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少年行

第七十五章:尘埃将定叹圆缺(二)

阿伊腾格娜因未来迷茫之时,几十里外的安西大营中,尘灰满面的岑参终于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纵马天山、血染弓刀,用狼毫写在纸上,是那样的豪情万丈,令人气血奔腾。可真穿上铠甲、攥紧横刀、直面生死,岑参才发觉,纸上的豪言实在是太浅薄了!血溅满面的腥味、刀锋入肉的刺激,都让岑参忍不住要呕吐。他确实曾仗剑游河朔,可那是在风平浪静的大唐境内,他游历数月,长剑根本没有染血。和安西士卒一起挥刀砍杀冲到大营门内的呼罗珊骑兵时,岑参才意识到,真实的战争就是如此残酷!浪漫的边塞其实只是长安城内优游高卧的文人们的想象。真实边塞,是鲜血和狂沙!伤痛和死亡!但是,岑参并不后悔选择安西,更不后悔从军西征。当淋漓的鲜血染红甲胄之...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049/1115227.html