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帝尊

第三十九章 再闯第十层

炼丹室内,隐隐有恐怖气息消失,这门神通的威能超出道陵的想象,他感觉似乎有些不完整。

“不管是不是完整的,反正这门神通极其强,不过需要迈入韵灵境界,才能初步体现出来。”道陵在心里暗道。

“等过两天就告诉紫玉,也不知道这门神通关乎什么?”道陵的拳头微握,自从紫玉让他修炼这门神通,他就感觉这东西关乎甚大。

从《阴阳掌》的恐怖情况来看,或许这是一门残缺的神通,不管如何,紫玉对他也没有恶意,到时候再去问问她。

“先去第十层看看,要是进不去就回去突破韵灵境界吧,我在锻体境已经完满了。”

道陵起身离开这里,现在第九层的压力对他已经非常小了,很快就来到第十层的门户。

这个门户像是一轮金色太阳燃烧,给人一种神圣庄严的波动,让人生不起亵渎之意。

他握拳,体表出现一层金色符文,把整个躯体裹得严严实实,像是一层金色符文战衣穿在身上。

随后他通体朦胧一道琉璃色的丹焰,环顾全身,散发炽盛波动,一尊紫色宝塔也悬在头顶上,垂落一道道紫色光华。

里外三层防御加身,道陵多了很多底气,他深吸口气,目光看向十层入口,他的脚掌往里面走进去。

身躯出现在金色门户内,这里面就觉醒出一阵阵恐怖如江海的波动,铺天盖地的怒卷而来,声势浩大,如蛟龙出海,震的天地都炸开了!

轰隆隆!

恐怖的气息压迫而来,紫色宝塔震动,但是他只是承受刹那间的余波,而后粉碎掉!

道陵的脸色大变,这尊宝器竟然裂开了,紫色小塔可是比自己的肉体牢固很多啊!

“不好!”他大吼,黑发狂舞,双眸立起来,琉璃丹焰瞬间收回,他感觉要走进去,必须要肉体才行!

要是依靠外物,估计会被直接粉碎掉。

恐怖风浪压迫身上,犹如一尊太古大岳压身,道陵通体皆颤,他体内迸射金色血气,狂卷而出。

他的体内散发惊世波动,如一尊少年天神出行,抗衡这股恐怖压力往里面行走。

这也是一个金色通道,他不知道有多远,道陵的气息在锻体境界足以惊世,可是这四周的压迫如山岳倒塌,震的他筋骨崩裂,遭遇了重创。

“噗…”他咳出一大口血倒飞出去,被扫了出来,道陵一言不发的盘坐,引动能量恢复肉体。

这是在玩弄后辈嘛?

道陵感觉这不可能走过去,他虽然不知道武帝那种人杰有多强,但是道陵在锻体境无惧他,这是他的信念!

就算武帝在逆天,他也逆天不到多高层次,这里武帝也不可能闯进去。

道陵感觉这真是一个难以打破的神话,或许没人能走进去,他估计是当初留下通灵塔的人在给后辈开玩笑。

他捏取四周能量恢复伤体,这次恢复的就非常快,一日后他站在巅峰,双眸一瞬不瞬盯着金色门户,他还想在试一试,不过单凭蛮力是全然不可能的。

“我怎么忘了,我可以和他比拼消耗!”道陵的眼睛一亮,他的脚步再次走进去。

四周恐怖气息压身,每一道都重如山岳,他抗衡几道是没问题的,可是这样轮番上阵,迟早要耗尽潜能,到时候就是损落。

“来吧!”道陵长啸,他浑身毛孔开合,整个躯体像是演化成一尊烘炉,对四周的压力不予抗衡,引导肉体内。

一道道像是蛟龙的能量打入肉体,道陵的肉体铮铮震动,他锤炼到巅峰的肉体在扭动,似乎要炸开!

非常危险的尝试,要是失败的话,肉身很可能被粉碎掉!

道陵的双拳紧握,站在原地不动,吞天经文在显化,引动这四周最本源的能量灌体,疯狂修复受伤的宝体。

他的脚步往里面行走,和通灵塔散发的能量融合在一起,导致他吸收的速度非常快。

一阵阵恐怖气浪在他肉体内吹袭,要是换做寻常的肉体,都不知道炸开多少次了。

“不会把自己玩死吧?”道陵往里面走了一会,他咬牙道,要是一个不小心失败了,估计会被四周的洪流碾死了。

因为他已经走进去很多路了,要是失败很可能再被刮出去的瞬间,被风暴压爆肉体。

道陵在金色通道里面徒步前进,身上有血迹,这时候眸子紧缩,他看到一口古剑插在通道里面,只是露出剑柄,已经生锈了。

道陵吃惊,吃惊的是这口古剑竟然没坏掉?

