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帝尊

第四十五章 神秘符文

灵山巅峰,三个影子横压而来,手掌皆是探向道陵的躯体。

他们不敢再这里下杀手,星辰学院的规则他们虽然敢破坏,但是闹出人命就算王骏毅也护不住他们,而且这位还是前十的新人,要是不小心杀了他麻烦很大。

“你有没有把握应对?”林诗诗的玉手握着宝剑,鲜艳红唇轻启,她唇齿晶莹,甚是清秀。

“他们是来送钱的,知道我缺钱了。”道陵的脚步向前走去,看着砸来的三个拳头,淡淡一笑。

林诗诗一阵无语,翻了个白眼就不动了,也想看看他有什么把握能力敌三人。

三道拳头爆发光束,击向他的躯体,都不是要害部位,要击伤他。

道陵的拳头看着呈品字形杀来的能量,他的手掌划动面前空气,一枚枚金色符文出现,每一枚都沉重无比,散发璀璨光束,像是一道符文小河往前路压去。

金色符文形成的能量异常沉重,犹如一座小山横在前路,这三道能量瞬间被震碎,同时金色小河往前路狂涌。

“是符文神通,他肯定是才藏经阁得到的。”王飞白的脸色火热,这一趟真是未曾白来,不仅能夺下蓝晶,还能得到一门神通。

他的拳力狂涌,勾动天地精华,这一拳盛烈无比,砸出去的时候真空崩断,打的金色长河在扭曲。

然而道陵的速度更快,金色长河打出去的时候,他的躯体横渡过去,双臂展动,双掌拍向王飞白旁边二人。

掌力可怕,金色符文压盖,二人通体皆颤,感觉这一掌沉重无比,胸口犹如被巨锤击中,同时往后面飞去,滚落在地上吐血,脸色同时惊骇下来,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林诗诗的大眼睛一亮,笑眯眯道:“确实挺厉害的。”

“什么?”王飞白的脸色难看无比,这两位虽然刚踏入韵灵境界,但是战斗力也不弱,但是却被他一掌轰飞了。

“小畜生,怪不得那么猖狂,原来有点实力,不过对于我,你还不够看!”

王飞白大吼,拳头变掌,涌出魔性波动,整个手掌都乌黑一片,同样有符文出现,而后四周能量狂涌而来,形成一个乌黑大手印。

“小心,这是大力牛魔掌!”林诗诗的俏脸微变,她知道这门神通,这是星辰学院的神通,据说炼制小成境界,都能够劈断巨山,非常可怕。

“去死吧!”王飞白怒吼,乌黑大手印压盖,符文密布,震的四野轰动,轰向他的躯体。

“破!”道陵的双眸立起,通体气息翻滚,拳头握着,骨与骨碰撞间雷音震耳,这一拳砸上去,血气滚滚如流,金辉刺目。

轰动一声,他一拳砸向乌黑大手印,神力从拳内爆发,一道金色血气如倒挂长河咆哮,一下子砸碎乌黑大手印,震的王飞白浑身剧颤。

道陵的右腿瞬间抬起,如利剑出鞘,砸动出去的时候,带着一阵强猛劲风,旁边一块块巨石都被卷动,呼啸天地间。

“什么?!”

王飞白脸色剧变,他重新汇聚大力牛魔掌,但是却被道陵的脚掌踢碎了!

同时,这一击刚猛无铸,强势无匹,脚掌砸在他胸膛上,打的他横飞出去,骨头都裂开了。

“他竟然硬撼神通,他的肉体好可怕!”林诗诗一阵吃惊,李飞白的大力牛魔掌虽然是刚练成的,但是攻势也不弱,可是他竟然能单凭肉体破开,肉身必然非常强悍。

王飞白三人差点吓死,连滚带爬的要跑,内心非常惊惧这个新来的怎么会那么强?

“我刚才说了,我缺钱啊。”道陵大步走向前来,非常的熟练的摘掉他们身上的兽皮袋。

“你,你混账,快把东西还给我,要不然谁都救不了你,得罪我们王家就是死路一条!”王飞白凄厉的咆哮,这可是他全部的财产啊。

“哼,死的是你们,到现在还敢威胁我,那我就送你们一程!”

道陵洒然一笑,脚掌直接踢上去,砰砰砰的,三声大响,三个影子被他踢下山。

“这家伙,太狠了。”林诗诗古怪的眼睛瞄了一眼,像是滚雪球一样往山下滚动的三个影子,她吐了吐香舌,俏皮一笑。

道陵喜滋滋的打开兽皮袋,三人的收藏虽然不是特别好,但是王飞白有一张十万金币卡,还有一株灵药,让他一阵惊喜。

“这小子的实力貌似我能对付。”高空的云层里面,赤火灵鸟蛰伏,它一直在观察下面的战斗。

赤火灵鸟一直等待这个机会,准备一雪前耻,现在终于被它碰到了。

“害得我失去那么多好处,看我怎么收拾你。”赤火灵鸟奸笑,它迈入韵灵境界实力暴涨,感觉可以收拾道陵了。

它通体赤霞笼罩,翎羽鲜艳透亮,像是一尊赤色神金铸成的,伴有一缕缕赤色火光,异常的强大。

赤火灵鸟正准备发动攻势的时候,眸子微缩,它看到道陵竟然搬起一块重于七八万斤的大石头,内心一阵狐疑,他要干什么?

