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少年行

第一百零一章:自古机深祸亦深(一)

箫鼓声稀香烬冷,月娥敛尽弯环。天宝十三载(754年)三月二十七日亥时将尽之时(晚上23点多),范秋娘在玄色大氅的掩护下,猫腰潜伏在平康坊李林甫宅东侧厢房的歇山顶上。放在一年多前,范秋娘绝不敢将脚踩在李府屋顶上,因为她十分清楚,府内卫兵逡巡不断,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丧命于强弓劲弩之下。可如今令大唐朝野气消胆夺、心惊胆战的李相国已驾鹤西去,如洪荒巨兽般占据平康坊偌大曲坊的府邸也随之失去令人畏惧的威力。当下长安城百姓艳羡的是五杨宅的奢靡华丽、关注的是盛王何时会取代太子。至于李林甫,早已是明日黄花。当年府前车马簇簇,而今院内宾客稀少。就连平康坊内的青楼,也不再遵守旧日规矩,径直将对着李府的绮窗打开,完全不在意是...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049/1154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