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帝尊

第七十三章 青逸飞

星辰学院深处忽然爆发的恐怖波动,令很多人心颤,诸多目光都转移到那里,看到一个修长的影子在空中沉浮,若隐若现散发的气息及其可怕。。

“青逸飞,是青逸飞出关了,他现在好可怕,不知道修炼到什么层次了!”

“青逸飞都潜修很长时间了,这次觉醒,肯定是冲着星辰殿堂去的。”

星辰学院出现很多惊呼声,青逸飞是青州第一奇才,这点没人敢否认。他也没有弱了这个名头,年纪轻轻就修行到深不可测的境界,再给他几年进军强者是板板钉钉的事情。

修行的每一个境界都极其艰难,晋升强者是何等的艰难,就韵灵境界不知道绝了多少人的武道梦,现在青逸飞的成就已经超越很多老一辈人物了。

这股气息惊动很多人,一个个都在闭关中觉醒,十座上古灵山散发出数百道可怕气息。

一时间战意滔天。

这一幕让众人心颤,星辰学院可是青州的大势力,蛰伏了诸多奇才,可谓是风云汇聚啊!

其中一座上古灵山巅峰,一个朦胧的影子出现,婀娜多姿,丰腴的娇躯有一种清丽脱俗的气韵,美眸看着隔空走向某个灵山的影子,她的脚步也跟了过去。

灵山巅峰,一群人震惊道陵的实力,他竟然击败了青逸云,让他们都心惊,可是随后一道闪电隔空打来,把道陵震的倒飞出去,咳出一大口血。

他面无表情的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眸子落在空中走来的影子,能感觉到这个人很可怕!

“青逸飞!”小胖子心颤,怎么把这个人给招来了,这可是青州的传奇人物。

“坏了,这家伙怎么来了。”林诗诗蹙眉,脸颊闪出焦急之色,道陵就算再强也不是青逸飞的对手,他成名的时间太早了,现在已经站到一个深不可测的境界。

青逸飞迈步来到这里,他面如冠玉,非常俊美,面色始终如一,目光巡视在清逸俊身上,淡淡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是给你说了没事不要唤醒我?”

还没等青逸俊说话,青逸云满脸怨毒的跑过去,指着道陵吼道:“大哥,这个人抢我的丹火,我二哥找他来理论,他就竟然把我二哥打伤了,你快杀了他!”

青逸飞的眸子看向道陵,修长的躯体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恐怖气息,他淡淡说道:“我三弟的为人我很了解,他说的话我信一半,我想听听你的话。”

“我告诉你,又能怎么样?”道陵冷哼,小脸涌出凝重之色,这个人刚来就把气息锁定自己,恐怕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了。

闻言,青逸飞沉默一会,淡淡道:“不管怎么样,你夺我三弟丹火,把丹火交出来吧。”

“不好意思,他的丹火早就被没了,这事情我想你三弟比我更清楚。”道陵说道,清秀的小脸带着一抹冷色。

“看看,看看!”青逸云的神色异常激动,咆哮道:“大哥你看看他,太嚣张了,你来了他都不放在眼里,简直是目无王法,需要好好惩戒啊!”

同时,他传音告诉青逸飞,表示他的丹火非常可怕,吞噬了星辰丹火本源,这是板板钉钉的天火,日后的成长无限。

青逸飞也动容了,星辰本源的丹焰太重要了了,他二弟可是星辰霸体,这火焰要是能成长起来可以借助火焰炼体,而且他三弟要是能得到,必然能在炼丹师的领域上崛起!

这丹火关乎甚大,他动心了。

“看来我三弟的丹火被你的丹火吞噬了,我也不欺负你,现在交出你的丹火,我会给你补偿。”青逸飞淡淡说道。

这句话让旁边不少人都敬佩青逸飞的气度,他们大多数都仰慕青逸飞,现在这个传奇人物竟然在和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化干戈为玉帛,让他们都敬佩。

有些人暗自皱眉,丹火可是炼丹师的命/根子,这能用宝物换取?

