧景也顾北对其他,急忙跟了上前……不管简沫追的那个人是谁,如果出了个什么意外,辰少不得扒了他的皮?

“简桁,你给我站住!”简沫朝着前方的声音嘶吼出声,也顾不得脚下被石子儿硌到,拼了命的追着,简桁——“

犀利的叫声划破浓密而下的雨珠,简沫朝着那个越跑越远的身影就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简桁,你王八蛋……呜呜……“

“简小姐,你没事吧?“萧景打着伞急忙给简沫挡着雨,就见简沫已然弯腰,紧接着蹲在地上就开始哭了起来。

雨点儿敲打着大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萧景想要安慰简沫,虽然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情……只是,当垂头的时候,就见到从她脚周围开始,渐渐溢出红色,将落在地上的雨水都给染红了。

“简小姐,你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