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13章 第三者插足?

“反正苏钧离都同意给机会了,凭咱沫姐的能力,我想他一定能看得上……”向晚比简沫还要自信的说道。

简沫抿嘴笑笑,可没有向晚这么轻松……

音乐厅虽然是个小型的,可不管从外观还是内在,不仅仅考虑的是表演者的心情,还有听众的心理,每一个环节又不能落了俗套,想要搞定设计她还得好好想想。

脑海里过着设计的灵感,简沫嘴里咬着绘图笔的笔头想着苏钧离的资料……她从海芋花田找到他的时候,他那个时候好像挺忧郁的?

一个从小就功成名就,又生活优渥的人……忧郁的是什么?

音乐灵感?还是感情问题?

“沫,还不走?”大雄见简沫还在设计室,不由得问道。

“嗯?”简沫回神。

大雄抬了手腕指了指表,示意了下。

简沫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走……”她说着,就将图稿和资料收拾的放到手提袋里,打算去经常去的那家咖啡馆继续想设计图。

车行到一个商场处的路口,被一个学校的队伍挡去了道路,简沫索性停下等小朋友们先过去。

简沫有些无聊的四处看着,视线落在商场大屏幕上,只见偌大的“辰少国外携某女星畅游,同天抵洛城”的标题在大屏幕上打的格外的大。

画面上,记者围堵从机场VIP通道出来的陆蔓,一个个将话筒往前抵着,闪光灯更是此起彼伏的将视线闪的晃眼。

“蔓蔓最近和辰少的绯闻一直占据着热门话题,不知道蔓蔓和辰少现在关系已经到了哪一步呢?”

陆蔓妖娆的浅笑了下,媚眼轻挑大大方方的说道:“大家只是朋友……”她官方的说着,“大家所想的关系一说,只能算是比较谈得来。”

她的话才落下,又有记者急忙问道:“有外媒拍到辰少这次去美国出差,身边有一身影和蔓蔓很像的女人陪着……不知道是不是蔓蔓你呢?”

画面切小,占据屏幕的是张照片……入目的照片虽然很远,可对顾北辰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是他。

而他身边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的背影,看不清脸,但那一头海藻般的大卷发,确实和陆蔓一致。

“我是去美国是做代言……”陆蔓浅笑的说完,一旁的助理和经纪人已经开始给她开道。

“蔓蔓,能不能说下辰少是不是有意和顾太太离婚呢?”

“蔓蔓,听闻辰少已经送了戒指给你是吗?”

“蔓蔓……”

“……”

大屏幕上,陆蔓没有再回答一个问题,而是由保安和经纪人、助理的护送下上了车。

车在众人的不甘下驶离,只留下屏幕上的一段文字……顾北辰、陆蔓国外浪漫出行,送定情戒指,是神秘顾太太地位不保还是陆蔓第三者插足?

无疑,作为一个已婚的顾北辰,陆蔓已经接连好几次和他爆出绯闻,媒体今天的终点是落实她“小三”的罪名,来博取话题量。

“滴,滴滴——”

后面传来鸣笛的催促声,简沫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随即收回视线,见道路通畅了,急忙启动了车往前驶去……

娱乐圈向来是个大染缸,明星和富豪的绯闻是民众最喜欢的,自然这样的新闻出来,有人支持陆蔓,自然也就会有人同情“顾太太”遭遇的。

当然了,不乏有人更想知道,顾太太整天看到顾北辰这些绯闻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想法。

简沫这会儿还真没有什么想法……从领证开始,她一直就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也清楚,她和顾北辰早晚都会背道而驰。

从头到尾,她将她的心都管的很好……不去想过去,不留恋现在,更加不幻想未来。

那个夜,她失去了所有。不仅仅是简家这个家,还有身提,心也冷了!

车在咖啡馆门口的停车位停下,适时,“滴”的一声微弱轻响传来。

简沫拿出手机打开短信……

G先生:在干什么?

简沫微微一怔,看着短信皱了眉心……顾北辰除了会通知她他会回蓝泽园之外,从来没有给过她短信。

简沫撇嘴,顺手回了过去:刚刚八卦完老公和女星国外神秘出游的新闻。

顾北辰很快回了过来:嗯!

嗯?

简沫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下,不知道这一个“嗯”是几个意思?

就在她还没有想通的时候,手机震动起来,是顾北辰打来的……简沫撇了下嘴角接起电话。

“我刚下机,奶奶让回去吃饭。”顾北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而富有磁性,就和大提琴一样醇厚有魅力,“你在哪儿?我过去接你……”

简沫微微一愣,随即反问道:“你在哪儿?”

“机场回去的路上……”顾北辰的声音透着淡漠,“如果还在公司,我四十分钟后到。”

“我没加班,已经在回家的路上。”简沫急忙开口,开什么玩笑,不管她在不在,顾北辰往公司那一站,回头还不得闹出什么绯闻呢,“我们家里碰面!”

顾北辰眸光微深了下,菲薄的唇角微勾了一个邪佞的弧度,对于简沫一着急说出的“家”字,心里竟然莫名的很舒心。

“嗯。”顾北辰淡漠的应了声。

简沫等到顾北辰的回复就挂了电话,然后急匆匆的启动了车就往蓝泽园驶去……

顾北辰嘴角不自知的勾了抹薄薄的笑意,他摁灭手机,偏头看向车窗外……

林荫的道路的尽头就是蓝泽园,顾北辰薄唇轻扬了一抹邪肆的弧度,透着万事在握的霸气……

只是,深邃的鹰眸里透着一点儿不满。

和他沾染上关系的女人都巴不得和他一起暴露在大众面前,唯独简沫这个女人……他是给她掉份了还是怎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