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4章 昔日的恋人成了小舅妈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在想你,你信吗?”简沫笑着问道。

顾北辰想也没有想的回答:“不信。”

“可我真的在想你啊……”简沫抱着打死都是想着顾北辰的想法,“在想,会不会有一天,小三小四的上门对我泼硫酸……”

简沫自怨自艾的轻叹了声,“虽然我不靠脸吃饭的女人……可如果哪天你不要我了,我总得靠着脸去找今后的依托不是?”

顾北辰听着这个女人天南地北的胡扯,也不打断……

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女人满嘴跑火车的胡扯,他不觉得烦,有时候还觉得挺解乏的。

当初选中简沫做老婆,很大程度上是觉得她懂得自己的位置……

而这快两年,他也证实了这点。

这个女人偶尔吃点儿小醋,无伤大雅,可多半也是为了讨他欢心。

平时他做什么,她从来不问……绯闻就算漫天,她也能淡定自若。

他不是不知道外界怎么说这位神秘的“顾太太”,多数说法就是嫁进豪门的灰姑娘,就算想反抗,也没有办法。

可就算这样,她从来没有表现的一丝不快……就如当初二人见面一样,她需要钱。

而这一年多,她确实也只需要他的钱。

想到这里,顾北辰心里有些微微的不舒服……这个女人怎么就不和别的女人一样,不管是人还是钱的,至少得有一样放到心里不是?

开车的是顾北辰的私人特助萧景,一路上听着简沫在那里说,时不时的从后视镜看后面一眼,嘴角不由得勾起……

其实,他挺喜欢这位辰少的契约老婆的。人长得漂亮,又从来不会给辰少添麻烦。

车从蓝泽园到顾慈所在的丽山别墅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车停在停车位上后,顾北辰和简沫就下了车。

一下车,简沫的身体里的神经就开始紧绷了起来……

虽然明明知道,那个人出国还需要一年才回来,可偏偏,她就是控制不住的紧张。

“怎么了?”顾北辰发现简沫的不对劲,“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简沫急忙收敛了心里的那点儿秘密,扯了嘴角摇摇头,“大概是有点儿累……没事。”

顾北辰微微沉了脸,“那工作有什么好做的?难道我给你的钱不够花?”

“我这不是未雨绸缪吗?”简沫声音噙着一点儿娇嗔,“万一哪天你给我甩了离婚协议……我又因为协议不能窥视觊觎你的钱,总要养活自己不是?”

顾北辰听着简沫头头是道的说着,心里又不舒服了……这个女人位置会不会摆的太正了点儿?

虽然,这个是他希望的……

“走吧。”顾北辰微微沉了脸,率先跨步往前走去。

简沫微微抿了下唇角,心里又做了下心理建设的跟了上前……如今,她唯一庆幸的是,当初顾慈不知道她的存在。

她现在根本不敢想象,如果楚梓霄知道了她如今成为了他的小舅妈,会是什么样子……

当初,因为钱决定嫁给顾北辰的时候,她就知道,她和楚梓霄彻底完了。

不仅仅因为她要嫁人,也因为曾经彼此约定等他回来的初夜没有了……这样的她,不再值得他那所谓“倾世”的爱。

“小简最近看着又瘦了……”顾慈脸上挂着让人看不出真假的关心,说着夹了一块鲍鱼到简沫的碟子里。

简沫笑着说“谢谢”,虚伪了几句后默不作声。

今天顾慈约顾北辰回来吃饭,主要是帝皇集团刚刚从政府那边儿得到的一个大型项目,楚氏集团也想分杯羹。

可谁都知道,顾北辰这个人在生意场上铁血手腕,大笔一挥那是马革裹尸的人……就算是姐夫的公司,那也是没情面讲。

所以,顾慈想着约到家里,让顾北辰给个面子她,这事儿就让楚氏集团也加入。

可顾北辰是什么人,三言两语的就将话题给扯开了,弄的楚天秦和顾慈几次想要将话题转回来都没有办法。

“呕……”

突然,简沫一阵子反胃,手急忙捂着嘴,来不及说什么的就起身往卫生间奔去……

弄的桌子上吃饭的几个人一时间都忘记了说什么,大眼瞪小眼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小简这是……”顾慈顿了顿,然后疑惑的看着顾北辰,“有了?”

顾北辰一听,眼睛瞬间一亮,仿佛也才惊觉……急忙起身去了卫生间。

过了没两分钟,两个人一同出来,简沫的脸色明显比刚刚稍逊了些……

“姐夫,大姐,我先带简沫去医院看看。”顾北辰撂下这句话,人就扶着简沫往外走。

楚天秦和顾慈纵然今天的问题没有解决,可也不好拦着……如果怀孕了,那可是顾北辰的第一个孩子,他们也不好耽搁啊?

回程的路上,简沫一副云淡风轻,哪里还有刚刚一副难受的样子?

“我帮了你这么大个忙……你要怎么谢我啊?”简沫讨好的问道,心忖着要不要趁机和他说说设计稿的事情。

“难道不是我帮了你吗?”顾北辰反问。

“……”简沫茫然了。

顾北辰眸光深邃,“是谁如坐针毡的每次?我这是配合你早点儿离开,不是应该你谢我吗?”

“……”简沫无语了。

顾北辰突然欺身上前,声音透着邪魅的低沉,暧昧的说道:“加上那会儿的一次,今晚看来你要好好的还了……”

“你这颠倒黑白的本事……真真儿是商人本色。”简沫嘴角抽搐,“厚黑学那就是你写的吧?”

顾北辰无视前面开车,已经因为后面气氛升温而不停的暗暗念“非礼勿视”的萧景,一把将简沫给捞到了怀里,“多谢夸奖!”

“……”简沫对如此厚脸皮的顾北辰,此刻已经真的没有任何想法了。

最后,简沫没有捞到好处……

晚上回了别墅后,还好好的被顾北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碾压了个遍。

她就在想了……为什么每次顾北辰回来都和饿狼扑食一样?

“还有空闲想别的?”顾北辰见身下的人精力不集中,薄唇一侧勾了个邪肆的弧度,缓缓说道,“看来……我们还得全套再来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