“我要是不给呢!”道陵冷声说道,拳头开始紧握。

这话让场面的气氛都是一冷,青逸飞浑身那股若有若无的恐怖气息,这时候隐隐有觉醒的征兆,压迫的很多人都心颤。

“对呀,要是他不给你会怎么样?”

一声清冷的声音陡然袭来,打破场面压抑的气氛,一道道目光都看向走来的蓝衣女子,她淡雅出尘,丰润红唇微微翘着,缓缓的走来。

“叶韵,是叶韵!”有人惊叫,看出她的身份,异常的吃惊。

四周的人皱眉,很多人都摸着头非常不解,星辰学院什么时候有这样美貌的女子,而且实力非常强。

“叶韵是谁?”有人询问,非常疑惑。

“她是我们星辰学院的传奇人物,要不是有青逸飞在,她在二年前估计是我们学院的第一人!”

“说的不错,不过叶韵在二年前就离开这里了,没想到她竟然回来了。”

“这事情我知道,据说青逸飞和叶韵还有些特殊关系,不知道是真是假?”

“要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一段佳话,两个奇才走在一起啊。”

四周的人都在小声议论,青逸飞的目光看着叶韵,面孔上罕见的多了笑容,询问道:“叶韵,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一声,这么长时间不见,真是越发靓丽了。”

叶韵清冷的眼眸看着他,淡漠道:“我好像和你的关系没那么好,有必要通知你吗?我看,你现在还是离开这里吧,以你的身份我看不应该插手这里的事情吧?”

闻言,青逸飞的笑脸微微僵硬一下,眸子扫了一眼道陵,接着笑道:“你认识他?”

“我的学生。”叶韵淡淡回应。

青逸飞的面孔猛地一抽,手掌微微紧握,道:“既然是这样,我就不为难他了,只要他交出丹火,这事情就算过去了,毕竟抢了我三弟的丹火。”

叶韵的内心错愕,这才几个月不见,这家伙都能成为炼丹师了,而且还夺走了青逸云的丹火?

让她有些无语,不过眼下不是追问的事情,而是说道:“那就补偿你三弟吧,反正刚才你也说了,可以补偿的嘛。”

闻言,青逸飞有种吐血的冲动,他不断压下内心不断涌现的怒火,一直被他试做禁脔的女人竟然这样袒护一个少年,他不能接受,冷声说道:“这事情没商量,他必须要交出丹火!”

“要倚强凌弱嘛?”叶韵的声音加重几分。

“我还不屑于这样!”青逸飞的眸子看向道陵,冷声道:“他还没这个资格!”

“那就打一场吧。”道陵走上来,他不想让叶韵为难,开声喝道。

闻言,叶韵的脸色微变,青逸飞可不是常人,他修行过很多古法,就算压制到韵灵境界,他的战斗力也非常的恐怖。

“好,这可是你说的!”青逸飞的脸色一冷,要不是顾忌叶韵在这里,他那里会顾忌那么多?早就把他震死了。

“好,我也同意!”叶韵陡然开口,还没等青逸飞高兴,她话语转换,说道:“等星辰殿堂结束,就打一场吧。”

青逸飞脸上刚出现的笑容凝固,他的嘴角微微一皱,眸子有些冷,等星辰殿堂结束?那怎么说也要几个月的时间,她竟然这么会拖延时间。

在青逸飞的记忆里,叶韵一直是说一不二,可是现在竟然会这么钻空子,拼命袒护一个少年,他的内心越发阴冷。

“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你要是不同意的话,就请星辰学院来裁决吧。”叶韵淡漠说道。

青逸飞的脸色微沉,刚才道陵击败了青逸俊,这代表他的天赋会被星辰学院看中。

而且他还是炼丹师,现在还有叶韵支持他,到时候会非常难办,星辰学院一群老家伙可不会放任一个奇才受委屈,毕竟他们都是星辰学院的弟子。

“到时候让你心服口服!”青逸飞冷声说道,他还没把道陵放在眼里,不过叶韵的做法让他震怒无比。

青逸俊两人非常不甘,不甘大哥发话了,他们不敢反对,只能等星辰殿堂结束。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叶韵无奈的叹了口气,脸色的寒气稍稍散去,偏头看着道陵嗔怪道:“你可真能惹事,刚才要不是我来得及时,这家伙可不会放了你。”

