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55章 微量变化,他和她!

简沫直接上楼去了书房,连门都没有敲就走了进去。

“怎么,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顾北辰冷漠的看着简沫,鹰眸射出两道犀利而冰冷的精光。

简沫没有想到顾北辰会在开视频会议,可人都已经进来了,索性就任性一下好了……

顾北辰微微蹙眉的看着简沫不但没有退出去,反而走了进来……更有甚者,她有路不走,非要爬上了办公桌,然后犹如小猫一样的手腿并用的朝着他爬来……

“啪”的一声传来,那是顾北辰下意识的将摄像头给摁倒的声音。

简沫撑着桌子边缘,看着顾北辰那越来越深的眸光,暗暗咬牙,直接就俯身过去亲了他一下,“阿辰……你是不是回来专门给我等门的?”

顾北辰没有说话,只是被简沫这样撩人的姿势和声音给撩拨的心痒了起来。

这次,电源直接被顾北辰给拔了,然后他一把将简沫给拖了下来,直接将她抵在办公桌上狠狠的吻着……最后,嚣张的攻城掠池,将她折成各种羞人姿势的狠狠侵占着她的领土。

简沫本来一晚上就没有睡,这会儿直接被顾北辰强悍的体力给弄得昏昏沉沉的,“阿辰,我不行了……啊……顾北辰,你属狗的吗?”

顾北辰抬起在她肩头狠狠咬下去的嘴,眸光幽深的看着简沫,“简沫,别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彻夜不归或者和男人以后勾勾搭搭的,小心我彻底的折了你!”

话落的同时,顾北辰使坏发狠的将自己狠狠的撞入简沫的最深处,“知道了没有?”

简沫只觉得被顾北辰嚣张的硬物倒弄的整个身体都快要散架了,可是,她还是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娇嗔的说道:“我答应你了,那你会不会答应我,也不传出绯闻呢?”

顾北辰的视线陡然变的危险,他冷峻如雕的脸欺近简沫,“怎么,开始想要管我了?”

简沫笑了起来,只是那样的笑蔓延到眼角的时候,再也没有深入一分,“我怎么会管你呢?”她在他唇角啄了下,避重就轻的说道,“昨晚儿有朋友的妈妈在医院,所以陪了一晚上没有睡呢……阿辰,能不能快点儿做,我好困。”

一句话,她传达了两个意思……解释了昨晚儿为什么没有回来的同时,表达了自己很疲惫。

顾北辰眸光深深的看着简沫,今天他去了公司,一大早的几个会,帝皇集团从上到下的都被他骂了个遍……

最后还是苏珊大着胆子让萧景去查了简沫昨晚在哪儿后,将结果连同着文件一起放到了他面前。

苏默因为突然有苏醒的迹象,简沫在医院里待了一晚上,直到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离开……特别注明:苏钧离没有在!

顾北辰那会儿在干什么来着?

嗯,看简沫发给他的短信……对,没错!

他虽然最后没有回复……可就在她快要下班的时候,鬼神神差的撂下还没有签完的文件就自己开了车回来,路过药店的时候,竟然还买了烫伤膏。

顾北辰回来后就觉得自己有点儿找贱的节奏,当下就将烫伤膏给扔到了垃圾桶……

“顾左言他的功夫见长了……”顾北辰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在简沫耳边铺洒了一层酥麻的热气,“昨晚的事情不追究,那苏钧离又是怎么回事?”

简沫翻翻眼睛,暗暗腹诽了句后才可怜兮兮的说道:“他答应把音乐厅交给我设计,礼尚往来……我回请他吃饭,也是应该的,对不对?”

“嗯!”顾北辰仿佛很认同,硬物在简沫温润湿热里转了圈儿,一点儿出去的打算都没有,“那我给你放水,你要如何报答我?”

顾北辰,你他妈的就是禽獣!

简沫心里恨的牙痒痒,可最后也只能一字一字的溢出牙缝说道:“除了肉偿……好像你对我别的也没有兴趣了呢!”

“好,那就再来一次好了……”顾北辰眼底闪烁着腹黑的光芒。

然后……简沫就那样半倚靠在办公桌上,又满足了顾北辰兽浴!

简沫筋疲力尽的只是随便冲了澡就倒在了床上,一夜未睡,加上刚刚激烈的运动……没到一分钟,她就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这个下雨的夜里,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不在是一个人,顾北辰拿了烫伤膏给她抹了被烫的手,轻柔的动作好似她的手是一件工艺品一样……

最后,轻轻的揽她入怀的睡着。

……

唐煜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摞资料交给了楚梓霄,他脸色有些凝重,听着外面的雨敲打在车顶上,发出“乒呤乓啷”的声音,有些凝重。

“这些是你让我找人查的,”唐煜就连声音都很凝重,“梓霄,有些事情……恐怕真的回不去了。”

楚梓霄微微蹙眉的看了眼唐煜,随即打开文件袋将里面的资料拿了出来……不小心,有东西滑落。

他弯腰去捡,当就着路灯映射进来的光线看到手里照片的景象的时候,他微微蹙了剑眉。

唐煜看了眼那张照片,脸色越发凝重,“当年远达建筑遭受开发商的陷阱,公司岌岌可危……”微微一顿,他接着说道,“后来,在一个大雨夜,简展锋在御景湖畔三期刚刚起了主体的楼上失足坠楼了。”

楚梓霄的面色瞬间一凛,看看唐煜,随即收回视线就开始看资料……只是,越往后看,越觉得惊悚,最后,他只觉得初秋的这场雨,格外的冷。

“这不可能……”看到最后,楚梓霄的脸色变得苍白,就连拿着资料的手都微微颤抖着。

他看着唐煜,企图从他那里得到一丝否决……

“梓霄,你明明知道,这里说的都是真的。”唐煜微微蹙眉,“你我都是律师,很清楚这里的弯道在哪里……所以,你才能一眼看穿,从远达和开发商的合约开始,这其实就是一个圈套。”

“可……为什么?”楚梓霄紧紧蹙眉,迫切的想要寻找否决的线索。

唐煜摇摇头,“查不到……”他微微一顿,“其实,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简展锋的死只是一个意外。可是,当我看到这份合同的时候,我就知道……里面怕是有猫腻。而且……”他气息微微凝重,可到底还是说道,“……有可能和楚氏集团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