轰的一声,道陵单臂轮动这块巨石,像是扔小石子一样,一下子往高空的云朵砸去。

踏入韵灵境界,他的灵觉大增,刚才就察觉到有人偷窥,想看看云层里面是谁在隐藏。

“可恶!”赤火灵鸟咆哮,回想起被他夺走自己兽皮袋的场面,那个兽皮袋可是珍惜兽皮炼制的,能隐藏气息,较为强大,他现在竟然还用巨石砸自己,不知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嘛?

赤火灵鸟的双翅震动,一阵阵罡风爆冲,四周云朵溃散,伴有一道道赤色火焰,怒卷下来,把这口巨石震裂,躯体爆冲下来。

林诗诗呆愣,刚才她还对道陵的动作有些奇怪,可是竟然从云朵里面砸出来一头大鸟,而且还是一尊上古凶兽,让她一阵吃惊。

“小子,看我今天怎么镇压你!”赤火灵鸟怒吼,它的躯体变大,灵山巅峰都出现一层阴影,一道道赤火也垂落下来,铺天盖地的往下面砸去。

道陵的脚掌跺地,他衣衫四起,长发飘动,大地轰动一声后他四周悬浮一枚枚金色符文,交织在一起往高空震去。

垂落下来的赤火被一阵伟力裹住,齐刷刷的倒卷高空,往赤火灵鸟狂涌。

“可恶,给我镇压!”赤火灵鸟怒吼,张嘴吐出一尊赤色宝印,喷出一片霞光,绚灿夺目。

这尊宝印比先前更强了,溢出滔天赤火,弥漫可怕气机,足有小山一般大,凌空开始反转,一下子咂碎卷上来的赤火,往下面压盖。

“这是一尊强大的宝物。”林诗诗惊异,灵山巅峰四周的竹林都被焚尽了,引起很多人的注意,都是指指点点,不知道它在和谁争斗。

赤色宝印反转,压力骤然间暴涨,道陵都感觉这尊宝物不凡,他都感觉到一阵压力,这尊宝印必然不弱。

此时他的双掌划动,一枚枚金色符文诞生,伴有可怕波动,他每一块血肉都在发光,吐出旺盛血气。

金色符文演化成一尊大山,沉重无比,像是真实的场面一样。

“好奇特的符文。”林诗诗吃惊,大眼睛瞪圆,感觉这符文非常神妙。

远处,一个自紫发少年看到这一幕,同样心惊,前段时间他询问族内的强者,得到一段秘闻,这符文功参造化,可以摹刻万物攻杀强敌,是一种非常难得的神通。

金色符文大山和宝印对轰,巨响滔天,震的云朵溃散,莫大气浪冲击四野,异常的凶猛。

“怎么回事?”道陵皱眉,刚才催动符文的瞬间,感觉体内有一个东西在震动,让他非常诧异,感觉腹中有一个东西存在!

“小子,看我怎么镇压你!”赤火灵鸟大吼起来,通体涌出凶猛血气,源源不断浇铸到宝印中,这尊大印更强了,隐隐有道韵朦胧,轰然间砸落,像是一道赤色流星。

它根本不敢下去和他近身搏杀,知道道陵的肉体可怕,与他硬碰,会吃大亏的。

当的一声,天地剧颤,一尊赤色大印横空翻转,有金色符文组合而成,和赤色宝印撞击。

四周的人惊异,感觉这两尊宝印有些相似?

道陵吃了一惊,越发感觉金色符文的可怕,而且刚才能摹刻出这个大印,和腹中的东西有些关联!

“果然可怕。”紫发少年遥遥相望,一阵心惊,而且感觉这符文的能量比族内强者所说的要神妙很多。

赤色灵鸟炸毛了,怎么感觉这尊金色大印和自己的宝物有些相似?

道陵正准备看看腹中有什么古怪,当看到赤色大印又打下来的时候,他有些不耐烦的把手掌伸开,两股神秘气息涌动。

“阴阳掌!”道陵沉喝一声,双掌拍动,天地似乎形成一个可怕手掌,上抵苍穹,下压九幽十地!

天地都是阴暗下来,在众人呆泄的目光下,一个可怕手掌形成了,弥漫若有若无的恐怖气韵,像是五指山。

“不好!”赤火灵鸟浑身寒毛炸立,差点活活吓死,感觉这个大手能碾死自己。

虚幻大手遮天,轮动起来罡风爆发,轰隆一声把赤色灵鸟从空中拍下来,镇压在大地上,大裂纹都崩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