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50章 养个小白脸

简沫笑的妖娆,那妩媚的杏眸折射出晶亮的光芒,仿佛有些觉得好笑,又好似觉得理所当然,“我嫁给你都是为了钱呢!”

顾北辰笑了,薄唇边儿扬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嗯,确实。”

“那……给不给呢?”简沫又问道。

顾北辰挑眉,“能说说要两百万干什么吗?”

“去养个听话的小白脸……”简沫回答的及其顺然。

“哦?”顾北辰眉尾都挑了起来,“还有小白脸比我好?”他的唇已经欺上了简沫的唇线,“比我帅?比我身材好?还是……那方面比我强?”

“嗯,还没有试,打算拿了钱去试试!”简沫的心尖儿已经开始发颤,为了营造出她爱钱的形象,她也是蛮拼的。

顾北辰鹰眸深处滑过一抹危险的光芒,就见他微微翻转了身体,已经将简沫压在了宽大的沙发上……他微眯着视线,如黑曜石般的墨瞳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薄唇轻轻滑过简沫的肌肤,温热的气息酥酥麻麻的铺洒在上面,撩拨着她的心弦的同时,他牙齿轻咬着她的耳坠,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溢出薄唇:“那看来……我要先让你对我的能力有个印象,你才好有比较。”

简沫笑的越发动人,双臂搭在顾北辰的脖颈上,“那可不能让我失望哦……”

顾北辰确实没有让简沫失望,就在七十九层这间决策了不知道多少人和公司生死的办公室里,他前面要了一次,后面要了一次……

不同昨晚的暴力,温柔和霸道共存,让简沫的身体跟随着他的节奏几乎就和“死了”一样。

无疑,顾北辰是个调晴高手,何况近两年床上的彼此拥有,他太熟悉简沫身上的敏感在什么地方了……也很清楚,如何做,她能兴奋!

“满意吗?”顾北辰在将自己的火热挥洒在简沫身体外的时候,气息微微絮乱却沉稳的在她耳边问道。

简沫的脑子已经乱了,因为昨晚,那里有些火辣辣的疼感,可是,不得不说……她确实舒服的犹如置身云霄。

“你有多厉害,自己不清楚?”简沫气息不平的说道。

顾北辰仿佛被这句话给愉悦到了,看看彼此凌乱的衣服,他起身去了内设的更衣室换了衣服,又让苏珊去买了简沫的衣服过来让她换……

简沫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对于萧景和苏珊,她和顾北辰什么样的相处方式,估计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

在等待衣服的同时,简沫去休息室的浴室冲了个澡,穿着顾北辰的浴袍出来,正好看到顾北辰拿了支票出来……大笔一挥,“刷刷”的几下,然后将签好的支票撕给了简沫。

简沫不得不承认顾北辰是个大方的人……虽然两百万对他来说连个屁都不是。

接过支票,简沫也没有看上面的数字,只是过去搂着顾北辰就亲了下,有讨好嫌疑的说道:“老公真好……”

“是签支票好……还是刚刚在你身上好?”顾北辰眼底的炙热又涌了上来。

禽獣!

简沫心里暗骂了声,可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哪里都好!”顿了顿,更加讨好的说道,“嗯,那里最好!”说着,还魅惑的垂眸朝着某个重点位置看了眼。

“你这样钩引我……是想再来一次?”顾北辰粗粝的指腹轻轻挑起简沫的下巴,薄唇在她唇边儿辗转了会儿,眸光深邃。

简沫这人觉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顾北辰既然给的这么干脆,她自然也要让他舒心了!

二人就在办公椅上,简沫就那样跨坐在顾北辰身上……最后,又是一次满室的旖旎风光。

一手交钱,一手交身体……简沫觉得自己这会儿特别像是出来卖的那些女人!

只不过,她将自己卖给的男人从道德伦理上是让人不会觉得不耻的。因为,这一个男人在法律上冠上的是她“老公”这个称号。

不悲哀吗?

怎么会?

简沫在最后瘫软在男人强有力的进攻下的时候,趴在了他的肩膀上。她嘴角扬了笑……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甚至,就连眼底都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她越方荡自己,她就觉得自己堕入深渊的距离越来越近……那样慢慢的尝试死亡的滋味不好受,可她却仿佛对此觉得蚀骨销魂!

简沫离开帝皇集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来的时候她的脚步就已经有些微微虚浮,走的时候,因为顾北辰的不节制,显然脚步更是吃力。

下了楼后,前台的眼眶还因为哭过有些微红,看到她,先是歉意的微微点头了下,随即含笑的眼里有着感激。

简沫也只是礼貌的报以一笑,然后踏着强忍着不适的步子离开了……

前台有些好奇简沫的衣服换了,可想想,好像又明白了什么。

简沫没有心情理会背后审视的目光是为了什么,她出了帝国集团大楼,只是打了车往医院而去……

“去查下,”顾北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抹声音上了出租车后淡漠开口,“今天她在医院干什么了。”

简沫爱钱,可是,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和他要这么多钱……

萧景应了声后就去办,他的办事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就在简沫抵达医院的时候,已经大致了了解了情况……

“辰少,是简小姐母亲找到了合适的心脏源,对方开出有偿费用一百五十万,加上手术前后的费用,大致需要两百万!”萧景一边儿说着,一边儿观察着顾北辰的脸色。

说不来,辰少那如雕似刻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可是,他还是觉得……辰少生气了。

当初选简沫成为结婚对象,她说她爱慕虚荣需要钱,顾北辰从她眼底看到的也确实是对钱的浴望。

后来,简沫一直对自己的身份把握的很好……顾北辰也从来没有查过她的过往。

可就是因为没有查,她和楚梓霄的一段儿恋情他不知道,简沫母亲心脏病住院两年的事情,他也不知道。

“吩咐院方……”顾北辰刚刚开口又停了下来,过了几秒后,方才说道,“算了,随她吧。”

萧景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辰少会直接说“吩咐院方,苏默的一切费用我会承担”呢!果然,他想多了……

“出去吧……”顾北辰仿佛有些烦躁的说道。

萧景应了声,临走说道:“辰少,李局已经约好了,晚上六点在飞天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