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27章 愤怒,他是故意的

“沫姐……”向晚见简沫咳嗽个不停,撇嘴说道,“什么新闻将你吓成这样?”说着,她人已经俯身到了电脑屏幕前,“这新闻都挂两天了,还在推送啊?”

“咳咳……咳……”简沫被水呛得不轻,看着那背影的照片,想起那天早上顾北辰的话,突然觉得那人太有先见之明了。

向晚手撑着下巴,顿时发挥着八卦的天性的说道:“沫姐……你都不知道后续新闻多厉害,有人说当天在医院看到了呢,说辰少抱着的女人去了骨科。”

简沫刚刚平复的气息有些抽搐。

向晚突然眼睛一亮,“现在的人人肉的太厉害了……说是就医的那个女人都出动了主治医师,搞了半天只是脚崴了。”

简沫心情有些复杂……

“咦?”向晚突然轻咦一声,缓缓偏头看向简沫,一脸神秘兮兮的欺近,“沫姐,你……好像也是脚崴了……”

“噗……”刚刚入嘴的一口水又在来不及咽进去的时候喷了出来,简沫发誓,今天就算是渴死也不喝水了。

“别介啊……”向晚见简沫又呛得不行,一边儿给她顺气儿一边还精灵的开着玩笑,“沫姐,你瞅瞅,你脚也崴了,人家女主角也崴了,咱幻想一下又不为过,你也别这么激动不是?”

简沫没好气的瞟了眼向晚,觉得和这丫头继续扯下去,她半条命都会没了,“你帮我把这个送去给苏姐……”她从包里拿出周末画的一个家居装修的设计图,“谢谢。”

向晚还笑看着简沫,可也没有继续开玩笑的点点头接过离开……其实,如果她够细心的话,就能想起,那条裙子上周的某天,简沫是穿过的。

不过,简沫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会穿那条裙子了,以防被人肉!

简沫再次看向了电脑屏幕……点开照片放大,前后两张的距离有些长,按照狗仔的特性,不可能在间隔这么久时间里没有照照片。

简沫不是傻子,相反,很聪明!

前一晚被顾北辰看到自己和男人接吻,先不管是强迫还是自愿的……后一天去医院,他还专门提醒了她要躲避记者,可最后呢?

简沫有些气愤,这摆明了顾北辰就是故意的……

可是,转念一想,她有什么权利气愤?说句不好听的,她和他就是契约婚姻,而她是那个低姿态的。

顾北辰可以传出绯闻,她不行……哦,也不对,她没有传,而是直接在他面前和别的男人接吻了,还是他外甥!

简沫抿了下唇角后将新闻页面关了,然后拿了音乐厅初稿的设计图去扫描后发给了苏钧离……如果他觉得这个设计构思还可以,她就继续完善,努力拿下音乐厅的设计。

等到苏钧离回复已经是快中午了,看到他说设计很新颖的时候,简沫嘴角噙了笑……没有人不喜欢被人夸奖。

“沫沫,总监让我问你楚梓霄律所那边儿联系了没有?”设计部办公助理孙珂问道。

简沫有些头疼,可也清楚这事儿逃不过……好在周五晚上意外见过了,现在不需要纠结再次见面的情节。

只是,和楚梓霄见面,简沫心里多多少少有着抗拒。

孙珂走了过来,“总监说如果苏钧离那边有希望的话,楚梓霄这边就先让丁当前期跟进下。”

简沫微微沉吟了下,“也好……”

只是,简沫没有想到,在法庭上巧辩如簧,私底下温润的楚梓霄,会在已经将设计交给翔宇的情况下这么刁难。

丁当连着两天遭受了冷脸,内心几乎是要崩溃的。

“对不起,我们要……”唐煜比划了下,意思是要关门了,示意丁当离开。

丁当看着那个在临时摆放的一张简易桌子上不知道在写什么的男人,抿了抿唇,“楚辩,总是要先听听你的想法,我们设计师才能更好的发挥出你想要的……”

楚梓霄不抬头,只是翻动了下纸张。

唐煜回头看了看好友,暗暗一叹,有些不忍心的说道:“你不是这次主设计,梓霄只是觉得和主设计谈比较好……”微微一顿,他许是为了缓解气氛,半开了玩笑,“不是专门针对你。”

丁当带着挫败感走了,她也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很多人都不喜欢和律师说话……他们总是在很平常的言语里,能将你逼的言语变的幼稚的同时,给你丢下无法拒绝的新问题。

“你这是干什么?”唐煜倒了杯水放到楚梓霄面前。

楚梓霄眸光微敛,冷然勾唇,“等她来……”

唐煜轻叹一声,不知道要如何说好友,“如果她不来呢?如果想要避开你,她不一定非要接我们律所的设计案。”

说来有时候不相信缘分都不行,唐煜没有想到,简沫会在叔叔手底下做事……梓霄听说了后,非要设计交给翔宇,还指定了简沫设计。

“和翔宇有合约,如果翔宇认为拒绝这个项目在打官司上可以赢我的话……”楚梓霄说的云淡风轻,随即放下茶杯说道,“我去看下导师。”

“我也和你一起过去……”唐煜知道楚梓霄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也起了身。

其实,梓霄这么执着,而简沫那么冷漠,他多想劝着放手……可感情的事情,谁陷得深,谁注定倒霉。

望江园餐厅,简沫约了李筱月吃饭, 她急需要寻求摆脱楚梓霄带来的效应……否则,最后伤人伤己,这个不是她的初衷。

“我觉得怀柔政策没用,”李筱月给简沫夹了她爱吃的水煮鱼,“听唐煜的意思,楚梓霄根本就对你念念不忘……而且,他提前了半年回来,是因为你!”

简沫头疼,第一次见面她就已经乱了阵脚,如果这样下去,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主要的是,顾北辰是那个人一直崇拜的小舅舅。

他会不会因为她而弄的家庭不和睦?

虽然简沫觉得自己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可是,防患于未然不是吗?

电视剧里多的是因爱成恨,然后兄弟反目的剧码,她不认为狗血的在现实上演,可偏偏……她没有办法同时面对他们舅甥二人。

“筱月,就没有个办法吗?”简沫垮了脸,“我不想夹在他们中间。”

李筱月放下筷子,然后拿过一旁的餐巾擦拭了下嘴后,慢条斯理的喝了口水,“像你这样的情况,在我们律界来说……拖泥带水只会越来越麻烦。想要让他死心,那就要下猛药!”

“什么药?”简沫期待的亮了眼睛。

李筱月嘴角微微勾起职业化的笑,那样的笑透着精明的同时,有着一丝冷漠的疏离。只听她缓缓开口说道:“很简单,你和顾北辰请他这个外甥吃饭……洗尘!”

李筱月的话落下,当即,简沫的脸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