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44章 愤怒下的撕裂

铺天盖地的吻没有丝毫的温柔,透着的是嗜血的沉戾……简沫开始的反抗在顾北辰的钳制下变得可笑,最后也只能默默承受。

今天苏家庄园里的事情,她不是已经预知了回来必然会迎接暴风雨吗?

衣服没有褪去,只是撩拨开……没有任何的前奏,硬物深深的挤入干涩,简沫痛的直皱眉,“疼……”

委屈的声音透着坚韧的倔强,也只是一声后,简沫便咬着下唇默默的承受着那疯狂的惩罚……

顾北辰就和疯了一样,黑暗中,鹰眸如墨漆黑,就和外面的墨空一样,没有半点儿颜色……这个女人怎么敢在外面勾三搭四?

一个是城北苏三少,一个是他外甥……好,好,很好!

他放下国外事情,只是听不得她哭的赶了回来……觉没有睡就回了公司开远程会议。想着可以早些回来陪她,却扑了个空!

让萧景去查她的行踪,最后说是在苏家参加晚宴……他竟然又一个人眼巴巴的跟了过去。

最后呢……这个女人在两个男人跟前游刃有余,甚至有可能引起纷争……好,好,真是太好了!

噙着莫大的愤怒,顾北辰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深,惩罚下的暴怒让简沫没有一丝的舒逸,有的只是疼痛……

也因为这样大力的碰撞,她的脑袋不停的撞击到门上,原本车祸后还微微有些眩晕的脑袋,彻底的晕了起来。

“简沫,你怎么敢?”顾北辰的声音透着森冷的愤怒,“是不是我在外面传绯闻,你就也要给我戴绿帽子?”

简沫已经痛的有些麻木,仿佛所有的动作也只是下意识的,“我没有……”嘶哑的声音里有着疲惫,更透着心灰意冷的绝望。

不管是楚梓霄还是此刻的顾北辰,都让她有种心脏被撕裂的感觉……

“简沫,每次不想去大姐那边儿,从来就是因为梓霄,对不对?”顾北辰鹰眸微眯,眸底射出两道精光。

简沫没有回答,顾北辰狠狠的将自己撞入她最深处,透着越发大的怒火。

“你和梓霄什么关系?”顾北辰冷冷问道。

简沫疯了,她对上顾北辰冷漠的眸光,那样的冷漠让她的心瞬间乍寒,“顾北辰,你想要听什么?”她声音不由得放大,“我和楚梓霄什么关系?恋人关系你满意了吗?啊——”

简沫只觉得那种身体上的兴奋和疼痛让她整个人的神经都提了起来,尖叫声溢出的同时,顾北辰仿佛要弄死她一样的疯狂动作着。

“顾北辰,我嫁给你的时候已经和他分手了……”简沫落了泪,到底服了软的说道,“你们都不要逼我了,好不好?”她声音嘶哑中透着绝望,泪更是不受控制的死劲往外涌着。

顾北辰看着简沫的泪,在他面前,他第一次看到了属于她真正的神情……可是,他却清楚的知道,那不是为他,而是为了楚梓霄。

快速的动了几下,将自己释放后顾北辰退了出来,他冷漠的看着因为没有了支撑力而从门板上缓缓滑落在地上的身体,心中滑过一抹涩疼,可很快就消失不见。

“纵然不爱,在做我顾北辰老婆的时候,你……也只能是我女人。”顾北辰冷冷撂下这句话,人转身上了楼。

顾北辰冲了澡换了睡袍去了书房的时候,简沫还坐在地上……他只是睨了眼,便不曾理会。

秋初的夜透着丝丝凉意,地板上的冰凉更是从肌肤渐渐灌入身体里……简沫就好似破败了的娃娃,生命彻底的被抽空了。

嘴角渐渐勾了抹自嘲,她总在将自己卖了后企图留下一丝尊严,可最后呢?

就因为这丝尊严,将自己彻底打入了地狱!

呵呵……简沫,你承认吧,从头到尾你就希望你还能如初。可是,那个夜晚过后,你就已经失去了所有,你还在坚持什么?

楚梓霄的爱,还是顾北辰的契约……其实,你只是一个命运下的失败者!

……

苏钧离回了苏家庄园的时候,客人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

“三少爷,老爷子让您回来去他书房一趟。”管家庄伯有些担忧的说道,“老爷子的脸色有些不好。”

“我知道了。”苏钧离点点头,“谢谢庄伯。”话落,他径自去了书房。

“咚咚!”

“进来!”

苏钧离推门走了进去,入目的是苏振奇正站在窗前,手里拿着的烟斗冒着袅袅烟雾,整个身上弥漫出岁月沉淀下的沉稳。

“爷爷!”苏钧离开口,顺势将门关上。

苏振奇缓缓转身,示意苏钧离坐下后,人才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今晚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苏钧离沉默了下,随即说道:“朋友……”

“朋友?”苏振奇冷哼一声,“钧离,你出国也有好几年了吧?”

“嗯……”苏钧离应了声。

“今晚儿来了不少名媛,你有看上的吗?”苏振奇仿佛突然转了话题。

苏钧离沉默,“爷爷……”他有些无奈,“我和简沫只是朋友。”微微一顿,见老爷子一脸的抗拒,他无奈的轻叹,“爷爷,简沫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儿。”

苏振奇先是皱眉了下,随即眸光凌厉的看着苏钧离,见他微微点头,眼底有着异样的情绪滑过,“是她?”

苏钧离点点头,“初见我也没有认出来,她是想要参与音乐厅设计的……后来无意间看到了她耳后的伤疤留下的印记,我才知道是她的。”

苏振奇听了,心情有些复杂,可还是沉了脸说道:“今晚儿辰少那意思,摆明了简沫是顾太太……一个已婚的女人,你和她在一起怎么合适?”

苏钧离哭笑不得,“爷爷,开始我不知道……可是,如今我们只是朋友。”

“哼,你要真是这样想就好了。”苏振奇气依旧拧着,“顾北辰那个人,从来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虽然帝皇不涉及文化领域,可是,如果他真想要毁一个人,还是很简单的。”

苏钧离笑了,“爷爷,你是越活越回去了……”他开了玩笑,“先不要说顾太太受不受寵,就算受寵……顾北辰会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大动干戈?”

苏振奇子冷嗤,“你辅修心理学的,今晚儿顾北辰的举动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苏钧离听了,当即蹙了眉……他不愿意去想,可是,顾北辰今晚产生的占有欲太过明显。

突然,苏钧离暗暗庆幸,幸亏这一次没有让媒体进来,否则……今晚儿的事情不管大家知不知道是简沫,对她都是一种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