“我可没惹事,是他要抢走我的丹火,反而被我夺走了,还有脸找人来索要?”道陵咧嘴一笑。

叶韵蹙眉道:“你现在还笑得出来?青逸飞可不是常人,他能站在青州第一人,自然有他的可怕之处,你还是想想到时候你怎么办吧。”

“时间还早。”道陵砸了砸嘴,他从来没忽视过站在一州的第一奇才,不过他内心则是雀雀欲试,要是连青州的第一都敌不过,何谈和武帝争锋?

叶韵非常疑惑,到底是怎么样的丹火,值得青逸飞大动干戈。

四周的人都散去,这事情很快就传遍整个星辰学院,让一群人都呆泄,一个胆大包天的新来的竟然要挑战青逸飞?

“这小子找死吧?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整个青州不知道多少奇才要挑战青逸飞,可是下场都是狼狈的败掉啊,现在还有人找死要挑战青逸飞?”

“估计是这个新来的,想要借助青逸飞成名,不得不说这个做法非常妙,要知道可是几个月后才开始啊。”

很多版本迅速传来,很多人都嗤之以鼻,青逸飞可是青州第一奇才,青族在青州更是极其恐怖,他们能挪动一州的资源栽培青逸飞,岂能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能媲美的?

宫殿内,叶韵的秋水眸子看着空中琉璃色的丹焰,她舔了舔丰润的嘴唇,忍不住道:“这丹火很强,你在哪里弄到的?”

“算是意外吧。”道陵捎了捎头,关于传承殿的事情他没告诉过外人。

“这丹火有些诡异,成长空间很大。”叶韵赞叹,秋水眸子泛着眼波,扫视在琉璃丹焰上。

“丹火吸收了星辰丹焰的本源,应该能成长起来。”道陵也表示赞同,这丹火的来历非常神秘,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火焰。

“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得到不少机遇。”叶韵抿嘴笑道,她拢了拢秀发,沉吟一会后道:“这段时间老实点,青逸飞刚才虽然收手了,但是难保其他人不会来找你麻烦。”

“行,我知道了。”道陵点头,这时候手里拿出一个玉瓶,递过去看着她洁白娇嫩的脸颊,笑道:“送你的,应该对你有用。”

叶韵不禁莞尔,咬着红唇接过来,也想看看他送的是什么宝物。

玉瓶掀开,一缕缕神圣气息流淌开来,金霞溢出,璀璨夺目,喷吐出旺盛无比的生命波动。

看到这一幕,叶韵的脸色惊变,眼眸盯着金辉内,有十滴晶莹刺目的液体流淌,每一滴都有圣神气息在弥漫。

在某个小窝里面酣睡的灵貂,毛茸茸的躯体都动了动,嘴里淌出一丝哈喇子,显然被这种能量惊动,灵貂前段时间就吃掉不少,就陷入沉睡了。

“你,你哪里弄来的!”叶韵的心肝都扑通扑通的直跳,这种能量非常浩大,生命气息旺盛到极点,她首次遇到这么可怕的能量。

“也是意外弄来的,这东西对你有用嘛?”道陵摸了摸鼻子。

“太有用了。”叶韵满脸惊喜,旋即撇着嘴道:“可是这东西这么珍惜,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我就不需要了。”

“这倒不用,我还有一些,这些你要是能用上,就拿去用吧。”道陵摇了摇头。

“真的?”叶韵的内心一热,眼眸看着他柔声道。

“当然是真的。”道陵点头,说道:“这种能量非常奇特,应该对你的帮助不小。”

叶韵的眸子掠出惊喜,这种能量何止是有用,简直是有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