“刚才紫色小塔直接炸开了,这古剑的品质难道超越宝器不成?”道陵吃惊,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难道古剑是昔日闯关的人遗落的?还是什么时候存在的?

他的脚步移动过去,手掌握住古剑露出的乌黑剑柄,用力抽动一下,他的神色更加古怪了,这口剑非常重,竟然拔不出来。

道陵浑身吃奶得劲都使出来的,金色通道里面刺啦刺啦的,这口古剑非常的重,道陵感觉这像是一座小山似得,只是露出一截。

“不行,拔不出来。”道陵叹息,他只能撼动一下古剑,不能把古剑拔出来,或许四周的压力消失才能拔出来。

“这里面死了很多人。”这一路上他看到地面上有血迹,早就干枯了,估计是那些可怕的天之骄子喋血在里面。

很快道陵也快坚持不住了,他把生命宝液吃下半滴,开始借助浩大的生命能量,恢复伤体。

时间飞逝,他不知道在金色通道走了很长时间,已经炼化二滴生命宝液,现在就剩下半滴了,要是真的不行,只能退走了。

金色通道庄严而已肃穆,令人忍不住生出膜拜之意。

在金色通道最深处,气象万千,道音如雷,瑞彩万缕,像是一座仙藏隐藏在里面。

而且这里面传来一阵阵恐怖圣威,最末端的金色门户吐出恐怖气机,垂落下一道道混沌气,异常的可怖。

“最里面!”道陵的眸子紧缩,脸色惊喜下来,这是第十层的末端!

他的脚掌往里面走去,步履沉稳,背负青山而行,体内都是可怕的能量在肆掠,破坏他的宝体。

道陵闯到最里面,但是在地面上看到一道血,让他吃惊,内心也震惊,这是谁留下的?

这道血还没有干枯,至今还鲜艳无比,肯定是近期闯进来的人咳出来的!

“是武帝!”他的拳头紧握,感觉这口血散发的能量有些熟悉,他回想到武帝的气息,武帝难道成功进去了?

道陵长吸口气,脸色凝重,不管他失败了,还是被震伤了,都说明这个门很难走进去!

武帝的强大毫无疑问,他可是小武道碑的第一人,或许他是整个玄域乃是第一人!?

他的脚步临近,停留在金色门户旁边,武帝估计就是在这里受伤了,要是他进去了,造化岂不是被他夺走了?

“进去看看,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古怪!”道陵咬牙低吼,他通体金色符文密布,浑身毛孔紧闭,体内释放出旺盛金色血气,压盖高空。

道陵发出一声长啸,气盖万千,脚掌猛地一跺,往门户里面爆冲!

轰动一声,似乎天塌了下来,这是一种“崩崩”的神音,贯入双耳,好似天在崩塌一样。

在道陵的意志中,这天地金黄一片,有大恐惧散发出来!

大恐惧来源头顶,他感觉这是一个影子盘坐虚空,是个开天辟地的神祗,主宰九天十地。

他又感觉这个人无边大,散发无量金光,他挤满整个天地,恒古长存,万劫不朽,他就是天地的主宰!

隐隐有臣服的声音传了过来,道陵的双拳紧握,感觉整个天地要炸开了,似乎抬头看到他就是亵渎他,下场就算一个死!

天翻地覆,道陵在狂啸,黑发凌乱逆冲苍穹,吼碎内心的惧色,精气神燃烧到极致。

刹那间,他的躯壳似乎被打开一方净土,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圣威!

道陵狂啸,双眸似天剑横扫九天十地,破灭一切,他发出不屈的怒吼,豁然间抬首往高空看去。

宇宙似乎破灭了,大恐惧消失,高空竟是青碧如洗,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气韵。

这是一片古地,生机无尽,霞光万道,仙光飞舞,也是一片神圣之地。

道陵呼吸急促,目光在四周转悠,小脸错愕下来,人呢?

刚才那种压力太可怕了,来自于心神的威压,不是源自于肉体,这种气息能把人的心脏给活活吓得炸开。

可是他抬头望去,什么都没有,反而气象万千,宁静而又祥和,让他非常错愕,感觉先前像是一个梦。

他挠了挠头,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在前面有个池子绽放万丈神芒,宛若一口仙池,吐出无尽生命波动,有一种万物本源气息在散发。

“这难道是第十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