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35章 逼迫,你还是爱我的

手机那段传来低低的笑声,那样的笑声不同于刚刚的冷漠嘲讽,是让人能够心跟着平静的……

简沫紧紧的抿着唇不说话,手因为用了力,捏着手机传来“嘎嘎”的声响,在安静的楼道里变的格外的诡异。

“晚上和洛大几个导师吃饭,导师提到你,就让约过来一起,”楚梓霄的声音缓缓传来,“之前不是约了我找时间谈谈设计初稿的事情吗?就今天吧……”

简沫因为胸口凝着气,呼吸有些粗重,“这个号码不是你的!”

“现在是……”楚梓霄的声音变得认真,“简沫,丢掉的时光我会找回来。”他微微沉默了下继续说道,“那天,对不起。”

简沫闭了眼睛,将眼底的涩然掩饰。身体微微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被楚梓霄戏谑了还是因为他这会儿的深情,不管哪一样,都让她浑身颤抖。

“楚辩,如果你今晚有时间,那我可以在你吃完饭后约见,”简沫努力让自己平静,“我九点在酒店空中花园等你,你饭局完了过来找我。”

楚梓霄眸光微眯的看着洛大校园里的梧桐树,沉默了会儿,应了。

挂了电话后,简沫只觉得全身无力,她坐在楼梯上,双眼空洞的看着前方,心里滑过涩痛……她以为她足够坚强,至少,在经历了两年前的那夜后,已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能打败她了。

可是,完全不是……

不管是楚梓霄这个名字,还是他这个人,都是她心底不能触碰的痛。

简沫垂眸,脸色都是沉痛……

已然夏沫入秋,空气中有些微凉。可坐在飞天大酒店空中花园里静静的听着流淌的钢琴声,看着洛城的夜景,别有一番滋味。

楚梓霄一直到快十点的时候才来的,有些微醺,显然是喝了酒。

简沫就这样隔着昏暗的灯光看着他,和他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就好像之间从来不曾有过两年多的缺失,有的只是一眼千年的念和想。

楚梓霄走了上前,“喝了酒,吹风有些头晕,换个地方……”说着,他已经拿出钱夹掏出几张大钞压在桌子上,不等简沫反应,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就往电梯走去。

简沫想要挣脱开,可是,手腕被楚梓霄死死的桎梏着,她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抽掉,也只能作罢。

“去咖啡厅吗?”简沫进了电梯后问道。

楚梓霄没有开口,只是径自摁了楼层数……

飞天大酒店一共有五十层,一层是接待大厅等,二到五层是餐饮部,六层是咖啡馆、健身房等,七到十五是商务中心和私人会所,五十层是办公,十六层一直到四十九层都是客房,楼层越高,消费也就越高。

电梯在三十七层停下,简沫瞬间皱了眉,“楚梓霄!”

楚梓霄没有应声,只是在电梯门开了后拉着简沫走了出去,然后真的在3719的房间停下……

简沫这次是真的怒了,她也顾不得手腕上的疼痛,死劲的扭转的抽了出来,“楚梓霄,你太过分了。”

楚梓霄眸光深邃的看着简沫,他那如海深邃的眼底仿佛有着什么惊涛骇浪在涌出……简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浑身上下透着危险的气息。

“只有这一次机会,”楚梓霄的声音平静的让人脚底生寒,“如果你不把握,我不介意对翔宇不履行合约提出控诉。”

“可合约里也没有设计师必须要和你在酒店客房谈设计!”简沫气急,咬牙切齿的说道,眼底全然是他带她来客房而产生的侮辱。

楚梓霄看着她的眸光冷笑,“我非要在这里谈,又如何?”他微微挑眉,因为微醺,整个人透彻邪佞的狂狷,“简沫,我要想让一件事情变的对我有利,尤其是在法庭上,很容易。”

他没有说大话,作为一个在校期间就已经接手许多案件的楚梓霄来说,最大的能耐就是将不可能在他这里变成可能。

简沫等着眼睛,眼前的人让她陌生,“这个就是你所谓的要将丢了的时光找回来?”她紧紧攥着手,“楚梓霄,以前的你不会这样对我我,更不会这样对我咄咄相逼。”

楚梓霄笑了,“那你呢?简沫,我找回曾经的我,你是不是能还我一个曾经的你?”他的声音有些悲伤,因为酒气,夹杂了一些颓废,“你把曾经的简沫还给我,我就不再相逼。”

简沫的心一下子就痛了……曾经的简沫再也回不来了,她要如何还?

眼睛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三次见面,仿佛每一次她都会狼狈不堪……可她能怎么办?爱了,分了;伤了,痛了……所有的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楚梓霄眸光紧紧的锁着简沫,看着她眼底的悲伤沉痛,他的声音有些低哑的说道:“简沫,你还是爱着我的……对不对?”最后的轻咦,透着小心翼翼。

简沫的手越攥越近,指甲嵌入了手心都不自知,“我不爱你了……因为不爱,才会分手。”

“你撒谎!”三个字,是从楚梓霄牙缝中挤出来的。他双眼猩红,就好似发怒的野兽,“明明不是,为什么要这样说?”

简沫轻轻颤动着睫羽,嘴角努力的扯出难看的笑容,“楚梓霄,我放弃了……如果你想告我毁约,那就告吧!”她狠狠的撂下话,转身就大步的离开,只是走了两步,就开始跑。

简沫发了疯的摁着电梯,可是,电梯不来,她急于逃离,只能闪身去了一旁的楼梯……

安静的走廊因为简沫的离开变的格外寂静,就好似心跳都能变成了敲鼓。

——简沫游离在名贵之间,这样一个女人,配不上你楚梓霄!

这个短信将他心里全部的嫉妒给调了出来……原本,他只是想要和她好好谈谈的,可是那个短信却那样深深的挖了他的心。

嫉妒,不管真假,他疯狂的嫉妒着……因为酒意,加上简沫眼底的冷漠,更是让他失去了理智。

楚梓霄开了3719的客房门,打开灯……

入目的花瓣铺就了整个屋子,洁白的床单上,是用紫色的夕雾摆成的3719……用“一往情深”来告诉她,他对她“情深依旧”。

律所的设计,那只是个幌子……他只是想要接近她。

约她来这里,没有任何不好的思想,从来也没有想过侮辱她……他只是想要给她制造一场浪漫,一场能让他追回她的浪漫……仅此而已!

楚梓霄垂眸自嘲的笑了,他觉得自此刻特别的可怜,更加的可笑……

痛吗?

仿佛已经麻木了……可是,为什么想到她,见到她的时候,他就疯了!

唐煜说得对,他果然着了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